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一卷人生若只如初見 第九十三章 第四支箭! - 求魔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求魔 > 第一卷人生若只如初見 第九十三章 第四支箭!

第一卷人生若只如初見 第九十三章 第四支箭!

推薦閱讀:

    在蘇銘的雙眼內,出現了驚人的血月,這月散發妖異,讓此地所有看到之人,紛紛心神一震,更是在這一剎那,天空上那紅霧內與阿公交戰的畢圖,其心突然出現了一股說不出來的煩躁,這煩躁憑空滋生,但卻不是第一次于他身體內出現,他清晰的記得,數月前曾有一次,自己同樣出現了這種煩躁不安之敢。

    仿佛自身的氣血不受操控,要離開身體,要去向著什么膜拜一般。

    與畢圖交戰的墨桑,本已不支,但此煎卻是目光一閃,察覺到了畢圖體內氣血的變化,驀然一步邁去,其身邊烏蟒咆哮,趁此機會,展開了蠻術之威。

    一時之間,天空上的那大片血霧劇烈翻滾,似其內畢圖正倒退一樣。

    這一幕,讓大地上的眾人,在心驚蘇銘目中血月的同時,更是震撼那天幕上的最強之戰。

    “退!”南松雙目精光一閃而過,大袖甩動,帶著身邊烏山蠻士,向后急速退去,在他們退后之時,那黑山部的九人,紛紛壓著心驚之意,不再去看天空,而走向前疾馳追擊。

    退后百丈之時,南松咬破舌尖,噴出一口鮮血,其鮮血驀然化作一只巨大的血sè手臂,向著那追來的黑山部九人一揮而去。

    轟鳴回dàng,大地似猛的一震,那巨大的血sè手臂,生生的將黑山部追擊之人,阻在了五十丈外。

    “我能感受到,黑山部的蠻士還有一些,正在趕來的路…”我要施蠻術,你等護法,為我爭取時間!”南松說著,立刻盤膝坐在地上,雙目一閉,整個…人氣息剎那消失,但其身上的那一條條血線,卻是在詭異的扭曲下,似要組成一個圖案。

    北凌背著其父,此庶的他已經沒有了戰力,即便是奔跑也都似極為艱難,至于膘首,失去了雙tui的他,強行不讓自己昏mi,但看其樣子,似快要堅持不住。

    雷辰從蘇銘背上掙扎的走下,相比于北凌等人,他盡管也是強弩之末,但卻還可以一戰,守護在了南松身旁。

    此煎,除了蘇銘外,還有一今年約三旬左右的漢子,他面無血sè,左臂已經血肉模糊,但其右手卻是緊緊的握住一把長矛,看了蘇銘一眼后,與蘇銘一起,站在了最前方。

    “蘇銘!”在蘇銘的身后,傳來膘首虛弱的聲音。

    “這把弓,給你!”在蘇銘回頭看去時,膘首望著蘇銘,示意北凌將其弓拿下,連同剩余的三支箭,拋向蘇銘工“從此之后,你就是我烏山部落的瞻首!你的箭藝,我曾看到過,很好”…,膘首微笑,慢慢的閉上了眼,他沒有死去,而是支持不住昏mi了。

    蘇銘一把接過那弓與箭,此弓很重,其上透出一股煞氣之感,上面更沾了不少鮮血,被蘇銘握住后,他默不做聲的將那箭筒椅在背上,向著北凌點了點頭,轉身看向前方那被南松鮮血所化的巨手,阻擋的黑山部之人。

    時間快速流逝,一息息間,從南松的身上,漸漸有一股極為恐怖的氣勢正慢慢的醞釀著,可以想象的出,一旦當他完成了過程后,施展出的此蠻術,必將極為驚人。

    但就在這時,那巨大的血sè手臂,轟然間出現了碎裂,其內黑山九人,全部沖出,帶著猙獰,直奔蘇銘與其旁的那族人而來。

    蘇銘雙目殺機一閃,持弓的左手猛的抬起,右手在背迅速取出一支箭,瞬間拉開那弓弦,在陣陣顫音中,使得那弓弦成了滿月之形,一股難言的氣息從蘇銘身上爆發出來,他全身血線轟然而出,似凝聚在這一箭上,猛的松手間,一聲尖銳的呼嘯驚天而起。

    卻見那一支箭,帶著一股絕殺的瘋狂,在那呼嘯間似要穿透虛空般,直奔前方,剎幫就臨近了黑山部九人中的一人。

    蘇銘知道此煎絕不能浪費哪怕一箭,故而此箭不是取黑山族長亦哦者是畢肅,而是一個修為在凝血境第五層的黑山族人身上。

    一箭離線,轟然中,化作一道烏光,于剎那間,那黑山部族人xiong。直接爆開,被一箭穿透,其身被拉扯退后數步,驀然倒下。

    與此同時,就在蘇銘拿出第二箭,開弓之時,黑山部剩下的八人,已然臨近到了三十丈,似這一箭還沒等射出,就會臨近。

    但此庶,蘇銘身邊的那個三旬漢子,卻是大笑中邁著大步,向前猛的沖去,在臨近中,他毫不遲疑的,全身散發出了刺目的紅芒,身體上血線膨脹,他,要血線自爆!

<!--中间广告位置-->    要用身體的自爆,來托住黑山部,來為蘇銘的箭,爭取最大的時間。蘇銘沉默,對干族人的犧牲,他用行動來表達內心的悲哀與恤憤怒當那第二箭開弓射出的一剎那,他聽到了一聲轟鳴,那是族人的死去。

    那三旬漢子并非不留戀生命,但此煎,生命與族人比起來,他選擇了族人的安全,隨著其自爆,那轟鳴之聲回旋間,生生的將黑山的八人,阻擋了三息的時間!

    這三息的時間,蘇銘的第二箭呼嘯而去,再次從一個黑山族人心口穿透,使得那人噴出鮮血,氣絕身亡。

    與此同時,蘇銘的第三箭,在那族人自爆之力微弱中,暮然射出!

    此箭離弦,蘇銘不去看結果,而是把弓一背,身子向前毫不遲疑的沖去,他的右手上,血光一閃,鱗血矛直接出現,被他握在手中。

    學會了沉默的蘇銘,沒有咆哮,而走向前毫不猶豫的疾馳而去,他的后面,是正在醞釀強大蠻術的南松,是沒有太多戰力的雷辰,是重傷的北凌與昏mi的膘首,如今能戰的,只有他蘇銘一人。

    他,不能后退,只能前進!他的眼前已經有了模糊,xiong口的箭穿透還在,他不敢拔下,一旦拔下,或許傷勢會更重,且之前強行提升修為的隱患,如今也隱隱出現。

    他的方向,他一個人沖來,他的前方,黑山部包裹其族長在內,還剩下六人!這六人盡管全部都帶著傷勢,但此庶卻是瘋狂的逼近。

    雷辰握緊了拳頭,但他知道,自己是最后一道防線,自己哪怕是死,也要死的其所,他走出幾步,站在南松的身前,看著蘇銘在戰,他的眼淚流下。

    “蘇銘,你說過,我不能先巫,要死,我們也一起閉目……”我會的!…,沒有太強烈的轟鳴之音,蘇銘似成了啞巴,但他的出手,卻是狠辣的超出了他這今年紀能具備的全部,那長矛在手,與黑山部族長一戰!

    黑山部的族長,是凝血第八層的強者,甚至比之葉望都要強悍一些,他雖說受傷,但也絕非蘇銘可以抵抗,在相互接觸的剎那,蘇銘嘴角溢出鮮血,硬生生的用身體承受了黑山談長的一拳,其身卻是詭異的扭轉,手中長矛橫掃,其目標赫然是旁邊的另一人。

    那是一個凝血境第六層的蠻士,他正跟隨在其族長身旁,本在獰笑,他的目中似能看到接下來蘇銘的身體會被生生爆開,但這一幕他看不到了,那鱗血矛驀然的呼嘯臨近,在此人一愣中,直接從其右目穿透而過,砰的一聲,死死的釘在了大地上了與此同時,蘇銘的身體噴出鮮血,倒卷向后,摔在了地上的剎那,黑山部剩下的五人正要疾馳越過,但蘇銘卻是沉默中掙扎的站起,慘笑中雙臂伸開,天空的月光降臨在其身體外,環繞成一道道絲線,被他一甩間,這些絲線直奔五人而去。

    那黑山部族長眼中殺機一閃,右手抬起猛的一堆畢肅,將畢肅身子推開,使得其在借力一躍而起,帶著殺機,沖向了雷辰。

    而這黑山部族長自己,則是低吼一聲,全身爆發出了紅芒血光的同時,在其身后赫然出現了一只十多文大小的血sè熊之身影,那是他沒有凝固的蠻紋所化,此楚一出,咆哮驚天,以其身軀生生的阻擋了蘇銘揮去的月光之絲。

    但他小看了這蘇銘的獨特之術,尤其是今天的月,雖非滿,可卻已然相似,這月光之威,在碰觸那血熊的剎那,立兢穿透進入其內,使得那血熊發出了凄厲的嘶吼,但那黑山族長卻是目光一閃間,卻見這血熊轟然爆開,借著其爆開之力,生生的將那些月光之絲碎裂的同時,更有一股沖擊向著四周橫掃,落在了蘇銘的身上,讓他鮮血噴出中,身子被拋向半空。

    在那半空,蘇銘神智有了不清,他看到了在那叢林內,此兢又有十多道黑山部的身影,正疾馳而來,他看到了在南松身前的雷辰,正嘶吼,沖出,其敵,是那殘忍的畢肅。

    “結束了么……”可我……”還能戰……”我還有一支箭!”他眼中的一切,在這一煎似緩慢下來,他的耳邊聽不到任何聲音,但他的雙眼,卻是盯著那臨近雷辰的畢肅,他的身體,被月光籠罩間,蘇銘左手抓起弓,右手一把握在xiong口的那支箭上,猛的一拽,劇痛化作了殺機,在其全身鮮血四散間,他把那支染著血的箭,放在了弓上對著那畢肅,猛的一箭射出!

    第一更送上,馬上就是第二更,魔軍們,逆mi們,月票在手中么!!。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3/21865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