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二卷 風起天寒 第219章 第九峰 - 求魔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求魔 >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二卷 風起天寒 第219章 第九峰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二卷 風起天寒 第219章 第九峰

推薦閱讀:

    在看到這大漢的一刻,那本在平臺上奉命等候陳洛丙一行的三人,此刻神sè立刻有了變化,三人臉上帶著詫異,顯然沒有想到眼前這個讓人頭痛的家伙怎么會來到他們第四峰。//www.  //

    “虎……”師叔“…………三人苦笑中連忙向著大漢抱拳一拜。

    天寒宗等階森嚴,遇到長輩之人若不拜見,需受責罰,這三人盡管無奈,但此刻卻還是要拜見一番。

    陳洛丙神sè古怪,下意識的看了一眼不遠處的蘇銘,也向著那大漢抱拳拜見,至于其旁的許如月,也是如此。

    那大漢似頗為不耐,等著眼珠在眾人身上掃過后,落在了寒菲子身上。

    “呔,你這蠻妞是不是蘇銘?”說著,他拿起葫蘆,放在嘴邊喝下一大口,擦了擦嘴角,醉眼稀松的喝道。

    寒菲子臉sè一沉,冷冷的掃了這大漢一眼,沒有開口。

    “哎呀呀,你們這里到底誰是蘇銘,別逼你們虎爺爺發飆!”那大漢一聲怒吼,震的四周積雪顫動不已。

    “蘇某在這,閣下是誰。”蘇銘神sè平靜,在那平臺的邊緣轉過身,看向這大漢。

    “一邊去,老子找的是蘇銘,不是蘇某,你叫蘇某,可不是你虎爺爺要找的人。“那大漢撓了撓頭,打量了蘇銘幾眼,不滿的喝道。

    他此言一出,這平臺的等人立刻憋住了笑,若非是顧忌到這大漢的修為,怕是早就大笑起來。

    蘇銘也是一愣,他很少遇到這種渾人,此刻苦笑中點了點頭,再次開口:“我就是蘇銘。”

    “胡說,你之前不說你叫蘇某么,怎么一聽虎爺爺要找蘇銘,你就說你是蘇銘了?我告訴你,你家虎爺爺可聰明呢,休想騙我!

    我最恨別人騙我!”那大漢瞪著眼睛,邁著大步走向蘇銘,一臉兇神惡煞的樣子,與其雄壯的身軀配合在一起,一種逼人的氣勢轟然而來。

    在這股氣勢之下,平臺上的眾人相繼退后,就連蘇銘身旁的寒滄子,也是下意識的退出幾步,被這大漢的氣勢威壓。

    “你家虎爺爺最恨別人騙我了,天邪那個老東西騙過我幾次,后來他發誓說再也不騙我,這次讓我來找蘇銘,你們這里面如果沒有,他就又騙我了。“那大漢神sèlu出氣憤,大步走到蘇銘身前,瞪著蘇銘。

    “說,你們這里誰是蘇銘!”

    蘇銘皺起眉頭,他原本還在思索眼前這個大漢所為何來,竟能一口說出自己的名字,可當他看到了陳洛丙的古怪神sè后,內心已然有了〖答〗案。

    此刻聽到對方說出天邪二字,便不再多言,直接從懷里取出了天邪子給他的酒壺。

    這酒壺剛被蘇銘取出,那大漢立刻直勾勾的盯了過去,看了幾眼后,他長嘆一聲,看向蘇銘的目光已經不再是兇惡,而是lu出了同情。

    “原來你就是蘇銘,不早說,害我問了這么多遍,走吧,你虎爺爺帶你去老東西的洞府。”這大漢說著,再次嘆了口氣,向著虛空一晃,整個人離開了這平臺。

    蘇銘內心那種不妙的感覺越來越深,猶豫了一下后,他向著寒滄子、寒菲子以及陳、許等人一抱拳。

    “蘇某先行離去,若有機會,再與諸位相聚。”

    “蘇兄……恭喜,恭喜“……陳洛丙神sè古怪,連忙抱拳開口。

    “等我安頓下來,我會去找你。”寒菲子聲音依舊冰冷,望著蘇銘說道。

    “我在第三峰,蘇兄如有空暇,可去做客,嘗嘗小妹親自沏的茶。“寒滄子輕柔一笑。

    “你這蘇子,怎么還不走,讓你家虎爺爺等多久!”還沒等蘇銘回應,半空中那大漢不滿的吼聲傳來。

    蘇銘眉頭皺起,向著眾人點了點頭后,起身踏空,半空中,他一身青衫,長發隨風而動,看起來頗有一股飄逸之感。

    見蘇銘跟來,大漢展開全速,直奔前方呼嘯而去,蘇銘眼前所望,是一片白雪皚皚的天地,他深吸口氣,這里的寒冷讓他想起了那一年烏山的冬天,沉默中,他隨著前方的大漢,二人化作兩道長虹,從這第四峰飛出。

    一路無人阻擋,即便是有人看到他們,可一見那大漢,便會皺眉避開。

    “老東西難得外出一次,回來就給虎爺爺帶了個師弟,你說你家虎爺爺怎么這么倒霉,好好的喝著酒,偏偏還要來接你。

    不對,不是你虎爺爺倒霉,是你倒霉,你倒霉啊,你真倒要啊,你太倒霉了“……那大漢在前行中不時回頭看向蘇銘,嘀咕著。

    只不過他的嘀咕,在蘇銘看來如低吼,那聲音他在近距離下聽聞,也隱隱有<!--中间广告位置-->些震耳。

    “夠了!“蘇銘神sè一冷,寒聲開口。——

    “恩?你虎爺爺自言自語,你也敢管?”那大漢立刻瞪起眼睛,大吼起來。

    蘇銘有些頭痛,尤其是看到這大漢此刻吼聲中,神sè似還帶了一些委屈,想到對方畢竟是來迎接自己,且聽其話語,似也是天邪子的門徒,便暗嘆一聲。

    “這天邪子明明和我說,他只有我這么一個弟子……”蘇銘內心那種不妙的感覺,此刻更深了。

    “好了,我怎么稱呼你?”蘇銘苦笑開口。

    大漢似還在生氣,轉身不理蘇銘,在前飛行。

    過了片刻,當二人穿過了數座山峰后,那大漢眼看蘇銘竟不再說話,忍不住說了起來。

    “我可警告你,你別再和我說話,別問我的名字,你就算是問了,你虎爺爺也不告訴你,我生氣了!”

    “好的,我應該怎么稱呼你?”蘇銘點了點頭。

    “哼哼,外人都稱呼我為虎爺爺,不過咱們是同門師兄弟,我準許你叫我虎子爺爺好了。

    ”那大漢連忙開口,早就忘了剛剛說過的話語,臉上還帶著得意,似對自己的名字,非常滿意。

    “恩,虎子,天邪子師尊何時回來的。”蘇銘神sè如常,點頭問道。

    “你沒看到他?老東西也是剛回來,哼,虎爺爺正在喝酒,他就把我拎起來讓我去接你。”大漢說到這里,神sè有了憤憤。

    “哦?到真沒有看到他老人家。”蘇銘目中微不可查的一閃。

    “老東西是高人,高人你知道不,高人就要有高人的姿態,故弄玄虛這些事,他最擅長了。”大漢似想起了什么,拿起酒壺喝下一大口,神sè有了郁悶。

    蘇銘右手握緊了拳頭,眼中有了寒光,但神sè卻如常,點了點頭。

    “他曾和我說過,只有我這一個弟子……”

    還沒等蘇銘說完,那大漢神sè立刻有了憤怒,回頭向著蘇銘吼了起來。

    “他當年也是這么和我說的!可我被他帶回來后才發現,我上面還有一個師兄,師兄上面也還有一個師兄……”

    蘇銘臉上lu出微笑,只不過那笑容有些勉強,更蘊含了冰冷。

    “他還和我說……”

    這一次依舊是蘇銘還沒等說完,那大漢就立刻開口。

    “我知道,他一定是和你說,他有那么老多蠻器,你可以隨意去選擇。”

    蘇銘右手拳頭握的更緊。

    “他說不定還和你說,他那里有整今天寒宗的所有功法神通,你拜他為師,就可以去學習參悟。”

    蘇銘臉上的笑容,更寒了。

    “他一定最后還告訴你,你若拜他為師,以后就會知道,這天寒宗又算得了什么。他奶奶的,這些都是那老東西當年和我說的,一mo一樣啊,師弟,你倒霉,你非常倒霉,你太倒霉了……

    我告訴你,不僅僅是你我這樣,我上面的師兄當年也是這么和我說的,他的遭遇與我們一樣,還有師兄上面的師兄,據說也是這樣……”

    在那大漢同病相憐般的話語中,蘇銘與他漸漸穿過幾座高聳的主峰,來到了這天寒宗大地之寒內的,第九主峰。

    九大主峰,無數昏峰,便組成了天寒宗的浩dàng的大地之寒,與天門對應,氣勢磅礴。

    這九個主峰,是天寒宗極為重要的組成部分,每一個主峰都是龐大無比,一眼看去冰山崢嶸,透出一股滄桑的氣勢。

    此刻,展現在蘇銘面前的,便是這第九主峰。

    “到了,就是這里。”那大漢在蘇銘身邊,指著第九主峰,嘆了口氣。

    蘇銘一愣,這一路走來,他已然對那天邪子的話語失望,可如今看到這第九主峰后,難免有了詫異。

    “這里……有多少人居住?”蘇銘猶豫了一下,看向大漢。

    “不多,算上老東西在內,再加上你的話,只有五人。這也是那老東西唯一沒有欺騙我們的,他的確是住在天寒宗,也的確是有一座屬于其自己的山峰,就是這第九峰。”

    蘇銘深吸口氣,總算是內心在之前的被騙下,有了一些安慰。

    “大師兄常年閉關,只有每次的萬古一造之日,他才會出關,每次出關都動靜很大,你就算是喝最多酒,都會被他吵醒,那一聲聲我終于出關了,你聽吧,會把你給折騰死。

    你可以把他看成是一個鳥龜,平日里睡覺,醒來也就是打個哈氣,然后繼續睡。“大漢嘀咕著。

    蘇銘聽著,半晌說不出話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3/21890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