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二卷 風起天寒 第236章 蠻紋之戰! - 求魔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求魔 >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二卷 風起天寒 第236章 蠻紋之戰!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二卷 風起天寒 第236章 蠻紋之戰!

推薦閱讀:

    a5b

    司馬信此刻心神震動,蘇銘的蠻紋,讓他感受到到了一股強烈的威脅,這和威脅,超過了他當初在烏山時曾看到蘇銘的心境。

    但,也僅僅是威脅而已,司馬信的臉上,此刻除了凝重外,有一片紋絡隱現而出,這紋絡的樣,看起來似huā朵一般,那huā朵正在開放,一枝獨秀!

    可若仔細看,就會清晰的看到,那正在盛開的huā朵,赫然是一朵冰huā!冰huā之外,有一片模糊的寒霜,使得此刻的司馬信看起來,臉上也有了一層寒氣。

    “你是不多的,可以讓我動用蠻紋者,今日,便讓你看一眼,我司馬信的蠻紋!”司馬信緩緩開口,其聲音落在眾人耳中,化作一片寒霜,覆蓋在了身體外。

    隨著其話語落下,在司馬信的身體外,無數冰雪凝聚而來,化作了一朵巨大的冰huā,那冰huā在陽光下,折shè出七彩之芒,使得司馬信四周,立煎彌漫在了七彩之光里,與蘇銘蠻紋所化的烏山部落,在這一瞬間似虛幻的碰撞。

    沒有友鳴之聲,唯有咔咔之音繚繞,司馬信的蠻紋一出,其氣勢隨之而起,緊接著,在那咔咔之音下,天空中幻化出的蘇銘的烏山部落,立就與那烏山一樣,被一片冰層蔓延覆蓋,轉眼之下,整個烏山部落的屋舍草木,立庶就全部化作了冰雕。

    “即便是你展開了全部的蠻紋,但依舊“……”.很弱!”司馬信說著,其身后那巨大的冰huā在那七彩之光下,漸漸升空,那巨大的huā瓣就是七彩之光的中心,似要與天空的太陽爭輝,直奔蘇銘而去。

    那huā瓣,如同一張大口,似要去將蘇銘吞噬在內!

    蘇銘與司馬信之間的戰斗,說來緩慢,叮實際上卻是短短的片刻間發生二人盡管距離了數十丈遠,但這和蠻紋之間的戰斗,卻是極為兇險,稍有虛弱,就可直接重創。

    這si蠻紋之戰,屬于蠻族里唯有達到了開塵后,可施展的本命神通。

    眼看那司馬信的蠻紋所化冰huā,正急速而來,蘇銘神sè沒有什么變化,他平靜的站在那里,目中所望,已經不是司馬信,而是那被冰封的烏山與部落。

    “我的蠻紋,還不完整……“蘇銘緩緩開口,這是他與司馬信jiāo戰后第一次說出話語,隨著其話語的說出,滔天的煞氣

    5a5

    然在蘇銘的身體內爆發出來,他的右目剎那成為了一片血紅。txt電子書下載**

    那血紅的樣,正是血月!

    與此同時,在那天空的虛幻烏山與部落上,多出了一個云月那血月的出現帶著一股妖異,在其出現的瞬間,整個烏山與部落的悲哀氣息,驀然改變。

    那已經不是悲哀,而是一股驚人的煞,覆蓋了烏山的冰層,直接化作了血sè,還有那屋舍部落外的寒冰,也同樣直接被映照的一片血芒。

    如整個世界在這一竟,成為了血sè!

    血月烏山圖!

    轟鳴之聲,如平地驚雷般直接傳遍八方烏山外的冰層全部碎裂轟然爆卡,還有那部落屋舍外的寒冰也同樣驟裂,化作碎片倒卷開來。

    甚至那半空中直奔蘇銘來臨的巨大冰huā,此竟也在那血月的映照下,成為了血huā,還沒等臨近蘇銘,便立煎四分五裂,爆了開來。

    “這,是我如今,完整的蠻紋!”蘇銘向前邁出一步,右手抬起,向著前方狠狠地一按!

    這一按之下,烏山轟鳴,直奔司馬信而去,部落屋舍似有呢喃傳出,讓司馬信神sè變化,身頓時后退。

    但他還沒等退出多遠,卻見那血月之光灑落的范圍,

    1478

    讓司馬信憲無法退出:

    整個血月鳥山圖,此煎如同活了一般,似形成了一個封印的大陣,司馬信,就在這陣法之中,他,仿佛無法脫離出來。

    其神sè不但大變,雙目瞳孔更是收縮,臉上lu出震撼之意,蘇銘的蠻續,再次超出了他的想象,這與他記憶中的蘇銘,完全不同!

    他忽然有些明白了,為何車會失敗,因為在他感覺,此煎的蘇銘,單單的依靠蠻紋,就有了足以與開塵后期對抗之力。

    “他還有本命雷霆.“還有邯山鐘,還有那把鋒利的劍.”司馬信退后中,咬破舌尖,噴出一口鮮血,那鮮血在他身前立庶化作了血霧:

    “你的蠻紋復雜,我司馬信的蠻紋,也并非簡單!”司馬信開。間,他身前的那片血霧竟直奔他而來,直接染在了他的臉上,又詭異至今的飛快的融入進去。

    緊<!--中间广告位置-->接著,司馬信仰天一聲低吼,卻見在他臉上,身上,赫然再次出現了冰huā蠻紋,但這一次出現的,卻不是一朵冰huā,而是兩朵、蘭朵、四朵——————直系出現了八朵!

    這八朵冰huā,覆蓋了他的舍身,不過大小上比之前的第一朵,明顯要小上一些,但八朵冰huā一出,卻是讓司馬信退后的步伐立庶一頓:

    他不在退后,而是雙臂抬起,向著兩邊一揮。

    這一揮之下,在他的身體外,八朵冰huā憑空出現,環繞間,似形成了一股冰風漩渦:

    “寒蠻天,十古一造!”司馬信低語,雙臂并攏,向著蘇銘傾斟一指,立煎其身體外的那冰風漩渦,瞬間龐大,如要撕開這天地般,在蘇銘的蠻紋所化虛幻里,對抗碰觸到了一起。

    轟轟之聲回旋,那漩渦冰風越來越小,但同樣的,蘇銘的蠻紋所化烏山部落,在這漩渦冰風下,立煎灰飛煙滅般的消散,如一張畫幕,被生生的粉碎。

    當烏山部落全部消散后,烏山也隨之震動,最終崩潰,可唯獨那血月還在,與那縮小了大半的冰風進行了最后一次的碰撞。

    那縮小了很多的冰風漩渦,重新化作了八朵冰huā,彼此連接在一起,直奔血月,在那血光下,轟鳴在其,第一朵冰huā爆開,第二朵冰huā碎裂,第三朵冰huā崩潰,第四朵冰huā碎滅,可第五朵冰huā卻是沖了出去,碰到了血月。

    血月一顫,在那轟隆隆的聲響下,似有了不穩,與此同時,第六朵冰huā隨之而來,再次轟在了血月上。

    緊接著,第七朵、第八朵冰huā,全部與血月碰觸,轟鳴滔天,血月崩潰的同時,那冰huā也全部消失。

    “好強的蠻紋!!”司馬信再也說不出那太弱二宇,此庶的他呼吸急促,他的蠻紋已經大成,但在面對蘇銘的蠻紋上,卻是只能是達到平衡。

    “這一定是他蠻紋的極限了,這和蠻紋,絕不能再有變化!”司馬信目中有了殺機,實際上他對于蘇銘早就有殺機,但卻一直隱藏,畢竟此地是天寒宗,可此煎,在目睹了蘇銘蠻紋的威力后,他的這股殺機,已經無法在隱藏。

    此煎在二人蠻紋彼此對抗消散的剎那,司馬信身驀然一動。整個人化作一道長虹直奔蘇銘而去:

    他要殺蘇銘!

    可就在他身劃剛沖出的剎那,蘇銘那里,同樣是邁出了一步,竟以一和一樣驚人的速度,不但沒有后退,反倒是向著司馬信而去。

    二人之間的距離本就不遠,此刻在這急速的前行下,幾乎瞬間便臨近:

    剛一臨近,蘇銘的全身立煎有大量的弧形閃電游走,一拳轟出間,無數閃電凝聚到一起,雷聲轟鳴下,直事司馬信。

    司馬信同樣右手抬起,握拳之間他的手中頓時有了七彩之光,剎那碰觸,轟聲擴散間,二人均都是悶哼一聲,彼此倒卷。

    司馬信退出了三丈,蘇銘退出了五丈,在一頓的同時,又再次相互接近而來。

    這一次,司馬信雙手在身上連續點了數下,立庶在他的身體外,有一片七彩閃耀,那七彩下是一片寒冰,赫然在他的身上,出現了一贏寒冰鎧甲,這是他司馬信自己創造出來的七彩冰甲!

    同樣的,在蘇銘的身上,黑氣繚繞,身為開塵神將,他擁有屬于自己的戰甲,那黑氣彌漫之下,形成的戰甲,在出現的剎那,立竟讓四周在這不斷地觀望中已然震撼的眾人,傳出了強烈的驚呼。

    “開塵神將!!”

    “他竟是開塵神將!!”

    “難怪他能與司鳥師兄如此對抗,他是開塵神將,其修為更是不俗,蠻紋之復雜,駭人聽聞!”四周的嘩然之聲在

    3b0

    前ji烈的蠻紋jiāo戰下本被壓制,此竟一旦爆發出來,頓時成了嗡鳴。

    他們并不知曉蘇銘的神將身份,實際上此事與第四峰有莫大的關聯,那第四峰的左教不知什么原因,已經封鎖了有關蘇銘的任何事情,外人只是略有知曉,第九峰出現丫一個新弟,至于其身份,其修為等等之事,大都模糊:

    至于陳、許二人,他們回到了天寒宗后,就已然被下了封口令,不去談論有關蘇銘的任何事情工

    “他……就是讓司馬大哥憤怒之人么…………,七彩山上,那少nv的身影始終望著她心目中高大的司馬信,至于蘇銘這里,她的第一個印象并不好,再加上與司馬信為敵,尤其是此刻,她想到了在與司馬大哥下棋時的一幕幕,看向蘇銘的目光,更是不善。

    !分享!

    0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3/21894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