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二卷 風起天寒 第182章 失敗 - 求魔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求魔 >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二卷 風起天寒 第182章 失敗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二卷 風起天寒 第182章 失敗

推薦閱讀:

    “失敗了!!”

    “在第七段失敗,就等于是死亡,他,斷無活命之術!”

    “這第七段,第七段,此段竟如此兇險,我甚至都不知道他為什么會如此,如果按照他在第六段的表現,不能這樣啊。”

    議論之聲轟然而起,幾乎所有人都站起了起身,南天等人更是深吸口氣,lu出無法置信。

    “第七段鐵鏈盡管艱難,但……他可能能與司馬大人搶古鐘之人,就這么……失敗了?”

    “我知曉這第七段的奇異,但卻不知道詳細,此人到底在這第七段上經歷了什么…………”

    議論不斷,嘩然四起,在眾人的目光下,蘇銘那落空的一腳,沒有踏在鐵鏈山,而是落在了一旁,其身體有了傾倒,一頭摘下!!

    這一幕,掀起了更強烈的震動與驚呼,南天四人幾乎沒有半點思索,齊齊飛起,在半空猛的看去。

    邯山城第二層屋檐下,寒菲子隱藏在面紗的下的面孔有了蒼白,她沒有動,而是站在那里,怔怔的看著遠處。

    “不管他是否就是墨蘇,在第七段失敗,此地無人能救……”寒菲子低下頭,閉上了眼。

    與此同時,顏池峰上,那老嫗雙目猛的睜大,其身旁的顏鸞更是一愣之后,神sè難以置信,這一幕太突然了,讓他們根本就沒有絲毫預料。

    “這……這…………”顏鸞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完全的怔住。

    “可惜了……咦?”那老嫗輕嘆,轉身正打算離開這里,一白天的關注,讓她的疲憊很深,但就在她要離去的剎那,她的余光在那邯山城掃過,突然一頓。

    其目光掃過之地,正是邯山鐘所在,此鐘,沒有絲毫變化,依舊平靜的存在于那里。

    在蘇銘一腳落空,身子從這第七段鐵鏈落下的瞬間,除了顏池峰外,安東峰上也同樣起了驚天之變。

    安東蠻公第一次猛的站其身子,快走幾步來到山峰邊緣看去,他深吸口氣,目光閃閃,其內隱藏了震驚。

    “以他的修為,就算走不過這第七鏈,也不可能就這么失敗……這……這……他可是與司馬信極為相似之人,就這么死了?”

    方申面sè蒼白,從他認出這闖邯山鏈者就是墨蘇的那一刻,他的心就一直緊張,他緊張的不是蘇銘的生死,而是其子的傷勢。

    此刻看到蘇銘從鐵鏈上踏空摔落,方申身子一晃,退后幾步,他知道,墨蘇死定了,從第七段鐵鏈上掉下,無人能活。

    寒滄子咬著下chun,目中有了mi茫,但這mi茫幾乎剛剛出現,就立刻化作了堅定。

    “他不會死!”

    此時此刻,在普羌峰上,因蘇銘摔落這驚人的一幕,就連那如肉山般的男子也都站起了身,包括普羌蠻公在內,都下意識的上前幾步,來到此山邊緣,向下猛的看去。

    他們能依稀看到蘇銘的身體正急速摔落,很快就被黑暗吞噬,消散不見。

    “哼,我之前便說,此人必死無疑!”

    “第七段鐵鏈,豈能是這么好闖的,他這是自尋死路!”

    “倒是可惜了,此人能鳴動二十多聲古鐘,卻還是死在了第七段鐵鏈上,且無人能救。”

    普羌蠻公雙目瞇起,lu出寒光,不再去看那深淵,而是抬頭,yin沉的開口:“派人下去,一會把此人尸首抬上來。”

    其身后立刻有人恭敬稱是,快速下了臺階去安排此事。

    那如肉山般的男子,臉上lu出不可思議之意,他望著那深淵,又看了看第七段鐵鏈,目中有了敬畏。

    “邯山鏈…………”

    邯山城的眾人,還無法從這突然的一幕里反應過來,在那嗡鳴的議論與嘩然中,目光大都還不斷地看向那月sè里的第七段鐵鏈。

    “邯山鏈,從第七段往后,極為兇險……唉,如此天驕之輩都失敗,我等如何去闖!”

    “只有走到第九段,才可有進入天寒宗的資格罷了,也僅僅是資格……除非是三部之人,可以如當年的寒滄子那樣,不須闖過第九段。”

    時間慢慢流逝,邯山城的人們,也漸漸接受了這個事實,有惋惜者,有嘲諷者,有快意者,也有感慨者。

    但無論如何,這一切結束了,鳴動了二十多聲古鐘,也從此會成為了一個過去,邯山鏈,再次多了一個失敗者,多了一縷冤hun。

    “唉,走吧……”。

    “結束了,還是回居所打坐,提高自己的血線吧,這邯山鏈,不是我等可以闖的…………”

    “可惜,<!--中间广告位置-->連此人叫什么名字都不知曉,甚至他的樣子都沒有看到,希望普羌可以找到他的尸體。

    眾人議論中,慢慢從這一白天的關注下,漸漸有了松動,向著各自的居所帶著感慨散去。

    天空上的柯九思四人,相互沉默,除了玄輪內心在快意的冷笑外,其余三人都有復雜的心緒,看著那邯山鏈,向著快要到來的天寒宗收取弟子的日期,有了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如他們這樣的開塵強者,若是甘心修為停滯,那么回到各自的部落,安享天年是最好的選擇,但,他們已經到了開塵,卻是有些不甘心。

    “南某先回去了……”南天暗嘆,向著身旁三人一抱拳,化作一道長虹飛向了第二層,柯九思與冷印,也是沉默中相互抱拳,離去了。

    唯有玄輪還站子半空,嘴角lu出了微笑。

    “自不量力之人,也配去闖邯山鏈,如今死亡,也是你墨蘇自找的!”玄輪冷笑中,身子一晃,并未回到其居所,而是向著普羌峰飛去,他想要看看,這個墨蘇若有尸體被抬上來,相貌是否還在,他的心里隱隱有個猜測,要去證實一下。

    邯山城第二層的屋檐下,寒菲子睫毛一顫,睜開眼,沉默的向前走出一步,腳下有白云浮現,托著其身子,向著顏池峰飛去。

    她對這死亡的失敗者的樣子,沒有好奇,對于其身份也是如此,因為,他死了。對她來說,此人是墨蘇也好,不是墨蘇也罷,如今都不重要了。

    “若他是墨蘇,我需另找一個同伴了……可惜……”寒菲子輕嘆,身子在白云上,飛遠。

    但就在這時,就在這安東峰沉默,普羌峰上一片幸災樂禍,甚至已經有人去尋找蘇銘尸體之時,突然,在邯山城內散去的人群里,有一個老者,他身邊跟著一個少年,這少年楞楞的,帶著疑huo與不解,看了一眼與普羌峰連接的那條邯山鏈下,第六根、第七根、第八根、第九根一直還聳立在那里的柱子后,在老者耳邊低聲說了一些話語。

    老者一怔,猛的抬頭看向那邯山鏈。

    “諸位……”老者越看其雙目就越明亮起來,但還是有猶豫,遲疑了一下后,向著身邊人低聲開口。

    可此刻卻無人理會他的話語,天空雷霆轟鳴,閃電劃過,雨水,更大了。

    白天的雨,盡管再大,也有人站在外面去看邯山鏈,可如今,這雨只是稍微大了一些,便有人快走幾步,要回到居所。

    “諸位……那……那支撐鐵鏈的柱子,還在啊!!”老者大聲開口,其話語傳開不遠,聽到的人,也大都先沒有理會,但很快就身子一震,猛的回頭看去。

    那與普羌峰連接的邯山鏈下,石柱……依舊矗立!

    “咦!!”

    “這些石柱竟還在!但凡是闖邯山鏈者失敗后,這石柱都會在第一時間降下,這不是三部可以控制的事情,這是邯山鏈的神秘之處!”

    “這……這怎么還在!!莫非……莫非……”

    發現這一點的,并非只有老者與那少年,邯山城內的一些其他地方,漸漸也有人看到了這一幕,很快,一片片議論與嘩然之聲散開,片刻后,所有聽到這聲音的人們,幾乎全部停止了腳步,齊齊看去。

    “沒錯,這石柱沒有落下!”

    “莫非……”

    “莫非他沒死!!”

    一聲聲驚呼猛的回dàng,最終似融合在了一起,如掀起了風暴,在這邯山城內回旋,使得那些本已經回到了居所的人們,也在聽聞后一愣,立刻走出,聽著四周的驚呼,看著那聳立的邯山柱,他們的神sèlu出難以置信!

    “莫非他真的沒死!”南天在半空中身子驟然停下,猛的轉頭,lu出震驚。

    不但是他,冷印、柯九思,也同樣在半空中停頓,齊齊看去。

    還有玄輪,他冷笑中要去往普羌峰,但此刻聽到了那邯山城內的一聲聲驚呼,其身一顫,立刻轉身看去。

    “這絕不可能!”

    這一刻,沸騰的不僅僅是邯山城,普羌峰上的蠻公與那若肉山的男子,還有他們身后的所有人,全部都神sè猛的大變!

    他們也發現了這一點!

    寒菲子在白云上,其腳下之云瞬息停頓,她轉過頭,凝望邯山鏈下的深淵!

    “他……還活著?”

    “他竟還活著,且闖邯山鏈之事,還沒有結束?”安東峰上,安東蠻公倒吸口氣,蒼老的容顏,罕見的lu出難以置信之意。

    寒滄子站在不遠處,她蒼白的容顏,此刻有了一絲血sè。!。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3/21883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