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二卷 風起天寒 第268章 蜥巫部! - 求魔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求魔 >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二卷 風起天寒 第268章 蜥巫部!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二卷 風起天寒 第268章 蜥巫部!

推薦閱讀:

    ec2

    第二卷風起天寒第268章蜥巫部!

    巫族老者深知,如眼前這天驕一般的青年,輕易絕不會踏入巫族大地,這樣的人一旦折損,對蠻族來說也是一次重創。4∴8065

    “我曾聽南方大巫公的巫從談起過,在蠻族內,有一些極為優秀的天驕,他們被全力培養,被稱之為最有可能成為四代蠻神之人!

    那白常在據說當年便是這樣天驕之一,可因意外被排除在外,這樣被排除在外的人,都具備如此可怕的修為與戰力。

    更不用說那些在這序列內的天驕了,眼前此子,必定就是其中之一!”巫族老者極為確定自己的判斷,他見過一些蠻族,沒有一個人如蘇銘般,同時具備這么多神通術法,更有白常在的分神保護。

    這樣的天驕,若有旁人告訴巫族老者,說此人不在蠻神序列之內,他決然不信!

    “此人,若能被煉成我蜥巫部的巫魁,獻給南方大巫公,那么我在巫神殿的地位,應會提高不少!”

    巫族老者腦中念頭轉動的同時,他的身子疾馳后退,雙目炯炯,死死的盯著那半空走來的白sè鎧甲身影。

    這老者的神sè前所未有的凝重,對于白常在之名,他可以說的是如雷灌耳,有關此人的種種傳聞,在這巫族靠近天嵐壁障的邊緣諸多部落里,流傳了很多年。

    蘇銘在半空,盤膝立刻漂浮坐下,取出了大半的yào石,立刻放入口中,其雙眼冷漠的望著巫族老者,微微閃動了一下。

    他在考慮,是借此機會立刻逃遁,爭取更多的時間,去躲開接下來這老者的追殺,亦或者是,留下來,看看有沒有什么機會,可以于白師叔分神消散前,與其一同將這巫族老者重創。

    “若白師叔親來,這巫族老者定然必死,但只是分神的話……當日白師叔送我其分神所化鱗片時曾言,此物可以起到保護的作用。

    如今看來,這保護之意,便是拖住強敵,給我足夠的時間快速逃走……”

    蘇銘目光閃爍,其內寒芒乍現。「域名請大家熟知」

    “與師尊的約定……怕是無法完成了……還剩下一天的時間,以我現在的傷勢,在加上此人的追殺,定然難以活著趕回師尊那里。

    與其如此……”蘇銘猛的抬頭,神sè有了絕然與果斷,他回頭看了一眼遙遠的天地間,那個方向,是他來臨的地方,是天嵐壁障所在,也同時在那個方向,有他的師尊在等待。

    蘇銘從來沒有想到過,師尊紫衣的出現,帶著自己經歷的這一切,最終竟變成了離別,事情變化的太快,快的讓他還沒有來得及準備。

    他在第九峰的dong府內,還有和風與月翼的融合在繼續,若蘇銘長久的不回,則和風在那狂躁無法被安撫下,必定出現禍端。

    還有子車守護在他的dong府外,等待他的吩咐。

    還有二師兄那抬頭看著天空,使得陽光映照在其側臉的笑容,還有三師兄憨憨的微笑以及那覺得自己很聰明的話語。

    還有默默的關懷,送給了自己防身之寶的大師兄。

    還有師尊……或許,再也看不到了,或許,再次相見,不知是何年何月……

    還有白素,這酷似白靈的nv人,蘇銘也不需

    12bd

    因其出現,而有了心變的跡象,他可以去選擇斬,選擇戰,選擇忘。

    這種種的一切,使得蘇銘沉默下來,他的眼前,浮現出了在殺了那白衣斯辰前,帶著驚慌,愣在那里,手中拿著粗糙的弓箭,呆呆的看著自己的那個少年。

    “一次心軟,一次錯誤,付出的代價……竟是這樣的巨大。”蘇銘閉上了眼,當其再次睜開時,他看到了白師叔的分神,已然在遠處走近了那巫族老者。

    那白sè的鎧甲,全身散發出裊裊白絲,向著天空飄散,當其完全飄散徹底后,這身影將會消失。

    這一點蘇銘知曉,那巫族老者也是知曉,其身子疾馳后退,就是要拖延時間,但他的速度雖快,可畢竟之前xiong口受到了險些死亡的重創,后退間速度略緩的同時,白師叔的身影驀然如閃電般驟然臨近。

    二人之間的距離,不因那巫族老者的后退而減少,反而越來越近,在蘇銘睜開眼看去的那一剎那,這二人的距離,已然不到了數十丈。

    白師叔的分身鎧甲內的雙目帶著冷漠,一掌抬起,隔著數十丈的虛空,向著那后退還要逃遁拖延時間的巫族老者,驀然落下。

    這一掌落下的瞬間,那巫族<!--中间广告位置-->老者雙目瞳孔再次收縮,一股莫大的危機驟然降臨其身,在這一剎那,他身子猛的停頓下來,雙手抬起,向著白常在的分神虛影嘶吼按去。

    與此同時,在這巫族老者的身上,rou眼可見的,能看到無數鱗片驀然覆蓋全身,使得其身影看起來,如同獸化一般,那道道鱗片漆黑無比,一股yin森邪惡的氣息,在其身上轟然爆發出來。

    其雙手成爪,隔空就要與白常在的分神虛影碰觸的瞬間,天空上的蘇銘,其雙目猛的一閃,右手抬起一指依舊漂浮在半空的那奪靈散!

    這一指之下,那奪靈散盡管有了裂縫,可卻再次爆發出了奇異的幽光,更是在那yào石內,出現了一只如眼般的雙瞳,讓人看去會有眼huā之感的同時,猛的看向了那巫族老者。

    隨著幽光的出現,隨著此散的吸撤心神之力,隨著其內那吸收了巫族老者的一些心神后出現的雙瞳看去,那巫族老者抬起的雙手,有了一剎那的停頓。

    這一次的停頓,不是他的意愿造成,哪怕只是這一瞬間的頓住,哪怕這樣的停頓,即便是蘇銘也無法抓住獲得反擊的機會,但……

    白常在可以!

    一聲驚天轟鳴驟然傳出,隨著一層層bo紋的擴散,在那轟鳴下,狂風倒卷,大地的無數樹木淤泥更多的崩潰,甚至就連這地面,也都出現了裂縫。

    白常在分神虛影微微一晃,退后了一步,其身體上的白絲消散的更快了一些,但與其比較,那巫族老者卻是只能用慘烈來形容。

    他的雙手血rou模糊,大量的鱗片碎裂脫落,雙手看起來如被拔下了一層皮,lu出了其下的血rou青筋,他本剛剛恢復的xiong口,再次的塌陷,大量的鮮血從其口中不斷地噴出,其身倒卷,蹬蹬蹬的連續退后了數十丈,這才勉強停下,抬頭間,他的嘴角溢著鮮血,神sè狼狽,雙目內有滔天之怒。

    一聲仰天咆哮,從其口中傳出,這巫族老者的衣衫已然化作了碎片,所剩不多,干瘦的身子,看起來似蘊含了莫大的力量,其憤怒的容顏,猙獰的嘶吼,讓人觸目一望,難免心驚。

    “小雜蠻,等白常在的分神消散后,你看老夫如何將你活活煉成巫魁!”巫族老者顯然已是憤怒到了極致,若沒有方才蘇銘那突然的襲擊,此番jiāo手,他決然不會傷到如此程度。

    對于蘇銘的恨,已然滔天,因為這不是第一次,這是第二次!

    在這老者的低吼咆哮間,白常在的身影冷漠的再次邁步疾馳而去,瞬間臨近了那巫族老者,蘇銘在遠處的天空望著這一切,目光平靜,不起絲毫bo瀾。

    他還有最后的手段沒有用出,那就是其蠻紋之力!

    這蠻紋之力或許對那巫族老者而言并不強大,但蘇銘相信,若是用的時機把握的巧妙,他的蠻紋即便只有青草之輕,但或許也可以成為壓垮對方的最后一分力量。

    隨著白常在的身影又一次的臨近,巫族老者已然不能

    6b0

    后退,他不但要對抗這白常在的分神,更要留意蘇銘的出手,這使得他神sè猙獰中,在那低吼下身子驀然跪在了大地上。

    在其跪下的剎那,他血rou模糊的雙手猛的按在大地,頭顱昂起,雙目lu出yin毒之意,他并非是雙tui跪下,而是單tui,其左tui向后伸直,看起來很是詭異的同時,仿佛用身體去擺出一個獸形的樣子。

    幾乎就是他這個樣子剛剛作出的瞬間,這蒼茫大地上的無盡叢林,竟剎那一片死寂。樹葉不動,風不動,其內的一切鳥獸,全部都在這一剎那,似完全的寂滅下來。

    一股遠遠超出這老者身上散發出的yin森邪惡的氣息,驀然間從四面八方驟然傳來,伴隨著此邪惡yin森氣息的,則是陣陣幾乎rou耳就可聽聞的夾雜著咀嚼之聲的喘息。

    蘇銘的心神一震,他猛的看向大地,神sè立刻凝重起來,隨著他神識的散開,他深深的吸了口氣,這邪惡yin森的氣息,是從這片叢林內的每一顆大樹上,每一片樹葉內,每一寸淤泥中,甚至每一頭鳥獸身上,每一幅埋藏在淤泥下的腐爛獸骨內,從這整個叢林的每一處角落,散發出來。

    在這一剎那,仿佛這整個叢林,與這巫族老者融為一體!

    “蜥巫部的圖騰,我蜥巫部的圣獸,偉大的巨蜥之神,我是您的仆人,召喚您……降臨在這片屬于您的天地間,吐出您的怒火,將冒犯您的敵人,焚燒在黃泉之內……”

    ……

    !分享!

    0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3/21900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