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二卷 風起天寒 第238章 臨摹 - 求魔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求魔 >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二卷 風起天寒 第238章 臨摹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二卷 風起天寒 第238章 臨摹

推薦閱讀:

    9e4

    兩個完全不同的人,兩個完全不同的名字,兩段完全不同的人生。

    如同兩個永遠不會有觸點的線,即便走向著一個方向,也永遠不會碰觸,這,便是在這場天寒宗的戰斗前,蘇銘與司馬信。

    即便是二人剛剛出手之時,那種就連外人都看出了古怪的相似,都不曾存在,可隨著二人的出手,漸漸地,可以說他們兩個是最后才發現這一點的。

    四周的觀望者,在看到這一場戰斗的持續里,那種相似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了。

    一個雷電,一個寒冰,看起來不一樣,但一個是全身閃電游走,一個是身體外冰雪繚繞。或許僅僅是這樣還談不上什么相似,但緊接著,當那青色的小劍與冰槍的碰觸,那神將的黑甲與晶瑩的冰甲都一一出現后,這種相似的感覺,已然有了萌芽。

    直至司馬信取出那圓瓶,從其內釋放出了很是稀少,絕非常人可以獲得的器靈之魂所化之狼時,蘇銘的身體內,和風飛出的剎那,這種相似的感覺,瞬間到了一定的高度。

    這相似之處更高的巔峰,則是最終當蘇銘取出了奪靈散,司馬信口中放出了那詭異的棍蟲時,面對這兩種不同的法物,二人有些相似的神色與氣息,在那一瞬間,似把之前的一切相似都融合在一起,完全的爆發出來,造成了那就連外人也都能察覺到的……相似!

    鐘聲在四周回蕩,此時此刻,那漆黑的只有手指大小的棍蟲,身子倒卷而退,只不過它退后的速度明顯慢了不少,更是有了晃悠搖擺,似乎方才那撞擊,因它的速度太快,因邯山鐘的回音,掀起了讓它勉強能承受的反彈。

    看著那棍蟲的倒卷后退,看著其只是數息的時間便似要恢復過來,這一幕,讓蘇銘動容,他壓下其他的心緒,他清楚邯山鐘的威力,尤其是如此的撞擊,那種反彈,即便是他也承受不住,但此異蛇,竟如此就有了恢復的跡象。

    蘇銘眼中光芒一閃,他知曉不能讓此蛇恢復,否則的話,單單此物,對他就可造成很大的影響,幾乎就是那小蛇退后的瞬間,蘇銘右手抬起向著那小蛇一指,于此同時他腳步向前猛的邁出一大步。

    這

    4f3

    一步落下,他的身體立刻就站在了那退后的小蛇上方,緊接著在蘇銘的手中,邯山鐘如鈴鐺一般幻化,如同一個巨大的罩子,直奔那小蛇直接罩了過去。

    遠處的司馬信,在那奪靈散的威力下,不得不斬斷了自己部分氣血所化血影,此刻面色蒼白,盡管沒有如蘇銘般噴出鮮血,但卻顯然有了虛弱,可眼看蘇銘的舉動,司馬信立刻雙眼露出怒意。

    他身子向前疾馳,口中傳出了低吼,右手更走向后虛空一抓,立刻在遠處始終漂浮的七彩山,頓時爆發出了刺目的七彩光芒,在七彩山上的少女,此刻驚呼中連忙飛起退后,其腳下有一條漂浮的彩帶,將其身子托住。

    與蘇銘交手至今,司馬信終于動用了他最強的法寶,七彩山!

    “蘇銘,你敢動我寶蛇!”司馬信神色猙獰,右手虛空抓動下,那七彩山的光芒里,赤色之光驀然間竟從其他的彩光中大亮起來,如被從七彩里請出一般,隨著其光芒閃耀,那七彩山看起來,似只有了這一種顏色。

    “蠻神變,七彩煉,赤紅式!”司馬信臉上青筋鼓

    18ff

    起,其身體在剎那間就成為了赤色,尤其是那只右手,此刻五爪彎曲,赤紅妖異無比,向著漂浮而來被紅芒彌漫的七彩山,隔空一抓而去。

    這一抓之下,那七彩山的紅芒,(百度求魔吧手打,耳根書迷官方yy:3943)立刻若霧氣沸騰一般,變的明暗不定,忽閃之下,此山嗡鳴,大片的紅芒遠遠看去,如直接被司馬信右手吸走,大量的凝聚在司馬信的右手里,赫然化作了一把赤紅色的長劍。

    那劍長七尺,通體如染了鮮血,更透出一股驚人的哀傷,被司馬信拿在手中,向著蘇銘猛的一斬!

    這一斬之下,四周天地仿佛都有了一暗,一股壓抑驟然擴散,四周的眾人,甚至在這一刻都有種窒息之感,如同這一劍的新下,吸走了此地所有可呼吸的氣息。

    一股足以牽動情緒的哀傷,隨著此劍,彌漫在了八方。

    “我出生之前尚無為……”一聲透著哀傷的話語,從舞劍的司馬信口中喃喃而出,其神色似與這劍融化在一起,一句話,一劍斬!

    在這一劍落下的瞬間,第三峰上寒滄子面色立刻蒼<!--中间广告位置-->白,其旁那鵝蛋型俏臉的女子,也是深吸口氣。,他竟施展了蠻神變!”

    第四峰上,穿著紅袍的左教在看到這一幕的同時,雙眼瞇了起來。

    “看來這蠻神變的第一式,他已經有所領悟。”

    各個山峰但凡明白這一劍代表是何種意義之人,(百度求魔吧手打,耳根書迷官方yy:3943)此刻均都是凝望而去,在第九峰上,天邪子不知何時手中多了一個葫蘆,放在嘴邊喝了一口,搖了搖頭,目中有了輕蔑。

    “蠻神變……也配用變這個宇!我總有一天會世人見識到,什么,才是真正的蠻神變!不過這一神通被司馬小子施展出來,倒也有一些屬于其自身的變他…”天邪子仿佛沒有去在意此刻蘇銘如何去面對那若驚艷的一劍,而是喝著酒,說著除了他自己外,旁人聽不到的話語。

    似他有信心,蘇銘,可以去抵抗這一劍!

    同樣在這第九峰上,那彎著腰,在冰地上繼續種下幾株花草的二師兄,此刻拿著花草的右手一頓,抬頭看了一眼遠處的天地。

    “小師弟,這是難得的機命…蠻神變……天寒宗所創,最強功法!世人作畫,先是臨摹,而后方可自創。”二師兄凝望遠處,喃喃自語。

    天門下,大地寒宗九峰中心,蘇銘與司馬信的交戰,已然弓起了四周更多之人的關注,尤其是當司馬信展開了蠻神變,從七彩山上抽出了紅芒,化作了一把若染血長劍斬下弓動的氣勢出現時,更是讓這場戰斗瞬間達到了最高峰。

    一劍紅芒,呼嘯間帶著一股奇異的聲響,如無數人在凄聲哭泣,那聲音凝聚在一起,便成了這赤紅之劍劃,破長空時,傳出之聲。

    蘇銘神色平靜,透出一股凝重,司馬信的強大,他早就有所知曉,盡管他如今已然與當初不同,但與司馬信之間,還是有一些距離。

    不說別的,單單是眼下司馬信的這一劍,便讓蘇銘有種無法抵抗之感,他耳邊回蕩這司馬信喃喃的那句話,與劍相融,這一劍,似蘊含了一種天地變化,一種遠遠超過蘇銘理解的變化。

    正是這種變化,如化腐朽為神奇般,(百度求魔吧手打,耳根書迷官方yy:3943)將這普通的劍斬動作,變成了如今蘇銘的不可抵抗。

    更不用說此劍本身,更是司馬信七彩山所化之寶,其本身就具備莫大的威能,與這蠻神變神通配合在一起,所形成的威力,在蘇銘這瞬間的分析下,此劍,足以斬殺祭骨下的一切蠻士。

    即便是祭骨境的強者,面對這一劍,也很難抵抗,但蘇銘修為不是祭骨,只能分析,無法確定。

    在那一劍來臨的瞬間,蘇銘目光一冉,他知道唯有邯山鐘或許能與這一劍對抗,但若是此刻以邯山鐘去對抗,便無法罩住那眼看就要恢復過來的棍蟲。

    若是讓那棍蟲恢復了速度與清醒,那么這場戰斗對蘇銘來說,將會完全被動,可若不放過這棍蟲,面對司馬信的這一劍,蘇銘瞳孔有了收縮,他暗嘆一聲,正要選擇放棄那讓他感覺很是奇異的棍蟲,但就在這一剎那,蘇銘的雙眼光芒一動。

    他望著天空上那斬來的一劍,這一劍的速度,竟詭異至極的緩慢下來,這種緩慢,極為突然,更加詭異的,此劍的緩慢似四周之人沒有察覺,當蘇銘下意識的看先四周時,他赫然發現,這四周的天地,一切運轉竟都同時緩慢下來。

    仿佛有一股力量無聲無息的來臨,在這一刻控制了此地的時間流轉。

    “這是為師所創,一種造化到了一定程度后,因所修不同,產生的一種變他”類似于界空,但又有不同,在外人看來是一瞬間的事情,但在你如今的狀態下,可以緩慢很多很多。

    你有足夠的時間,去記住這一劍,去感悟這一劍里的變化……把它找出來,然后光明正大的去接下司馬小兒的那一劍。”

    蘇銘神色有些古怪,看著四周動作被緩慢了無數倍的人們,看著那把赤紅色劍在半空散發紅光,也隨之緩慢的斬下。

    他不知道天邪子是如何做到的,但想來在這天寒宗內,在很多人的關注下去這么做,需要極大的魄力才可。

    對于師尊的如此恩情,蘇銘心中溫暖更多,對于那第九峰上,家的感覺,也更多了。

    他知道此刻不是感慨之時,望著那天空緩緩斬下的赤紅之劍,蘇銘的雙眼漸漸有了空洞……他的右手抬起,食指為筆,似要去勾勒出這一劍的軌跡。

    !分享!

    0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3/21894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