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二卷風起天寒 兩天七更,求月票! - 求魔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求魔 > 第二卷風起天寒 兩天七更,求月票!

第二卷風起天寒 兩天七更,求月票!

推薦閱讀:

    黑夜里的邯山城,有一些微弱的燈火在風中搖擺,順著那些燈火傳來的地方,可以看到那是一處處在夜里依舊有人的酒棧。

    蘇銘走在邯山城的街道上,看著四周熟悉的屋舍,默默的走過。

    “來到此地,已經很多年了。”蘇銘的腳步一頓,在他的前方,是一處酒棧,其內在這深夜里,客人不多,大都獨自喝著酒,偶爾才會低聲言論一些。

    門旁的一張桌椅上,店家是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拄著下巴,在那里睡著了。

    一股說不出的感覺,繚繞在邯山城內外,似化作了壓抑,沉甸甸的落在此城所有人的心中,故而在這深夜里,這些酒棧內依舊存在了喝酒的人。

    “又來到了這里。”蘇銘望著此間酒棧,他記得當年自己第一次來到邯山城時,曾在這里遇到了和風,遇到了寒菲子。

    “來時此地,如今要走了,還是此地……”蘇銘笑了,索性不再走去,邁步踏入這酒棧內,里面環境依舊如記憶里的一樣,蘇銘的走來,也沒有引起太多的注意,唯有那睡著的店家,似被蘇銘走來送入的風吹動,睜開稀松的眼,瞟了蘇銘一眼。

    蘇銘如今的樣子,是他真正的相貌,這幅樣子在邯山城中看到的人,實在是太少,即便有人曾看到,也很難將他與名震邯山的開塵圓滿者,亦或者是同樣名氣極大的墨蘇聯系在一起。

    走進酒棧,來到當年他坐過的桌子旁,蘇銘坐了下來。

    不多時,便有店家打著哈氣走來,沒有問詢,而是直接在桌子上放了兩壺酒,還有一些下酒的食物,隨后離開,回到了門旁的桌椅處,拄著下巴,再次瞌睡起來。

    蘇銘拿起酒壺,放在嘴邊喝了一口,這酒一如他當年喝下時一樣,在嘴里化作辛辣,如火一般在胸口內似成了一條火線。

    四周很安靜,只有那店家的呼嚕聲起伏回蕩,其余的人,包括蘇銘在內,都是默默地喝著酒,其中有一些,均都皺著眉頭,神色有些無奈的不忿。<>

    與如今籠罩在邯山城的氣氛一樣,就連這酒棧內,也都存在了壓抑。

    蘇銘低著頭,喝著酒,沒有去看旁人,在這深夜里的酒棧內,如今也無人去觀察他,都在想著自己的心事。

    時間慢慢流逝,約莫一炷香后,腳步聲從外傳來,卻見兩個穿著青衫的漢子,結伴卻沉默的走來,踏入客棧后,坐在了一處桌椅旁,神色陰沉,一語不發。

    “又來了喝悶酒的朋友,這幾天的邯山城,可是與以往大不一樣。”在蘇銘不遠處的桌子旁,一個穿著藍色衣衫的中年男子,拿著酒壺,打了一個酒嗝,明顯有些喝多了,在那里輕笑,只是這笑聲此地之人都能聽出,那是自嘲。

    “天寒宗此番讓大家都失望了,沒想到啊……”酒棧內,之前的沉默此刻被輕微的打破,又有一人自嘲低語。

    “的確失望,但又能有什么辦法,天寒宗的使者已經說了,此番收取弟子,只取一人,就是顏池部的寒菲子。”那后來的兩個青衫漢子中的一人,右手在桌子上狠狠地一拍。

    “店家,還不拿酒來!”

    這一拍一喝,立刻讓那睡著的店家一個激靈,連忙起身送來酒菜。

    “沖店家發什么脾氣,有本事去找天寒宗的使者,人家天寒宗可沒有明說此番不收其他人。”

    “哼,的確沒有明說,但提出的入門資格,整個邯山城,誰能做到?”那拍桌子的大漢,冷笑起來,目中蘊含了無奈。不過至始至終,其身旁的那個同樣穿著藍衫的漢子,卻是絲毫言語,默默地坐在那里,一語不發。

    “而且,也僅僅是資格而已,獲得了這個資格后,能否真的進入天寒宗,要看他們接下來的考驗,最終根本就是明著告訴,此番只收一人。<>”

    “天寒宗勢大,我等渴望進入其內,無法抗衡天寒的意志,又能如何……”一旁喝多了酒,趴在桌子上的一個布衣老者,此刻抬頭,一臉醉意,嘲諷的笑道。

    “我聽說南天大人等三位開塵強者聯名拜訪天寒使者,可最后卻是失望而回,柯九思大人更是一怒離開了邯山城,如今城內的開塵強者,唯有南天大人與冷印大人了。”

    “天寒宗使者連開塵強者都不放在眼里,我等又能怎樣。”

    陣陣議論之聲,在這酒棧內回蕩,有關天寒宗的話語,似引起了眾人的共鳴,激憤、無奈、壓抑的感覺,漸漸更濃了。

    蘇銘坐在角落里的桌旁,喝著酒,聽著耳邊傳來的這<!--中间广告位置-->些話語。

    “原來在我畫下蠻紋的這些時日里,發生了這么多事情,不過,天寒宗的如此做法,也符合我之前的預料。”蘇銘拿著酒壺,抬頭看向不遠處正激憤談論的人們,起身走去。

    將酒壺放在那兩個青衫漢子的桌子上,引起了這二人的注意后,蘇銘目光在那始終沉默的漢子身上掃過后,望向之前拍桌子的大漢。

    “這位兄臺,可否讓在下坐于這里?”蘇銘微笑開口。

    那漢子眉頭一皺,掃了蘇銘幾眼,他此刻煩躁,正要揮斥時,其旁始終沉默的同伴,卻是點了點頭。

    這漢子一看同伴點頭,愣了一下,沒有言語。

    蘇銘含笑坐下,拿起酒壺喝了一口。

    “在下有個疑問想要詢問。”

    “閣下請說。&lt;&gt;”說話之人,還是那之前點頭,始終沉默的藍衣漢子,他聲音沙啞,此番是第一次說話,旁人倒還沒覺得什么,但其同伴,那個方才拍著桌子的大漢,卻是神色有了詫異。

    他知曉自己這個同伴身份高貴,但卻不喜言談,習慣沉默,可骨子里卻是有一股傲,平日里根本就不理會任何人,若非是此番同樣有了無奈,也不會與他結伴來此喝酒。

    “天寒宗提出的入門資格,可是邯山鏈?”蘇銘望著那聲音沙啞的大漢,緩緩開口。

    “不是,邯山鏈自從神將大人走過后,天寒宗使者來人,宣布此番入門資格,不再是邯山鏈。”那大漢沙啞開口,看向蘇銘的目光里,有了一絲遲疑與恭敬。

    “閣下是剛剛來到邯山城?怎么連此事都不知曉,邯山鏈此番取消,入門資格被重新制定了。

    想要獲得入門資格,只需做到一件事情就可,此事,嘿嘿……”說話的,是不遠處的一個青年,此人拿著酒,一口喝下,臉上有了自嘲。

    “此事說起來很簡單,挑戰整個邯山以及三部的開塵強者,每次挑戰只限一招!若能全部挑戰都成功,就可獲入門資格,但也僅僅是資格罷了,能否進入天寒宗,還要看他們接下來的考驗。”

    “這哪里是什么考驗,這分明就是拒絕!此番天寒宗是打定了主意,只取一人了。”

    酒棧內議論之聲再起,對于天寒宗這讓人憤怒的入門資格,眾人除了借酒宣泄外,沒有其他的方法去反抗。

    “還有最后兩天,這兩天一過,天寒宗的使者就會帶著寒菲子離去,屆時此番收取弟子結束,想要進入天寒宗,再等十年吧。”

    “也并非無人能成!”坐在蘇銘身旁,那少言寡語的漢子忽然開口。

    “如果神將大人回來,他一定會成功!”

    “此事很清楚了,天寒宗使者宣布此番入門資格不以邯山鏈為準,明顯就是針對神將大人,大人就算是回來,也必有波折。”

    “除了神將大人外,或許那據說是外出閉關的云葬大人,也能有些機會。”

    “還有墨蘇,這個始終神秘的開塵強者,他若出現,或許也能有機會。整個邯山,除了這三個人外,其他人,都不行。”

    蘇銘再沒有說話,而是坐在這桌子旁,喝著酒,一口一口,直至外面的天色漸明,酒棧內的人們大都停止了議論,有一些更是選擇了離去時,蘇銘身旁的那個沉默寡言的漢子,神色的遲疑更濃,他看了看蘇銘,猶豫了一下,起身向著蘇銘一拜,與其滿心詫異的同伴一起,離開了酒棧。

    此刻的酒棧內,除了蘇銘依舊在那里喝著酒外,還剩下了三個人,不過這三人都已醉了,趴在桌子上,鼾聲連連。

    “此人修為,已然開塵。”蘇銘目光落在酒棧外,離去的那兩個漢子中少言的那人的背影上。

    酒棧外,這被蘇銘目光掃過的漢子,快走了幾步后,神色有了凝重,雙目里的遲疑化作了震撼。

    “云兄,你怎么了?那個人莫非有什么古怪?”其同伴低聲開口。

    “收聲!莫要談論,此人……此人……”那少言沙啞的漢子,深吸口氣,回頭看了一眼身后的酒棧,盡管看不到了蘇銘,但他的目中卻是有了深深的敬畏。

    “此人不是我們能招惹與談論的,他方才只是在我面前說了一句話,但卻讓我有種心驚肉跳之感,就連體內的氣血都顫抖不穩。”

    “什么!!那他是什么修為?”大漢其同伴一愣,神色立刻有了變化。

    “就連三部蠻公也都無法讓我有如此緊張之感,你說,他是什么修為。”這云姓大漢沉默片刻,緩緩開口。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3/21916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