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二卷 風起天寒 第144章 給方某一看 - 求魔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求魔 >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二卷 風起天寒 第144章 給方某一看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二卷 風起天寒 第144章 給方某一看

推薦閱讀:

    中年漢子話語犀利,在這寂靜的山頂回蕩,他旁邊的那矮小的開塵漢子,神色如常,可嘴角卻露出一絲微笑。中文網

    其他人仿若沒有聽聞,一個個均都沉默,至于最上責的藍袍老者,依舊閉著眼,仿佛對這一切毫不在意。

    還有那被環繞在內的二人,他二人的確如蘇銘猜側,并非安東部族人,而是作為此番第三批進入邯山密道的客家。

    這二人一個是紅發老者,另一個則是三十許歲的青年,神色平靜,閉目對此事看都不看一眼。

    “魁首,你想要他具備什么資格?我方申的話,就是資格!“安東部族長緩緩開口。

    “族長作保,我相信他對安東部沒有惡意,但進入邯山密道人數有限,這一次說好的三人里,因他的出現,把周岳取消,他若能證明比周岳更強,我便同意此事。“中年漢子始終不去注視蘇銘,而是盯著方申,陰沉開口。

    甚至他不等方申說話,便傳出了一聲低喝。

    “周岳,你若能戰勝此人,誰也不能阻你進入密道。”

    這中年漢子話語剛落,一聲長笑從此山頂平臺另一端的臺階上傳來,緊接著,霧氣翻滾中,從遠處這臺階盡頭,走上了一個足有一丈多高的大漢,這大漢上身沒有衣衫,露出強壯的身軀,面容丑陋,獰笑中一步步走來。

    隨著他的臨近,一股磅礴的氣血之感轟然而起,卷動四周的霧氣大量的散開,他的出現,讓安東族長眉頭一皺。

    甚至就連那被環繞在內盤膝的兩個客家,也是睜開眼,凝重的看向走來的這大漢。

    這大漢腳步落在地面,發出砰砰之聲,走來后站在了那嘴角帶著微笑的矮小開塵漢子身旁,向著正上方的藍袍老者抱拳一拜,聲音如洪。

    “周岳拜見蠻公,拜見戰首,拜見了首。”大漢話語間,同樣向著身旁那矮小的開塵漢子與那紅袍中年男子一拜。

    藍袍老者始終閉目,不予理會。

    可這大漢周岳卻絲毫不敢介意,他深知對方身份,若是這安東蠻公真的睜開眼對他點頭的話,這大漢定然受寵若驚。

    “周岳,就是此人頂替了你的名額,你去與他一戰吧。”安東隙首,紅袍中年男子陰聲開口,一指蘇銘。

    “了首大人,周某出手恐沒分寸,若失手殺了他……””周岳雙眼猛地兇光一閃,盯著蘇銘,獰笑中如看死尸。

    “無妨,想來族長大人也不會介意此事,畢竟雙方交手,若不見尸,看不出虛實。/o/m更新超快)“說話的,不是那紅袍中年男子,而是那矮小的開塵戰首。

    “墨蘇,你曾對我說你學的是殺人之蠻,今日,給方某看一看!”安東族長神色陰沉下來,有關蘇銘之事,本已經在昨日說好,但今天在臨近展開儀式前,他的對手卻突然反擊。

    蘇銘沉默,沒有開口,在他前方,周岳邁著大步而來,地面砰砰,這周岳身子極為高大,遠超常人,此刻來臨,真如小山壓下,尤其是其相貌丑陋猙獰,全身血線瞬間膨脹,化作了強大的威壓,在那紅芒閃爍間,竟讓這山頂的霧氣都為之染紅。

    與他比較,蘇銘的身休本就瘦弱,盡管穿著黑袍作了掩飾,可在高度上,與這大漢也相差太多,二人在一起,會給人明顯不對等的感覺。

    “敢搶你周爺爺的名額,給我死!”周岳一聲低吼,腳步猛的向外大步一踏,整個人驀然躍起,其右手握拳,體堊內傳出啪啪之聲,如骨頭在碰觸,爆發出了驚人的力量,向著蘇銘急速接近,獰笑中一拳轟來。

    這一拳,他已經準備了一夜,務必要讓對方在這一拳下,沒有絲毫反擊之力,身休爆開,血肉橫飛,他享受這種對方在自己拳頭下爆開的感覺,在他以往的經歷中,有很多人都死在他的大力之下,眼前這個瘦小的家伙,在他想來,也不會例外。

    甚至為了防止意外,周岳出手就是全部力量,在他的身后,赫然出現了一個莫大的虛影,這虛影是一只黑色的猿猴,正無聲咆哮,與他一起轟向蘇銘。

    “周岳竟又變強了不少!”被眾人環繞在內的那兩個客家中的青年,此刻目光一閃,神色很是凝重。

    他旁邊那老者,也同樣嚴肅起來,望著周岳獰笑沖去的身影,露出深思。

    安東隙首,這百度求魔吧快速更新,耳根書迷官方yy:3943紅袍中年男子,冷冷看去,他沒有認為周岳有將這墨蘇一拳轟殺的能力,但想來在這墨蘇退避之時,應也會很是狼狽,讓此人知曉,安東部,除了蠻公外,并不是族長能說的算。

    其旁的安東開塵戰首,這矮小的漢子,一直嘴角帶著微笑,他的判斷與紅袍男子有些不同,他沒有想阻止方申的念頭,甚至在他看來,這叫做墨蘇的神秘人,讓他有些看不透,他想要借這個機會,看看蘇銘的實力。

    眾人心思不同,就連那些始終沉默的其他人,也都看了過去。

    但就在周岳急速臨近蘇銘的一剎那,卻是驚變突生!

    蘇銘不但沒有避開,而是堂堂正正<!--中间广告位置-->的,向前邁出一步,主動拉近了與周岳的距離,在周岳狂笑殺機一拳轟來的剎那,在他正準備享受對方血肉爆開的瞬間,蘇銘右手抬起,一拳與周岳的拳頭,碰到了一起。刊慨

    轟的一聲巨響,這一幕,是周岳身在半空降臨,蘇銘一身黑袍,帶養黑色面具站在大地,其身衣袍舞動,右手握拳,與周岳的拳頭碰觸。

    咔咔之聲驟然而起,周岳看到了血肉,但這血肉卻是從他身上散出,他的右手直接爆開,化作了他凄厲的慘叫,他的猙獰成為了茫然,他的獰笑成為了驚恐,他的神色被駭然取代,他清晰的感受到從蘇銘的拳頭內,傳來一股凌厲的氣息,這股氣息勢如破竹一樣,沖入自己的右手,將其整個右臂全部爆開后,沖入到他的身體堊內。

    轟然擴散的剎那,他的雙腿失去了知覺,他的左臂與全身,都在這一刻,似不存在了,他眼前一片紅,那紅色的里,他看到了蘇銘收回了右手,掃了下其身的黑袍。

    這是他看到的最后一幕,再之后,他的世界,從此凝固。

    被眾人環繞在內的那兩個客家,呼吸瞬間急促,睜大了眼,在他們二人看去,方才那一幕發生的太快,剎那間,周岳其龐大的身軀,竟在墨蘇面前消散,寸寸瓦解,一個活人,生生的沒了。

    這恐怖的一幕,讓他二人難以置信,看向蘇銘的目光,立刻存在了敬畏。

    “沒有閃躲,而是同樣一拳回應,能將周岳身軀擊碎瓦解,這……”

    “他甚至都沒有動用太多氣血之力,腳步更沒有半點變化,顯然擊殺周岳,對他來說微不足道!”

    強者,無論在什么地方,都會受到尊重,此刻的蘇銘,用他的行動,獲得了這份尊敬。

    安東族長目光一閃,臉上慢慢露出了微笑,但同樣暗自驚訝,他知道周岳具備了山岳遺部的血脈,力大無窮,血線雖說只是達到了七百多條,但配合其天生大力,就算血線比他多了一些之人,想要戰勝他,也并非簡單。

    最重要的是,蘇銘,只用了一拳!

    安東了首雙目瞳孔收縮,有種當著眾人被生生打了一巴掌的感覺,他怎么也沒想到,周岳竟連對方一拳都無法接下。

    甚至他自問就算是自己,在周岳那一拳下,盡管可以對抗,但最多就是將對方擊退,做不到……滅殺!

    他旁邊的開塵戰首,其嘴角的微笑此刻凝固,雙目收縮,露出凝重,他修為開塵,看出了一些旁人忽略的細節。

    “入微……還有一股蠻器之力……此人……”戰首目光閃動,打消了試探的念頭。

    蘇銘掃了下衣衫,目光透著面具,冷漠的看向穿著紅袍的安東了首,這紅袍男子與蘇銘目光接觸,立刻心中有了寒意,幾乎就是這寒意剛起的一剎,蘇銘身子向前驀然一步邁去。

    其速之快,在這之間不到十丈的距離下,幾乎是眨眼中,就在這紅袍男子目光里,消失了。

    他一愣之下暗道不妙,猛的起身,但身子剛一站起,就立刻一頓,雙目瞳孔收縮,呆呆的望著不知何時出現在了自己身前,右手食指點在自己眉心的蘇銘。

    他能看到的,是蘇銘臉上的面具,如今的他,再沒有覺得這面具有可笑之感,而是心神震動,滿臉駭然。

    震驚的不僅是他,其旁那開塵戰首同樣大吃一驚,雙目露出精光,體堊內氣血立刻運轉。

    “墨蘇,你要干什么!“就連安東族長也是一愣之下,猛的站起,他,也沒有看到蘇銘的身影是如何來到了首身前。

    其余之人,紛紛震動,一個個目光剎那凝聚在了蘇銘身上。

    蘇銘的右手食指,點在面色蒼白的安東雌首眉心,目光冷漠,看著眼前之人。

    “現在,我有資格了么?”

    “你……”你……”安東順首,這個紅袍男子,此刻心神顫動,他很少感受到如此強烈的死亡危機,蘇銘的手指上散出的威壓,讓他似要身心崩潰,給他一種如面對蠻公的錯覺。

    還有蘇銘目中的冷,更是讓他毫不懷疑,那一觸即發的殺機。

    “你有資格!“一個蒼老的聲音緩緩傳來,安東蠻公,這白發老者此番第一次睜開了雙眼,看向蘇銘。

    昨天喝大了……只記得自己想著凌晨要發單張要票,其他的有些模糊了,上午起來看到自己發的單張,當時一個汗啊……

    昨天喝了一斤多白酒,喝了四五瓶啤酒,好久好久沒喝這么多了,有個好兄弟從杭州回來,一起喝著酒,說著當年,感覺很好。

    因為太晚了,飯店里就刺下我們那一桌,我們喝著,笑著,哭著,五個刃多歲的老爺們,一起喊著,讓旁邊的服務員小妹妹,看的直皺眉頭,應該心里在嘀咕我們是精神病。

    這個從杭州回來的好兄弟,大伙應該不陌生,他就是仙逆里周佚的原形,那個癡情的,抱著青霜尸體守護數千年的男人。

    昨天晚上,還說起了他的故事,他哭的淚,融化在了酒杯里,咽了下去。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3/21875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