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求魔 >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二卷 風起天寒 第278章 夢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二卷 風起天寒 第278章 夢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在蠻族的世界里,有一個流傳很久遠的傳聞,據說這個傳聞,是從一代蠻神那今年代留下的。//www.  //

    這個傳聞說的是,在那古老的歲月前,在蠻族的大地還沒有化作五份時,與遙遠的南方,有一只叫做桑相的蝴蝶,這種蝴蝶不大,只有人手一般,它具備了這世間全部的顏sè,每一種都不同。

    她飛舞在天空上,常人看不到,因為屬于她的天地,是在那充滿了颶風的九天之上。

    傳聞里說,她盡管是蝴蝶,盡管有美麗的翅膀,但她一生,翅膀只會煽動三次,除了這三次外,她都是在那風中,隨風飄舞。

    第一次扇動翅膀,是她在大地出生后,飛向九天之上。

    第二次扇動翅膀,是她在生命的最巔峰時,扇動翅膀,舞出那絢麗的sè彩,想要去尋找她的同伴,可往往,是找不到的。

    而她最后一次扇動翅膀,則是在其生命的終結,為了留下痕跡,用盡全力,在那翅膀扇動后的剎那,它的身體也會化作點點光芒,如種子一般,隨風灑落大地,這些種子都能化繭,但只有一個可以成蝶。

    這個傳聞,說的就是桑相的三次扇動翅膀,帶來的一系列傳說,傳說中,她第一次扇動翅膀,會應東方的大地上,引起一場山崩地裂的變動。

    第二次扇動翅膀,會弓起西方的大地上,出現成群的有著灰sè眼睛的死尸。

    第三次扇動翅膀,會讓北方的冰雪,出現接連數十年的黑夜。

    這是傳說。

    這個傳說,蘇銘沒有聽過,但白素聽過。

    在這一天的夜里,昏mi的白素,于其夢中醒來,她茫然的望著這片陌生的天地,孤單單的一個人,站在那里,神sèmi茫。

    她知道自己是在做夢,知道眼前所看的一切,都是虛幻的,不存在的。

    可她卻無法在這夢里,真正的蘇醒,讓這夢消散。

    在她的眼中所看,大地上有積雪,天空昏暗,飄著雪花,四周很是安靜,遠遠看去,只有一個方向存在了山巒,其他的位置,都是平原。

    那存在了山巒的地方,有一座在風雪中被遮蓋的模糊的山,此山,她依稀間覺得似曾見過,那是一座高聳入云,如一個人的五指從大地伸出,yu抓向天幕的山!

    “這里……是哪……”白素喃喃,她的雙眼mi茫更多了。

    在這茫然中,她緩緩的向前走去,那腳下的雪路,如蘊含了歲月,使得她每一步走出,都如跨越了春夏秋冬,走著走著,她走到了一片叢林,在這叢林內,在她自己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后,她的耳邊突然傳來了陣陣喧鬧的聲音。

    這聲音從遠處傳出,讓白素的腳步一頓,下意識的向著那聲音傳來的地方走去了。

    漸漸地,她穿過了山林,看到了一幕……

    那是一片沒有山林的大地,其上存在了諸多皮帳,四周還有很多強悍的蠻士以冷漠的目光巡邏,皮帳間有不少人來回走去的地方,這里,是一處小型的部落集市。

    在南晨大地的很多地方,都存在這樣的部坊,便于小部落間彼此的交易。

    白素看著那些陌生的面孔,耳邊傳來的喧鬧很是真實,可她能看到這些人,但這些人卻看不到她,甚至一個巡邏的蠻士直接穿透了白素的身體,走了過去。

    “這里是……”白素越加的mi茫。

    但就在她mi茫的瞬間,她忽然身子一震,她看到了從不遠處的叢林內,此刻有兩個身影快速的來臨。

    那兩個身影其中一個,很是強壯,一臉憨厚。而其旁的那人,同樣是一個少年,但卻很是瘦弱,眉清目秀,雙眼有清澈的光芒。

    他穿著獸皮衣衫,臉上還帶著稚nèn,可白素卻是在看到這少年的一剎那,心神有了震動。

    “蘇……蘇銘!“白素呼吸急促,她怎么也沒想到,自己在夢里,竟夢到了蘇銘!

    她眼中的蘇銘,還是一個稚nèn的少年,那瘦弱的樣子,與白素記憶里如今的蘇銘,有相同的地方,但更多的則是完全的不同。

    但就在這個時候,一聲jiāo斥驀然傳來。

    “雷辰!”

    白素的雙目下意識的看去,在她看到了這說話的女子后,白素的腦中有了轟鳴,她看到有這么一個女子,穿著小貂皮毛的衣衫,長發扎著一條紅sè的草繩,雙肩有小辮垂著,額頭上有幾個亮點,雙眸里帶著憤怒,皺著眉頭,望著蘇銘身邊的那個同伴。

    她的樣子,讓白<!--中间广告位置-->素眼前有了恍惚。

    &amp;nbo一樣的少女。

    畫面至此,于白素的目中定格,漸漸消失,她猛的睜開眼,額實有了大量的汗水,四下看了看,是在她的洞府內。

    外面很安靜,沒有絲毫聲音傳來。

    白素怔怔的望著前方,目中沒有焦點,她的腦海始終存在夢中的畫面。

    許久,白素披上了一件衣衫,推開了洞府的門,天空一片漆黑,有寒風吹來,讓白素覺得有些冷。

    她站在洞府外,看著漆黑的天空,在那月光下,她的目光最終落在了第九峰上,望著那里,白素的目中有了mi茫與復雜。

    “為什么會做這個夢……那夢里的一切,是真,還是教…”白素喃喃。

    同樣在這一天夜里,蘇銘在不斷的臨摹金鵬中,在不知是那一指劃下的剎那,他的手指一頓,腦中浮現出了一場如夢般的畫面。

    那畫面里,是一片風雪連綿的天地,風很大,雪飄舞,遮蓋了視線,看不清太遠,他看到了一個七八歲大小的女孩,在哭泣中向前跑著。

    在那女孩的前方,有一個女子的背影,正漸漸遠去。

    “阿媽,你不要走……阿媽,你不要素素了么……”

    那女子的身影一頓,可卻沒有回頭,依舊快速的走去,風雪中,唯有那女孩的哭聲存在,直至她追不動了,直至她摔倒在了地上,可卻仍然掙扎的爬起,帶著哭泣,想要向前繼續奔跑,要去拉住她媽媽的手,讓她的媽媽,不要走。

    但那女子的漸漸遠去,在風雪中看不到了身影,那小女孩哭泣中,似用掉了那弱小的身體里,全部的力氣,倒在了風雪中,不動了。

    風雪很大,吹在她的身上,使得這小女孩抱著身體岣在一起,閉著雙目,呢喃著媽媽,沒有了意識。

    她的右手小食指,漸漸有了青sè,那是血肉凍僵的顏sè……

    蘇銘望著這一切,沉默不語。

    直至在那風雪中,走出了一個男子,這男子蘇銘只能看到模糊,無法看的清楚其相貌,他走到了這女孩的身邊,輕輕地蹲下將其抱起,轉身走向了遠處。

    “素素,跟阿爸回家…”

    這一幕在蘇銘的目中定格,漸漸消散的同時,他的身子一震,清醒歸來,望著自己的右手食指在畫板上的停頓,目中有了短暫的mi茫后,猛的看向這畫板的一角。

    那里,是白素在白天時,碰到的地方。

    蘇銘愣了片刻,右手抬起在那畫板的一角,白素碰觸過的地方mo了mo,其目中有了沉思。

    “為什么會這樣……我自開塵后,從未做夢,就連那夢中的聲音也都再未出現過”可于方才的臨摹中,竟有了恍惚。”蘇銘皺起了眉頭。

    “此夢,不像是假,也不可能憑白而生,定有其原因所在!”蘇銘沉默,思索了很久,直至天空黎明將散,破曉的光芒隱隱顯lu之時,蘇銘忽然腦中有雷霆一閃。

    “莫非是……昨天白素碰觸這畫板的一瞬間,與我全神貫注的神識,有了一剎那的碰觸中,等于是我與她之間的記憶,也同樣在那一瞬有了短暫的聯系……

    從而,使得我這里,出現了方才的夢!

    神識之力,難道可以看到對方的記憶?”蘇銘深吸口氣,目光閃爍間身子一晃,在這天明將至之時,化作長虹離開了第九峰,直奔山下而去。

    在天寒宗外的無盡寒冰內外,存在了不少喜歡嚴寒的生物,許是因此地氣候的原因,使得這些生物大都具備攻擊牲。

    在一處冰原上,蘇銘已經來臨了快一個時辰,此刻天空已經大亮,在蘇銘的身邊,有七八具冰狼的尸體。

    此刻的他的右手放在一只還活著的冰狼頭部,蘇銘閉著眼,當片刻后他睜開的剎那,那冰狼身子一顫,倒地身亡。

    蘇銘的目中有奇異之光,他沉默了片刻后,化作長虹離開了這里,回到了第九峰。

    可就在他踏上第九峰,站在其洞府外的平臺的一瞬間,他看到了再次來臨的白素,在看到白素的一剎那,一種超過了昨天的熟悉感,從白素的裝扮與神情上,清晰的表lu出來。

    獸皮靴子,黑sè的小貂皮衣,高挑的身姿,還有那被紅sè草繩扎著的秀發以及其目中的憤怒與皺著的秀眉。

    這一刻的白素,在其刻意的裝扮下,在其親眼目睹了夢中那女子的衣著與神情后,做到了一種如神似的一mo一樣!

    三更的第二天,還有一更。!。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3/21902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