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求魔 > 第一卷人生若只如初見 第一百章 當面取頭!

第一卷人生若只如初見 第一百章 當面取頭!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e12

    紅芒從其身旁一閃而過,消失無影。

    黑山族長身子顫抖,他旁邊那僅刺的一個族人,同樣顫抖著,他們相互看了眼,都看出了彼此的恐懼,他們還是沒有看到對方到底是人是獸,但那方才所看紅芒后漂浮的無數絲線,卻好是給人一種好似頭發的錯覺。

    “誰!!你是誰,出來!!”那劑下的黑山族人立刻嘶吼起來。

    在這黑山族人嘶吼中,那黑山族長面sè蒼白,右手驀然抬起,在其xiong口一按,頓時他全身血光驀然爆發,卻是他在受傷的情況下,不顧傷勢換來了短暫的氣血磅礴,以此并非去戰,而是展開全速,向著那叢林疾馳,剎那間就消失在了叢林的黑暗里。

    那劑余下來的黑山族人,在咆哮中正要回頭逃遁,但就在這時,他的身休猛的一顫,卻見一道紅芒突然出現,環繞其身一圈后,化作了蘇銘的身影,站在此人的身后。

    這黑山族人嘴角溢出鮮血,他的全身劇痛,有一狠狠月光絲線將其捆綁,深深的刺入肉中,勒緊之下他感受到了死亡,此刻的他,能隱隱聽到身后傳來的呼吸,掙扎著想要回頭去看一看,那讓他恐怖的神秘,到底是誰。

    但他卻無法回頭,其身顫抖間,四分五裂。

    蘇銘氣喘吁吁,他從部落遷移開始,就一直在戰,體龘內之前存在的隱患,被他一再的壓制,若非是月夜下在那月光里,他的身體可以緩緩的恢復,早就已經不支倒下。

    今夜,是滿月,那月光中的神秘力量達到了巔峰,讓蘇銘的血液好似燃燒沸騰,可以讓他堅持的更久,可以讓他把一切隱患生生壓下,可以讓他,去完成他的殺機。

    他的手中提著三個頭顱,望著遠處的叢林,平靜的一步步走去。

    “只刺下了你一個人,黑山部的族長,你的身份如此高貴,我會讓你死的很璀璨,不過,前提是你要快點跑,快點找到你的援軍。”蘇銘tiǎn了添嘴chun,向前疾馳一閃,化作紅sè的虹與那被拉出的無數月光絲線,直奔前方。

    黑山部的族長,這個四旬左右的大漢,其地位尊高,整個部落里,除了蠻公與畢肅外,就要屬他,他本應該帶著大量的族人,猙獰的收害烏山部的生命,當著那些烏山俘虜的男丁的面,去享受烏山部的女人,在她們的哭泣與掙扎中,喝著酒,狂笑著蹂躪,隨后以撕下那一個個憤怒至極的烏山男丁的頭顱,來讓自己達到一種瘋狂的快感。

    這是他的渴望,是他在蠻公令下,發動了入侵烏山部時的愿望,甚至他還把這樣的愿望告訴了所有出戰的族人,在那些族人興奮的怪叫中,這場戰爭,被展開了。

    但此刻,他卻是狼狽不已,身休受傷,滿身鮮血,更沒有了斗志,他先是被烏山的反抗震撼,又被南松所傷,而后在那逃遁中反應過來,正打算療傷后追出,可卻又遇到了那如噩夢般的神秘。

    那死在他面前的族人,其頭顱與身軀的分離,讓他感覺到了深深的恐懼,他看不到對方,只能看到那紅sè長虹。

    他疲憊不堪,他沒有勇氣去回頭奮死一戰,他更沒有勇氣去

    802

    血線自爆,因為,他不是普通蠻士,他是黑山族長。因為,他知道黑山的援軍正在路上,甚至很有可能距離自己已經不遠,只要自己速度再快些,就可與他們會合。

    此刻他口中不斷地溢出鮮血,身體的疲憊之感加倍的涌現,那方才的爆發,如今隨著其身體的血光黯淡,也到了極限,踉蹌的疾馳中,他不敢停下,但速度,卻是不受控制的慢了一些。

    就在這時,在他速度剛剛慢下的剎那,他的身后那讓他恐懼到了極致的怪叫之聲,再次傳來,這怪叫與他們黑山部去追殺烏山族人的聲音很相似,但卻更為凄厲。

    聽到這黑山族長的耳中,似要崩潰心神,與此同時,一股呼嘯之聲驀然而臨,直奔這黑山族長身后,他咬牙之下猛的轉身,嘶吼中一拳轟出,但在轟出的瞬間,他的目中出現的,是一個被高速拋來的頭顱。

    一拳轟在了那頭顱上,這黑山族長的目中所看,除了那爆開的血肉外,還有遠處一閃而來的紅sè長虹,那長虹后面,拉著無數的絲線,詭異莫測。

    一聲慘叫,鮮血噴出間,那黑山族長的整條右劈,與身軀分離,在那紅芒閃爍間,在這黑山族長面前,他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右臂支離破碎。

    恐懼徹底籠罩了黑山族長,他咬破舌尖,鮮血順著嘴角流出中,其身后赫然出現了一只模糊地巨大血熊之影,一把抓著其身,向著遠處的叢林狠狠地拋去,借著這股力量,這黑山族長不顧一切的逃遁。

    那血熊在拋出了黑山族長后,立刻全身被月光之絲籠罩,幾圈之后,這血熊崩潰,消失在了大地上,蘇銘的身影顯lu出來,其面sè蒼白,但雙眼依舊平靜,只不過嘴角,卻是有殘忍的笑。

    “算算時間,應該差不多了。”蘇銘深吸口氣

    b3c

    ,月光在他的身上,從其滿身的傷口處融入,在滋潤著其身體,維持著他接下來要做的很多事情所需的休力求魔吧手打,耳根書mi官方yy:3943]

    看著那黑山族長逃遁的地方,蘇銘身在向前一晃而去,再次追擊。

    其速之快,超過了那烏山族長,但蘇銘卻是不疾不徐,目中閃動奇異的光芒,他知道部落的危機還并非完全消散,從這黑山部族長的舉動中,他不難猜測,黑山還有援軍。

    所以,他沒有急于殺這黑山族長,而是在其后,緊緊的跟隨著,部落之間彼此居住時間長了,會產生一種血脈的相連之感,可以彼此隱隱似感覺到對方的存在,這一點,蘇銘知曉,他不知道這黑山的援軍在哪里,但這黑山的族長,一定知曉。

    通過將其追殺,就可找出這批援軍,將其全部滅殺后,方可讓族人的遷移,徹底安全。

    且還有一點,就是這黑山族長死亡的時機,也需巧妙一些,若能讓他死在那些援軍的面前,對這些人斗志將會產生摧毀xing的傷害,方便疲憊的蘇銘殺戮。

    時間流逝,兩炷香的時間過后,那黑山族長發狂的奔跑,其右臂已經失去,但此刻他卻無法去在意,奔跑中,<!--中间广告位置-->他的目中lu出對生命的渴望,他不想死,他能隱隱從血脈上感受到,部落的援軍巳經不遠了,就在前面。

    甚至他模糊間可以聞到那部落族人的氣息其目中對生命的渴望更濃,他這四十多年,從未如此狼狽過,從未如此恐懼,甚至他如今的感受比之面對南松時更重。

    因為南松他能看到,可身后那神秘的追殺者,他卻是至始至終都沒有看到其樣子,唯一看到的,就是那如血的紅芒,還有那無數拉長的絲線。

    可就在這個時候,那讓他發狂的凄厲怪叫,再次于身后回旋,這聲音仿佛死亡的喪鐘,每一次出現,都給這黑山族長帶來無法抵抗的痛苦與恐懼。

    甚至于他此刻乍一聽到此聲,便立刻噴出鮮血,體龘內的傷勢與疲憊,似無法承受,如帶著箭傷的鳥兒,在聽到了弓鳴后,會害怕的墜落在地一樣。

    “你是誰!你到底是誰!!”黑山部族長的大聲的嘶吼,其面sè慘白中,再次看到了那他恐懼的根源,那一道疾馳而來的血sè長虹與那無數的絲線,在他身體外一繞之下,這黑山族長的左臂,驟然與身軀分開,轟然崩潰成了血肉。

    慘叫中,這黑山族長絕望,但他的絕望,卻是在浮現的同時,化作了強烈的對生存的渴望,因為他的

    1577

    邊,再次聽到了一聲聲怪叫,只不過這怪叫,沒有讓他恐懼,而是狂喜。

    那是屬于他們黑山部族人的聲音!

    他大聲的嘶喊起來,身子急急的先后退去,展開了其生命的全部力量,向著那傳來族人聲音的地方,瘋了一般的跑去,他的意識已經模糊,此刻腦海中唯一存在的念頭,就是與族人會合。

    很快的,在前方一片枯木不多的積雪空曠大地上,他看到了那于叢林里,疾馳而出的五個身影,這些身影,他是那么的熟悉求魔吧手打,耳根書mi官方yy:3943]

    在他看到這些族人的同時,這些趕來的黑山援軍,也同樣看到了他們部落里,一向高高在上地位尊高的族長!

    只是,此刻的族長在他們看去,卻是從未見過如此狼狽,那目中的恐懼,那滿身的鮮血,那失去了雙臂的身軀,讓這些黑山援軍,一個個神sè立刻大變,更是如臨大敵般,自然而然的也出現了恐懼,他們無法相信,族長帶著那么多人追擊,此刻竟只刺下自己,且那恐懼的樣子,仿佛遇到了什么極為可怕的事情。

    “救我!!”黑山族長,在看到了族人后,從那絕望里浮現出了強烈的驚喜,但這驚喜,在那些族人正要趕來的剎那,卻是有一道紅sè的長虹,從那黑山族長身后驀然而來,其速之快,轉眼就臨近,在那些趕來的族人眼睜睜中,在那黑山族長的凄厲慘叫與不甘心中,紅芒環繞黑山族長一掃。

    這黑山族長的身休,驀然間,從腰部生生的被折斷,在那疾馳的奔跑中,鮮血四濺,身休倒下,其雙tui還在抽動,但上半身的雙眼,卻是存在了驚喜,絕望,死寂融合在一起后,形成的讓人望之便心寒的可怕。

    那幾個黑山的援軍,此刻一個個心神震撼,神sè帶著驚慌,均都面sè蒼白,族長死在他們的面前,這種他們一輩子沒有經歷過的事情,讓他們此刻的心,顫抖起來,恐懼彌漫了全身。

    他們看到那殺了族長之后的紅芒一閃間,化作了一個瘦弱的身影,這身影棄著一把大弓,手里拿著一把長矛,身后月光化作絲線,如披風在后,飄動間,竟擴散了十多丈的范圍。

    氣勢驚人!

    這是一個少年,最起碼看起來是一個少年,其神sè平靜,那瘦弱的身軀,在那平靜的目光下,卻是仿佛隱藏了yu吞噬眾生的可怕,讓那些黑山族人,在族長死亡的震撼中,把一切的恐怖,都凝聚在了他的身上。

    連族長都死在此人手里,那些黑山部的族人,全部心神彌漫了驚恐。

    在他們惶恐的目中,他們看到那少年,望都不望在那黑山族長尸體十多丈外止步的他們,而是在那黑山族長的尸體旁,用手中的長矛,如害著獸尸一樣,將族長的頭顱害下,提在了手中時,此時,他才抬起頭,看了一眼不遠處這五個黑山族人。

    他的雙目里,有血月之影,妖異的同時,卻是蘊含了讓人顫抖的平靜與可怕。在他看向這些黑山族人的剎那,這些族人一個個下意識的全部后退了數步,他們腦海轟鳴,那目光,讓他們的恐懼,達到了更深的程度。

    族長都恐懼之人,且死在了面前,他們,能不怕么,尤其是此刻的蘇銘,其身后那漂浮了十多丈的月光絲線,泛著冷冽的寒光。

    但他們五人中,此刻卻是有一個四旬左右的漢子,他身子顫抖中雙眼紅了,他的樣子與那死亡的黑山族長很是相似。

    “族兄!”這漢子大吼一聲,驀然一步邁出,直奔蘇銘而去,在其身后,刺下的那些黑山族人,紛紛壓著恐懼,直奔前方。

    蘇銘站在黑山族長尸體旁,目光冷冽,在那大漢沖來的瞬間,左手向后隨意的一揮,一片紅sè的粉末被其氣血一震之下,灑落而去。

    與此同時,那走在最前方的大漢,在靠近的一剎那,忽然其全身猛的一震,在他的臉上,出現了一道無形月光之絲戎‘破的傷口,那傷口瞬間血液似燃燒,還沒等此人發出任何聲息,他的身體就驀然間,化作了一片紅霧升空。

    “邪……邪蠻!”

    “他是邪蠻!!”陣陣嘩然驚呼驟然而起,卻見那四個本要沖來的黑山族人,一個個神sè再次劇變,身體立刻停頓下來,滿臉駭然,之前所望的族長死亡的一幕不由得浮現,還有那族長死前的恐懼,讓這些人仿佛在這一瞬,恐懼到了極致。

    就在這四個黑山族人退后的同時,蘇銘的身體驀然動了!

    其身后那月光絲線飄霧,在那天空的滿月下,在這四個黑山族人的驚慌駭然中,沖了上去。

    四更爆發結束,連續兩天,說不疲憊是不可能的,可還是要堅持,或是為了月票,或是為了推薦,或是為了書友,但更多的,還是為了爭一口氣!

    明天,我還會繼續,盡我之力。!

    27

    。

    !分享!

    0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3/21866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