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二卷 風起天寒 第303章 護犢! - 求魔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求魔 >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二卷 風起天寒 第303章 護犢!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二卷 風起天寒 第303章 護犢!

推薦閱讀:

    9c8

    [本章由為您txt電子書下載**第二卷風起天寒第303章護犢第二

    他后悔,深深的后悔

    他后悔自己當年為什么不付出一切代價,提前殺了蘇銘,讓其來不及進入天寒宗

    他后悔……可他想來想去,在與蘇銘的一次次jiāo鋒下,竟只有這一次可以讓他后悔的機會,除了這一次外,他居然找不到對蘇銘的絲毫反擊之處非常9vk網友手打

    天寒宗的第一次相遇,二人的斗法達到了極致,他就算是想出殺手,但卻被阻,即便是他強行出手,怕是非但無法成功,反而會引來莫大的禍端

    這一點他當時看不懂,但如今隨著他對第九峰的了解,他感受極為深刻,畢竟北疆部的事情,他是不多的,知曉了詳細過程之人

    “司馬信,你nong痛我了”在司馬信這瘋狂之時,他的耳邊傳來了一個冷漠的聲音

    這聲音,出自白素之口,白素冰冷的望著司馬信,她真的看透了此人,實際上,她應該早就看透的,只是她不愿去看,她被一種叫做情的紗布,遮蓋了眼

    直至她遇到了蘇銘,隨著那一點一滴的接觸,那層紗布慢慢改變了顏sè,慢慢的讓她可以恢復了自我,慢慢的,讓她從司馬信的那里,如同蘇醒一般

    只是那個時候的她,還是處于半睡半醒之間,還有些遲疑,有些不知該怎么做,有些拿不定主意,直至她離開了蘇銘,直至她如今站在了司馬信的面前,她忽然的,徹徹底底的蘇醒了

    隨著其蘇醒,一股心臟撕裂的痛苦,讓她面sè蒼白,隱藏在司馬信所看的冰冷之下,是她深深的后悔

    蘇銘與司馬信,兩個不同的人,兩個不同的經歷

    司馬信能成為天驕,能叱咤多年,絕非等閑,盡管處于這種無法言表的憤怒瘋狂之內,但也可以瞬間將其全部壓下

    盡管這股憤怒并非消散,而是越來越多,因為蠻子若沒種下,他不會有所傷患,可一旦種下后出現如蘇銘這樣的情況,對司馬信來說,不亞于是滅頂之災

    蠻種反噬,甚至很有可能他反倒成為了對方的蠻種,盡管對方不會蠻種

    574

    無心**,但卻依舊可以獲得這此生唯一的一份,蠻種

    對于蘇銘來說,這唯一的一份蠻種,只是他生命過程里的一縷風,但對司馬信來說,若此事真的如此,則是他生命里的……全部

    這只是一個可能,到底會出現什么樣的變化,司馬信不知道,正因為不知道,所以他害怕,他恐懼,他發狂

    “素素,是我失態了……”司馬信松開了白素的肩膀,他面sè蒼白,回想方才自己的舉動,他再次有了后悔,白素盡管失敗,但此nv對他的作用還是存在,甚至可以說是此刻不多的救命稻草了

    “素素,帶我去見你父親,讓他幫幫我……”司馬信開口時,看到了白素目中的冷,內心咯噔一聲

    “素素方才是我不對,但你不知道我為什么會這樣,因為一旦蘇銘這一次修為提升,當他走出之時,就是我喪命的一刻

    蠻種**我第一次失敗,后果不堪設想,或許……從此之后,我就只能是蘇銘的一具傀儡……素素,因為這些事情,所以我才失態……”

    白素沉默,睫máo輕顫,閉上了眼

    在其閉目之后,司馬信眼睛里有殺機一閃而過,但卻被他立刻隱藏起來,猛的

    124e

    身,看向了蘇銘所在的方向,那傳來壓抑之感最強烈的地方

    “還有一個方法,就是趁此機會,去殺了蘇銘,將其殺了,也就全部解決”可司馬信卻遲疑了,在沒有發生北疆之事前,他對于殺了蘇銘還有一些把握,可北疆之事,讓他清楚地知曉,自己與蘇銘之間已然有了差距

    他沒有把握,可以戰勝蘇銘

    尤其是當著海東宗的面,當著天寒宗的面,在這里去內斗,那么等待他的,將是極為嚴厲的懲罰,即便是他殺了蘇銘……那么除了這嚴厲的懲罰外,還有來自第九峰的瘋狂

    在這樣的懲罰與瘋狂下,他司馬信就算是背叛了天寒宗,在南晨之地也將沒有容身之所,除非……他逃向巫族……

    “怎么辦,怎么辦……”司馬信身子顫抖,眼中lu出了絕望

    “拿著此物,回到天寒宗,在天mén下將其祭出……我父親的mén人會來接你……司馬信,這是我最后一次幫你,從此之后,你不要再來糾纏”白素睜開眼,取出一枚木簡,扔在了地上,轉身向著遠處走去,她的背影<!--中间广告位置-->蕭瑟,孤獨,蘊含了深深的悔意的同時,也有一種解脫

    她想要去看看蘇銘,但她咬著下chun,哪怕咬破流下了鮮血,也沒有勇氣去面對,唯有黯淡的,選擇了離去

    來時,歡聲笑語,時而看向蘇銘時捉nong的神sè,歸去時,黯淡無神,如失去了心,失去了魂,如一只受傷的小獸,她只想自己一個人,默默地tiǎn著傷口

    她知道,自己犯了一個錯誤……一個不會被原諒的錯誤,好在,這個錯誤沒有給那個她此刻心里浮現的身影,造成無法扭轉的傷害……

    風雪里,她低著頭,離去了

    在她的身后,天空烏山,部落,形成了一股視覺的震撼,在那雪原漩渦形成的風暴內,蘇銘的聲音回dàng而出

    “血月……”

    天空是將要天明之時,本應是漆黑,可在那雪的映照下,只是模糊,但卻不暗,隨著蘇銘的話語,在那天空的烏山之上,似這天的盡頭處,一輪血月,赫然幻化出來

    隨著血月的出現,那壓抑之感驟然增加了不少,擴散之際,形成的風暴驚天動地

    一股越來越強的氣息,從蘇銘的身上凝聚,不斷地增加,不斷地增強

    子車在蘇銘的數百丈外,忍著那股威壓,不斷地后退,他強行讓自己退的慢一些,他要留在這里,去守護此刻的蘇銘

    他盡管沒有看到白素,盡管不知曉發生了什么事情,竟讓蘇銘有了如此變化,但他知道,他是第九峰之人,蘇銘,是第九峰的弟子

    這就,足夠了

    海東宗拍賣場臨時部落內,隨著蘇銘氣勢的越來越強,那十多個舟船之間的神念,也再次的彼此回dàng開來

    “此子有如此蠻紋……倒也算的上是天驕,不過在我海東宗部落外突破,莫非真的以為我海東宗不敢出手”

    “海長老,莫要輕舉妄動,此子是天邪子的弟子”

    “天邪子?那個瘋瘋癲癲之人,老夫沒有與他遇到過,你若不這么說也就罷了,既然這樣,我倒要看看,這天邪子有何修為”那yin沉的神念驀然一轉,化作一股尖銳的,但卻很少有人可以聽聞的呼嘯,直接沖出了這片部落,如閃電雷霆一般,轟鳴間直奔蘇銘所化風暴而去

    其神念如同一把利劍,似要將這風暴一斬兩半,將其內的蘇銘,是一劍擊斃

    幾乎就是此人神念呼嘯而出,可部落內卻很少有人察覺的剎那,在那間有黑衣人默默站立的尋常帳篷內,坐在案幾旁的白發老者,向著其對面的青年,緩緩開口

    “因為,他是第九峰之人……”他剛說道這里,忽然神sè一動,猛的抬頭

    與此同時,其對面那青年也是眉頭一皺,他這一皺眉,頓時威壓畢lu

    幾乎就是他二人察覺的剎那,這股神念所化無形利箭,已然穿梭了雪原,出現在了蘇銘所化的風暴之外,向著那風暴,驟然間就要一斬而下

    可就在這時,一聲帶著桀驁的神念之聲,似從虛無內

    688

    出,似從遙遠的天地間,從那天寒宗大地山峰的第九峰內,如怒làng滔滔,翻江倒海般轟鳴而來

    “你,哪個兔崽子敢動我徒兒,我殺你滿族,殺你滿宗,殺你生生世世輪回萬載”

    這聲音充滿了一股無法形容的霸道,在出現的瞬間,讓那將要斬下的神念之劍,頓時有了劇烈的顫抖,竟轟的一聲崩潰,如被這聲音沖擊一般,在碎裂的同時,零散的神念頓時倒卷,其內透出一股驚恐至極的氣息

    那聲音內存在的煞氣,驚天動地,回dàng間,在這散碎的神念倒卷間,再次被這煞氣一卷,驟然的徹底粉碎

    隱隱的有一聲凄厲的慘叫傳出,與此同時,在這部落內的一艘舟船內,一個紅發老者身子顫抖,猛的睜開眼,噴出了一大口鮮血,其面sè瞬間蒼白,甚至滿頭頭發,此刻竟急枯萎,轉眼之下就光禿禿一片,為驚人的,則是其頭發衰敗后,其全身血rou也都急枯萎,瞬息間,已然成為了皮包骨

    若非是他xiong口有一塊雕刻著日出海面的yu牌在此刻突然散發出強烈的光芒,他必死無疑

    咔咔聲回dàng,那yu牌抵消了這股轟擊而來的力量,碎裂后,這老者再次噴出鮮血,雙眼lu出了劫后余生之意,神sè充滿了驚恐與駭然,方才的那一瞬,他已然半只腳邁入了黃泉

    “天邪子……”老者身子一個哆嗦

    第二送上,求月票

    *j

    !分享!

    0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3/21907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