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一卷人生若只如初見 第九十八章 雷辰的抉擇! - 求魔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求魔 > 第一卷人生若只如初見 第九十八章 雷辰的抉擇!

第一卷人生若只如初見 第九十八章 雷辰的抉擇!

推薦閱讀:

    在那血線一斷的剎那,雷辰身子顫抖杰噴出鮮血。..

    山痕被這南松一掌拍出,面色慘白,落地后踉蹌提出數丈,鮮血從嘴角溢出,神色復雜,露出愧疚的痛苦,似不敢面對南松,低下了頭。

    這一切產生的太快,轉眼間,一切逆轉,蘇銘盯著山痕,慘笑起來。

    山痕面色慘白,嘴角不竭地溢出鮮血,忽然仰天大喊,其喊聲凄涼,猛的轉身,不再去看南松與蘇銘,而走向著那森林,瘋狂的奔馳,轉眼就沖入森林,隨著那帶著痛苦的嘶吼遠去,山痕也消失在了森林內。

    與此同時,那黑山族長獰笑,似對這一幕早就預料,

    直奔南松而來,且剛剛那與南松交戰的黑衣人,此刻也是帶著傷勢,向著南松一拳來臨。

    南松神色帶著哀思,面無血色,身體枯萎成了如骷髏一般,他的后背上,那把彎月刀深深的刺入在內,不竭地流著鮮血。

    在那黑山族長與黑衣大漢臨近的剎那,南松突然大笑,其笑聲透出凄涼,全身猛的一震,立刻其眉心裂開一道長長的縫隙,一片暗淡的青色虛影驀然而出,直奔那來臨的仇敵而去。

    在臨近黑衣人與那黑山族長的一瞬,這青色虛影轟然爆開,化作一股驚人的沖擊向著四周倒卷而去,那黑衣人本就受傷,此刻在這沖擊下更是無法承受,懦弱的雙眼立刻碎裂,慘叫中后退。

    至于那黑山族長,同樣沒有預料到南松在如此重傷下還能展開如此手段,且他知曉南松身上的那把刺入體內的彎刀,蘊含了一種劇毒,此毒可以使得鮮血凝固,可以避免強者血線自爆,故而他之前才敢臨近。

    此刀,是黑山部本為了鳥山蠻公準備,但卻呈現了意外,用在了這南松身上。

    黑殺族長噴出鮮血,他這一路追擊而來,體內傷勢如今再也無法壓制,鮮血噴出中,其氣息更是虛弱,落地倒退了數十丈,神色露出駭然。

    卻見那青色虛影爆開的同時,站在那里的南松,其雙眼驀然起了明亮的光芒,好似傷勢全部好了一樣,身子向前一步邁去,直接就來到了那倒退重傷的黑衣人身前,一拳轟在這人閃躲不及的胸口。

    轟的一聲,這黑衣大漢身子一顫,胸口直接血肉模糊,雙目暗淡,直接死亡。

    南松沒有停頓,猛的看向那不遠處的黑山族長,神色平靜,直接一晃而去,那黑山族長一臉驚恐,尖叫中快速后退,與那剩余下來的五個黑山族人臨近后,眼看南松已然來臨,他毫不猶豫的一把抓住身旁的一個族人,似送入了一股力量,將這族人猛的扔向南松。

    這黑山族人慘叫的聲音,被其全身突然的爆開之聲淹沒,形成了大片的血霧四散間,黑山族長帶著驚恐與慌張,低吼起來。

    “退!”話語間,便于與剩下來的四小黑山族人,在他們的呵護下,失落臂一起的沖向森林,他們已然完全的怕了,尤其是南松的強悍,讓他們無法置信。

    在那黑山族長看來,他自己的生命貴重,不得留在這里,且他知道,下一波的黑山援兵已在路上,只要他們會合后,就一切平安。

    “想走!“南松看都不看那面前的黑山族人自爆,右手向前一揮,那自爆的血霧馬上消散,他身子落地后,雙手向著大地猛的一按。

    馬上在那黑山族長等五人疾馳逃遁的腳下,地面立刻震動,一只巨大的泥手轟然而去,向著黑山族長抓去,在那黑山族長的瘋狂中,他又一次將身邊的族人推了過去,避開了生死,但其膽量卻似完全喪失,頭都不回,與另外的三個族人,沖向了森林,急急逃去。

    “喪失了榮耀的黑山部,給老夫滾!”南松沒有去追,而是站在那里,向著森林發出了一聲悄天之吼。

    剛剛的一切都是在數息間產生,蘇銘此刻快速臨近,看著南松站在那里,看著其身體竟在那些黑山族人逃走后,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虛弱下來。

    “部落,應該平安了……下一波的黑山族人,不會那么快來臨,他們死亡了很多,已經有了退意。”南松依舊站在那里,其臉上從眉心處呈現的裂縫,散發出了灰色的光芒。

    “我完成了與你阿公的約……還了他昔時救命之……“南松看向蘇銘,臉上露出了微笑。

    “南松爺爺…”蘇銘輕聲開口。

    “其實就算山痕不傷我,我也堅<!--中间广告位置-->持不了多久,本籌算死前,用我的青索之術為你們幾人療傷,更抵償雷辰被我吸走的部分生機,可現在,我做不到了。”南松輕嘆,抬頭看暫天空,那遠處的天空依舊紅霧彌漫,隱隱傳來轟鳴,他知道,那是墨桑還在堅持。

    “如果你能在看到山痕……幫我問問他,為什么!”南松背著手,閉上了眼,站在那里,一動不動,他的身體似在這大地上扎根,他的前方,是那黑黑暗的森林,他的背后,那鳥山部族人走過的痕跡。

    月夜下,他的背影拉著很長,很…一股悲壯彌漫在蘇銘全身,他望著沒有了生機的南松,沒有去碰他的身體,而是退后幾步,跪在那里,向著南松磕了三個頭。

    “蘇銘……“雷辰掙扎的站起身,來到了蘇銘身旁,同樣跪在那里,神色帶著憂傷,此刻的他,看起來已經不是少年的樣子,而是有了蒼老,如同四十多歲。

    許久,有輕柔的風吹來,吹動了大地上的雪,吹動了南松死后也依舊巍峨的身上發絲,吹動了蘇銘與雷辰的心。

    “部落應平安了……雷辰,你回去吧。”蘇銘默默地站起身,其目中有寒光,望著那前方漆黑的森林。

    雷辰摸了摸自己的右眼,那右目已經瞎了,他緘默了片刻,搖了搖頭。

    “我不回去了。”

    “我要去尋找,可以讓我變強的力量……只有自己成了強者,才可以不受屈辱,才可以呵護我想要呵護的家園與族人。

    我聽說,在平原的另一邊,翻過了一些大山后,還有一個部落,那部落很遙遠,但卻比風圳還要強盛……我要去那里,不管付出什么價格,我也要成為強者!

    哪怕成為邪蠻,我也心甘情愿!”雷辰神色露出極為堅定之意,更有一股瘋狂,只不過那瘋狂只在目中深處,沒有從其神色上顯露出來。

    “蘇銘,你與我不一樣,你回到了風圳后,會有更好的成長,但我們是兄弟……一輩子的兄弟……等著我,總有一天,我成了強者后,我會回來!”雷辰閉上眼,喃喃著,上前一把抱住蘇銘,兩個人默默地抱著,許久,雷辰大笑,轉身帶著其略有顯露蒼老的背影,向著遠處,向著他的夢想與執著的處所,一步步走去,越來越遠,直至完全的消失在了蘇銘的目中。

    蘇銘望著雷辰,他沒有去勸說,而是目送著對方遠去,他不知道能否再看到雷辰,對未來,蘇銘呈現了迷茫。

    許久,他甩了甩頭,在這天空的滿月下,他的迷茫被一股寒殺取代,望著那隱藏在黑黑暗的森林,蘇銘深吸口氣。

    “現在,該我追殺你們了!”

    “還有山痕……”蘇銘回頭看了一眼鳳圳的標的目的,那里,在途中隱藏著他的族人,或許白靈如今也還在風圳。

    “約…“蘇銘苦澀,閉上眼,當他再次睜開時,其內一片可怕的平靜,他身子向前猛的一步邁去,月光繚繞全身,在這滿月里,他如同一個帶去死亡的陰影,消失在了那森林內,疾馳追殺而去。

    沒有了追兵,族人們會平安的達到風圳泥石城,這一點蘇銘可以確定,他更是知道,在這場遷移里,已經不需要自己在為族人去做什么了。

    他已經做到了自身的全部,但此刻的他,卻是還有更重要的事情,他清晰的記得,在那黑山蠻公呈現時,自己在那熟悉中,腦海浮現的模糊念頭。

    這個念頭,在他之前看到阿公被那巨大的月翼追擊時,

    爆發了,當他感覺自己那一瞬間好似飛起,化身成了那月翼改變標的目的直奔黑山蠻公而去的一刻,蘇銘腦中那模粗的念頭,清晰了。

    “火蠻之術……我修煉了火蠻,而月翼是由火蠻族人所幻化而成,故而在功法上,我可以壓制!且因三次血火疊燃,我的血液里似也有了火焰,所以……我應能幫到阿公!”蘇銘平靜的雙月內,有赤紅月影閃爍,在這黑夜里,露出了妖異。

    他身子如一縷煙絲,在這森林內疾馳而去。

    “在這之前,我更要讓黑山部痛!讓他們也感受到,族人死亡的哀痛……如今那黑山族長重傷,其身邊三人,更不足為慮……還有山痕!”蘇銘握緊了拳,低著頭,在這森林內一閃消失。

    從被追殺到反追殺回去,從身為獵物到釀成了狩獵者,蘇銘,在不知不覺中,被改變了很多。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3/21866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