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求魔 >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二卷 風起天寒 第280章 懵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二卷 風起天寒 第280章 懵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f17

    子車身子微微一抖,閉目片刻后睜開時,其目內有了一縷精光,久違的〖自〗由,讓他深吸口氣,在看向蘇銘時,看到了蘇銘此刻望來的平靜目光,在這目光下,子車連忙收緊心神,向著蘇銘抱拳一拜。

    “主人……”

    “你還是叫我師叔好了,你的禁錮我解開了十天,十天內,你要回來。”蘇銘打斷了子車的話語,不知從何時開始,子車對蘇銘的稱呼,漸漸換成了主人,此刻聽聞蘇銘的話語,子車沉默片刻,低聲稱是。

    “師叔,用不了十天,三五天就可,晚輩先行告退。”子車退后幾步,身子化作長虹呼嘯而起,在天空上盤旋一圈,直奔天邊而去。

    子車走后,蘇銘的目光落在了一旁頭沖下倒掛在那里的白素身土,右手抬起一揮間,白素的身體立刻扭轉過來,落在了地上,與此同時,那畫板與黑炭也相繼飛向了白素,漂在其身邊。

    “蘇銘,你……”白素雖說被掛了半天,可之氣依日不小,樣子如同一只發怒的小獅子,盡管沒有張牙舞爪,但看其神情,也相差無幾。

    “你若在吵鬧,今天就把你趕下山去!永遠也不告訴你,我畫的到底是什么。”蘇銘嘴角lu出一絲微笑,話語不高,但卻讓白素怒氣沖沖的瞪了蘇銘半晌,扭頭哼了一聲。

    這一個月來,蘇銘找到了白素這女孩的一個軟肋之處此女的好奇心遠超常人,她很想知道蘇銘這幾個月在畫什么,抓住了這一點,使得蘇銘在與白素接觸時,大都掌握了主動。

    見白素不再打擾自己,蘇銘沒有繼續去嘗試神將鎧甲的變化而是取出了畫板凝神間去臨摹那金鵬的一筆。

    時間流逝很快夕陽西落,天空有余暉映照,看去頗有一番美朋時,白素再次有此安奈不住好奇,皺著秀眉走到了蘇銘身旁,看著蘇銘在那她看去一片空白的畫板上一筆筆勾勒。

    可看了小晌,她依日還是與往常一樣,什么也看不出來。

    “哼,故作神秘!”白素內心嘀咕著,掃了蘇銘一眼蘇銘的神sè極為專注,這專注的樣子,在白素看來,不知道為什么,更為覺得蘇銘可惡。

    但也僅僅是可惡,沒有了數月前在她目中的輕蔑與不屑。

    這種不知不覺的改變,白素自己都沒有發現。

    當黃昏過去天空漸漸有了暗意時,白素眼珠一轉,在一旁干咳了幾聲。

    “我知道你在畫什么了。”

    “原來你畫的是這個啊…”

    “不錯,畫的勉強還可以吧就是這里畫的有此不對。”白素說著,右手玉指快速的虛空點了一下蘇銘畫板土的一處角落。

    “可惜了這么一昏畫,這里有了缺陷,整體的畫感就沒有了……不過你如果這里的筆錐再換一下,就可以更jiān了。”

    “還有這里,這里也畫的不咋樣。”白素一副仿佛看透了蘇銘所畫為何物的樣子,在一旁老氣橫秋般的指點了半天。

    可蘇銘依日是如木頭一般,仿佛沒有聽到,在那里自己始終一筆筆畫著。

    雖說有此習慣了蘇銘的這種視若無睹,但白素依日是再次起了怒火,她覺得自己這三小月來,幾乎把一輩子的怒火都勾了起來,這在她的人生中,是極為少見的。

    “自以為是,自大狂傲,故作玄虛,裝聾作啞,混

    7b6

    蛋混蛋大混蛋!!”白素一跺腳,轉身走向一旁,就要離開這里,但走出了幾步后卻是不甘心,回頭看了一眼坐在那里依日是神sè如常專注作畫的蘇銘,白素氣鼓鼓的瞪了半天,拿起畫板索xing坐了下來,用黑炭在土面涂抹了片刻,神sè土這才轉怒為笑,但卻不時惡狠狠的掃過蘇銘。

    最終當天sè完全黑下來時,白素把畫板直接放在了蘇銘的身前,再次哼了一聲后,轉身下了山。

    臨走時,她的神情土再次有了得意,更是在回到第七峰的途中,嘴角還不斷地lu出開心的笑容,心中對于明天有了期待。

    “讓他再欺負人,明天倒要去問問他,有沒有看到我畫的畫,畫的如何。”白素背著手,歡快的走在第其峰土,被紅sè草繩扎著的青絲飄動,耳邊的兩縷小辮也隨之身子晃動著,看起來很是可愛。

    尤其是她那嘴角帶著的笑容與神情的得意,使得這一刻的白素,有了一種與數月前截然不司的美麗。

    “哎呀,這是素素妹妹么,快來讓姐姐看看,到底是什么事情讓你這么高興門”一聲jiāo笑從這第七峰白素走去的山階后傳出,隨著笑聲出現的,則是一個年紀與白素相差不多的少女。

    那少女司樣很是俏麗,此刻jiāo笑中,神情滿是嬉戲之意。

    白素連忙回頭,看到了這少女后,俏麗微紅,但很快就瞪起了眼睛。

    “陳蟬兒,你比我小幾天,還自稱姐姐,我比你大,入門時間比你早,我才是師姐呢。<!--中间广告位置-->”白素說著,自己也笑了起來,土前與陳嬋兒嬉鬧在一起口黜“好好好,你是師姐行了吧…呀,別鬧,我怕癢……”

    “讓你方才說話語氣古怪。”

    嬉鬧之

    a8e

    夾雜著銀鈴般的笑聲,透著歡快,在這第七峰的山階上傳出,這兩個少女一起鬧了半天,追逐中土了山。

    “素素,不和你說了,我還要去找大師姐呢。”在那山腰處,陳蟬兒拍著xiong口,平伏了一下呼吸,笑著對白素說道。

    “恩,我也要回洞府了。”白素臉土還窄方才嬉鬧過后的紅潤,帶著微笑點了點頭。

    陳嬋兒正要離去卻猶豫了下,看向白素。

    “素上……我聽所你最近這幾個月,總是去……第九峰門”

    白素一怔,看了陳嬋兒一眼,沒有說話。

    “而且我又一次親眼廣到你去第九峰,是找那個讓人可惡的蘇銘。”陳嬋兒說起蘇銘二字時神sè有了厭惡。

    “素素那二蘇銘很煩人的狂傲自大,以為自己與司馬師兄平手,就可以耀武揚威了,什么人啊這是,我特別反感這樣的家伙。

    你不要被他的huā言巧語騙了,這種人我最了解了,他…”陳嬋兒見白素沒有吱聲,便說了下去。

    可還沒等說完,卻被白素打斷。

    “好了,他也沒省你說的那么讓人厭惡。”白素的出口是下意識的言語,說完之后她自己也是一愣。

    她只是覺得,狂傲自大,自命不凡,耀武揚威這此言辭,自己說可以,但聽別人去這么說蘇銘她覺得有此不太舒服。

    “素素,你要相信我,我比你了解他,我當初曾替大師姐去傳喚他過來可一連去了數次,我對此人嘴臉看的太清楚了!

    我估計他在你面前,一定是巧言善語,說的天huā亂墜,實際上他與司馬大哥比較,一丁點都不如,司馬大哥才是真的對你好啊。

    “陳嬋兒輕嘆一聲,看向白素。

    白素沉默,乍一聽司馬信這個名字,她的眼前有了恍惚,依稀間,司馬信的身影似出現,可卻有此看不清樣子。

    甚至這幾個月來,她在最早時幾乎每天都會想去見見司馬信,可慢慢的,變成了每隔幾天才會想到,直至現在,她已經有一個多月,腦海里沒有出現司馬信的名宇了。

    “素素,醒醒吧,這蘇銘真的不是什么好人,他太狂傲了,甚至連大師姐他都不放在眼里,他入山門才多久就這樣,此人如此行為,久不了多少的,天嵐狩巫戰開始,以他這種xing格和出事的方法,此人必死無

    9ec

    !”陳嬋兒剛說道這里,忽然語氣一頓,因為她面前的白素,此刻抬頭望著自己,目光里有了冷漠。

    “先不說我去第九峰自有我的目的,單單是你口中這個必死無疑,狂傲自大,不可一世之人,他沒有對我說出哪怕一句huā言巧語,平日里我們相處,大都是我在說話,而他一直沉默。

    甚至更多的時候,他是沉浸在屬于他的世界里,外人很難融入進去。相反,司馬……司馬大哥與他完全不司。”后面的話,白素內心的復雜彌漫,讓她沒有去說,而是轉身在陳嬋兒張開yu說此什么時,離去了。

    第九峰上,在白素走后不久,蘇銘緩緩地放下了臨摹的右手,抬起了頭,望著天空,眉頭漸漸皺起。

    “總是缺了一此什么……已經臨摹了三小月,但還是沒有太多的感悟,仿佛與金鵬展翅中,存在了一層突破不了的隔膜…

    缺少了什么呢…”蘇銘思索間,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前方白素臨走時放下的畫板。

    她所放的位置很巧妙,正好是蘇銘抬頭就可看到。

    看著畫板,蘇銘笑了笑。

    白素的繪畫天份很差,畫的東西大多數時候需要讓人去猜,可這一次畫的確很簡單,那畫板上畫著一個雙手掐腰的少女,抬起腳,在一處山崖土帶著得意的神情,踢向一頭在那里低頭閉目的大豬。

    看其樣子,似要一腳將這大豬踢進山崖里。

    在那大豬的頭土,歪歪扭扭寫著蘇銘二字。

    蘇銘搖頭,正要收回目光,但忽然他雙目猛的精光一閃,盯著白素的畫板,漸漸雙眼光芒越來越亮,有一道道閃電轟鳴在他腦海瞬息而過。

    “難道…缺的光…”

    隆重推薦庚新大作宋時行宣和六年,來到東京汴梁城!

    距離靖康之恥尚有兩年,玉尹站在五丈河畔,茫然不知所措。

    東京夢華,真邪門幻邪門大廈將傾前的醉生夢死,市井之中繁huā似錦……

    玉尹在這個即將崩毀的世界里,蹣跚而行口驀然回首時,卻發現在不經意間,歷史已發生了改變。

    一個嶄新的時代,悄然拉開序幕!!。

    !分享!

    0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3/21902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