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一卷人生若只如初見 第九十九章 追殺!! - 求魔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求魔 > 第一卷人生若只如初見 第九十九章 追殺!!

第一卷人生若只如初見 第九十九章 追殺!!

推薦閱讀:

    屬于少年人身上的沖動,如今已經被磨平了不少,蘇銘此番的前行,除了因那血月火蠻之術或能幫助阿公外,之所以欲反追殺,實際上有了衡量與思考。

    他判斷出,黑山族長重傷,失去了斗志,其身邊的三個族人,更是如此。但那黑山族長畢竟非尋常蠻士,此人能做到族長這個位置,除了是畢圖親信與修為外,其自身也定心智過人。

    南松能震嚇住其一時,但很快此人或就反應過來,到了那個時候,這黑山族長有兩個選擇,第一,便是等待后續援軍來臨后,一同逼近,第二,則是不待那援軍來臨,而是略作調息后再次追擊而來。

    “從畢肅死亡后此人的表現來看,他會選擇第二條路!”蘇銘目中露出精芒,前行中不時看向四周的一切蛛絲馬跡,這些散亂的腳印與折斷的那些枯枝,或許在別人眼里是一片茫然,但在從小與叢林穿梭的蘇銘看去,卻是極為清晰的表露出,黑山族長四人逃遁的方向。

    那地面積雪上的腳印盡管錯亂,但大都走向著蘇銘這里,唯有不多的一些,則走向著前方叢林,且從其深淺,也能告訴蘇銘很多事情。

    “還有山痕……是他泄露了族人遷移的方向,使得黑山部設置了陷阱,但他這一路上也經歷了廝殺,身上的傷勢不像作…甚至他為了逼真,在與黑山族長一戰的傷也是真實的。

    【百度求魔吧首發,耳根書迷官方yy:3943】

    唯有這樣,才可以讓南松爺爺被瞞過,但此人最終又承受了南松爺爺憤怒的一章,他如今也是強弩之末。

    只是,山痕,你到底為什么背叛烏山部……”蘇銘目中有痛苦的恨意他不明白,到底是為什么。

    他始終記得,山痕那曾經為族人們所做的一幕幕將其自身的食物給了部落的老人,因孩童拉蘇的一句話,便入叢林取下很多野獸的牙齒,在孩童們快樂的歡呼時,他雖冷著臉,可那目中的善意,卻是無法掩飾。

    這樣的人,蘇銘想不出他到底因為什么理由,背叛了烏山部,背叛了族人。

    “或許在他的心里,也是復雜與掙扎的他一路上也殺了不少黑山族人,之前更是不讓北凌與賺首留下,只是他到底在想些什么……”蘇銘拳頭死死的握住。

    “但這些,不足以補償他的叛變,他……必須要付出背叛的代價!”蘇銘目光冷冽,他恨黑山部但此刻更恨的,則是這叛徒山痕!

    在這叢林按照蛛絲馬跡死死追擊中,蘇銘身子如幽影,瞬息變化,速度越來越快從地面的腳印與四周的一些痕跡來看,蘇銘可以確定,那黑山族長四人,已然距離不遠。

    且那地面的腳印,越來越深,這代表著他們四人的傷勢,越來越重。

    “他們會尋找一處認為安全的地方療傷……”蘇銘腳步一頓,低下身子,盯著那雪地上腳印中的一滴鮮血落下后融化的積雪,伸出手指按了按后,他嘴角露出冷笑。

    “血還沒結冰……就在前面!”蘇銘猛的起身,正要追擊,但他卻是身子又一頓,沉默的神色里,有哀傷。

    他看到了前方不遠處,有一個之前選擇了留下,不愿拖延部落遷移的族人,這族人如今已經死亡,倒在那里,縮著身子,已經僵了。

    輕步走了過去,蘇銘望著這個熟悉的面孔,那面孔上的雙目,已經睜著,沒有閉上,若非是其身子倒下,那么他的雙眼在死前,一定是看著族人離去的方向,祈求著蒼天,保佑他的族人,可以安全的到達風圳。

    這是蘇銘返回叢林后,看到的第一個死去的族人,他知道,這不會是最后一個,在這條道路上,在這一天的遷移里,有很多族人,選擇了留下,不想讓自身受傷的身體,影響了部落的速度。

    “部落會安全的……“蘇銘輕聲開口,看著那族人的睜著的眼,右手抬起,輕輕的蓋住后,他神色上的悲哀已經被深深地隱藏,猛的起身,帶著更濃烈的殺機,疾馳而去。

    他速度之快,已然似到了肉眼很難看見的程度,只能看到有一道血虹在動,似畫出了一道彎曲的線條,扭曲間直奔前方。

    那血虹,是蘇銘的雙目血月的光芒,那是此刻天幕滿月的倒影所化!更是在他前行中,一縷縷月光降臨,環繞在他四周,形成了一圈圈月光之絲,隨著其速度的疾馳,在身后被拉出了無數的絲線,看起來,仿佛一件月光披風,落在了蘇銘的身上。

    時間流逝,半柱香后,在蘇銘的前<!--中间广告位置-->方近百丈外,一片枯木極多的雪地上,黑山部族長盤膝而坐,其身邊那三個跟隨的族人,將其環繞在中心,閉目中,的療傷。

    他們在方才停下,在那黑山族長面色陰晴不定中,喝止了前行,而是死死的盯著風圳部落的方向,神色有了惱怒之意。

    他反應過來,那南松分明就是故弄玄虛,如回光返照一般,實際上,他們只要在拖延片刻,不但不用如此狼狽逃遁,更可趁勝追擊,一舉將烏山部落截留!

    他惱怒中,更恨自己方才的恐懼,但他為人卻是謹慎,盡管已經想明白了這些,但依舊還是盤膝先行療傷,在他想來,烏山部最快也要天亮才可以達到風圳,而自己四人若是全力追擊,只一個時辰便可追上。

    且他極為放心的,就是自己四人在這從里內,不會遇到絲毫危險,在他的人生經歷中,獵物永遠只會的,便是死命的逃遁。

    他根本就不覺得,烏山部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能有人反追擊而來,整個烏山部,如今最在意的,就是遷移!

    幾乎就是他們四人盤膝坐下還不到半柱香的時間,一股寒風吹來,卷動大地的積雪揚起,落在了四人的身上,與此同時,在他們不遠處的叢林里,紅芒乍現,以難以想象的速度驀然而來,其速之快,這幾人甚至都來不及蘇醒,唯有那黑山族長猛的睜開眼。

    他只看到那紅芒一閃而過間,一聲凄厲的慘叫在耳旁嘎然而至,卻見其旁一個族人,其盤膝而坐的身體,如今沒有了頭顱,鮮血如噴泉一樣冒起老高。

    一股讓黑山族長頭皮發麻,全身汗毛聳立的感覺,瞬間而起,他神色大變猛的站起身子,眼中露出震驚與無法置信,另外兩人,此刻也是帶著恐懼起身,不斷地看著四周。

    “誰!!”

    “是誰,我看到你了,出來!”

    那二人立刻大吼,身子隱隱顫抖,仿佛的那一瞬,實在太快,他們還沒等睜開眼,就聽到了那凄厲的剎那慘叫,睜開眼后看到的,就是那同族失去了頭顱的脖子上,噴出的鮮血。

    一種無法言明的恐懼,在此刻如潮水一般彌漫他們全身,這恐懼的根源,除了同族的死亡外,更多的,是一股對神秘的害怕。

    他們沒有看到絲毫人影,四周一片死寂,沒有半點聲息。

    那黑山族長面色蒼白,目光在四周黑暗的叢林里不斷地看去,漸漸地,他的恐懼越來越深,那漆黑的叢林里,仿佛隱藏了一個收害生命的可怕之獸,正死死的盯著他們。

    “退!”黑山族長一咬牙,對于未知,他不敢冒險,且他方才所看的那剎那消失的紅芒,在他感覺似不像人,反倒像是某種紅色的蛇。

    在其一聲令下,另外兩個族人連忙靠近,三人漸漸后退,幾步之后立刻拔地而起,疾馳的退后。

    他們沒有發現,此刻在叢林內,蘇銘蹲在那里,雙目血月之影閃動,在他的手里,提著一個鮮血淋淋,閉著眼的頭顱。

    “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死亡前的恐懼,那是一股煎熬,這一路上,族人們大都深刻的體會,被那煎熬折磨……如今,我也要你們親自品嘗一下。”蘇銘神色平靜,除了這個想法,他還有一個更深的讓族人徹底安全的念頭,在那三人疾馳而退后,他身子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黑山族長心臟忤忤加速跳動,他如今重傷,盡管是凝血境第八層的修為,但此刻只能發揮出大半而已,達不到巔峰,且身邊的那兩個族人,都是凝血境第六層左右,起不到保護的作用。

    尤其是方才的那一瞬間,在他看到紅芒一閃的剎那,他的心神那種危機,讓他心驚肉跳,此刻他沒有了再去追擊烏山人群的念頭,而是要后退,與他們黑山的援軍會合。

    疾馳中,他身邊的那兩個族人神色驚恐,對手神秘的恐懼,對于未知的害怕,讓他們此刻喪失了一切斗志,只想逃命。

    但就在這時,一聲尖銳的怪叫從他們身后驀然傳來,這怪叫透出一股凄厲,讓人聽到后尤其是在這緊張恐懼中聽到,頓時就會心神一顫。

    幾乎就是這怪叫之聲還在后方回蕩的剎那,一道血色之虹以極快的速度,募然來臨,其速之快,這逃遁中的三人只看到紅芒一閃,還有那紅芒后無數如月光的絲線,緊接著,便有一個族人驀然慘叫,其頭顱與身軀分開,鮮血噴出中,倒在了地上。

    月票不到‘四,推薦栗不到旦四,今夜抬頭有而,可有晴天?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3/21866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