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一卷人生若只如初見 第九十章 殉與殤 - 求魔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求魔 > 第一卷人生若只如初見 第九十章 殉與殤

第一卷人生若只如初見 第九十章 殉與殤

推薦閱讀:

    他們害怕死亡,他們恐懼的似心臟都要碎開,所以他們不敢在部落的后面,本想選擇中間,可那人群中間的,都是一些失去了親人的拉蘇孩童,如此一來,他們只能選擇緊靠著族長,在部落人群的前方,因為他們覺得,這里是安全的,因為他們覺得,一切都有族長在前守護。

    可如今,他們看到了族長的危機,但這危機只要他們不走出這蠻像光芒,暫時就不會有所傷害……

    在這危急的瞬間,那最前方的十多個青年里,有一個人,他面色蒼白,身子顫抖,脆弱的身軀似要被這恐懼轟開,但他的雙眼,此刻卻是第一次出現了瘋狂,出現了血絲。

    “老子這半生都是渾渾噩噩,混吃等死,沒有為部落做出半點貢獻,反倒浪費了那么多的食物,我知道很多族人都看不起我,我知道就連那些拉蘇也都認為我是廢物……

    我的確是廢物,我沒有蠻體,我懶惰,我不具備強壯的身軀,我沒有任何用處……我唯一有的,就是阿爸當年為部落獵取野獸時用死亡換來的榮耀……

    今天,老子要告訴所有族人,我是廢物,但我也是部落的族人!!!”那青年紅著眼,嘶吼中猛的沖出,直奔族長而去,用他的血肉,去為族長的生死,搭建一座生命之墻!

    轟的一聲,這青年的身體,在族長的退后中,與其交錯,擋在了其前,但只是瞬間,他就被一只呼嘯而來的利箭穿透身子,整個人驀然爆開,直接死亡。

    “阿爸……你的拉蘇,不是廢物……”那青年死前,慘笑。

    幾乎就是這青年沖出死亡的一瞬,其同伴,那十多個青年一個個全部嘶吼著,瘋狂的沖了出來,他們要用生命,去報答部落的養育,用生命,去再次迎接那染了塵埃的榮耀。

    “我們是廢物,但我們也是部落的一員!!”那十多個青年吼著沖出,用他們脆弱的身體,用他們的鮮血,為他們部落的族長,為他們的族人,組建了血肉的溝壑,轟鳴之聲不斷,那追擊而來的黑山部二人,他們顯然沒有料到烏山部的普通族人,竟能在這個時候沖出,但這二人的目中卻是透著輕蔑與不屑,在他們看去,這群普通的族人,脆弱的不堪一擊。

    在那轟鳴中,這十多人紛紛血肉模糊,紛紛支離破碎,但他們卻依舊用生命,用他們的意志,死也要阻擋,更有的人,用身體抱住了那黑山瞭首大漢,哪怕身體被震的破碎了,可牙齒卻死死的咬住。

    慘烈,這場大戰至今,其慘烈的程度似達到了極高,這十多個青年的意志,撼動了黑山部追擊的二人,他們沒有想到,這些普通的烏山族人,竟有如此的瘋狂與執著,將他們的追擊的腳步,拖延了那么兩息左右。

    兩息的時間很短,代價是那些青年的生命,可這兩息,卻是換來了烏山族長的生死危機的轉換,在那悲哀中,烏山族長回到了蠻像光芒內,他的心似刀割,但他知道,自己不能死,不是為了自身,而是為了部落。

    他看著那前方的滿地尸體,看著那些曾經讓他很無奈,甚至有些反感的一群人,望著這些熟悉的面孔如今血肉模糊,烏山族長,這一個四十多歲鐵塔般的漢子,哭了。

    他身后,更多的族人,哭泣著,那十多個青年,用他們的生命告訴了所有人,他們盡管是廢物,但他們,也是部落的成員,他們,也可以為部落去死!

    蘇銘咬著唇,與眼前那個大漢一次次的轟擊,他全身二百四十三條血線已然凝聚成了一條,在那不斷地低吼中,與這大漢展開廝殺。

    他擅長的是速度,那大漢則是力量,與葉望類似,這場交戰,即便是在這戰場中,也是極為顯眼,雷辰看到了,烏拉看到了,很多的族人,都看到了。

    那族人群中的小女孩,流著淚,看著蘇銘,她害怕。

    就在這時,一聲驚天轟隆之音從遠處驀然而起,卻見那與阿公交戰的黑山部蠻公畢圖邪蠻之術所化的黑霧身影,驟然崩潰,化作了無數黑氣向著四周倒卷間,阿公帶著一股無法形容的氣勢,邁著大步瞬息間向著部落人群而來。

    阿公,回來了!!

    他速度之快,整個人似在天空向前走出了三步,第一步落下,阿公赫然站在了蘇銘的身邊,在那黑山粗麻衣衫的大漢駭然中,阿公一指點在了此人的眉心,這大漢身子一顫,噴出鮮血倒退中,眉心出現了一個深深的血洞,其神色黯淡,直接倒下,就此死亡。

    阿公沒有停頓,走出了第二步,這第二步,他出現在了那最前方,與南松交戰的那黑衣漢子身邊,帶著森然猛的右手一揮,那漢子立刻身軀劇震,轟然崩潰。

    一股驚天動地的氣勢,在阿公的身上沖天彌漫,一步一殺人,其身影,讓四周的所有黑山部族人,一個個露出恐懼,紛紛退后。

    蘇銘目中露出激動,不僅是他,所有的烏山族人,此刻全部都是激動的嘶吼起來,卻見阿公此刻,邁出了第三步,這第三步,正是踏向那阻擋在前方的巨木圍欄,一腳落下,那圍欄轟的一聲,四分五裂,化作無數碎片正要擴散,但卻在阿公的大袖一甩間,這些碎片如同利箭,穿梭在烏山部族人身旁,直奔那些后退的黑山部蠻士。

    一時之間,慘叫之聲回旋。

    三步落下,阿公的面色起了病態的紅潤,但很快就消散,他回頭<!--中间广告位置-->一聲平靜開口。

    “不要停留,走!!”

    隨著其話語,在那些黑山部之人死傷眾多,紛紛不敢阻攔中,烏山部的人群,在那族長的帶領下,向著前方快速的移動起來,那靠在大樹旁,處于彌留之極的柳笛,也被人扶起離去。

    很快,這之前的戰場,出現了寂靜,只有那滿地的尸體與血腥,久久不散。

    蘇銘在那人群里,滿身鮮血,默默的快速走著,他旁邊那被族人抱著的小女孩,此刻也不再哭泣,而是懵懂的雙眸內,有了堅強。

    她還小,她不懂很多事情,但在這個夜里,她似也長大了。

    月光灑落在大地上,似為這沒有了家園的烏山族人,照亮了前方的路,讓他們不再迷茫,不再無助。

    “族長,蠻公……我們幾個老頭子,就留下吧,不要讓族人為了照顧我們,影響了遷移的速度……”

    遷移中,忽然從人群里傳出了帶著咳嗽的蒼老聲音,那是部落人的一個普通老人,他的年紀已經很大,跟不上部落的隊伍,在他想來,與其讓人攙扶從而影響了族人的速度,不如自己留下。

    “讓年輕的族人們走吧,我也留下……其實我們本該在部落里就選擇留下……唉。”又一個老者,停下了腳步。

    很快,這部落的幾乎所有的老人,全部在沉默了片刻后,一一的從人群里走出,大約有四十多人,他們固執的選擇了留下,他們殘余的生命無法對部落產生幫助,但他們可以不去讓自己拖延了部落的前進。

    “你們……”烏山族長一愣,閉上了眼,但他很快就睜開,向著這群部落的老人,深深地一拜。

    “走吧……我們累了……”那些老人帶著微笑,向著部落的族人揮手,他們的親人在人群里,眼淚流下,但無法阻止,有一些壯年族人同樣選擇要留下,可卻沒有被允許。

    “蠻公,有沒有一種我們這些老家伙可以使用,會如那些小伙子一樣以血肉爆開傷人的方法,告訴我們。”那些老人中,走出一人,帶著微笑,看向阿公。

    阿公沉默片刻,走上前,在那老者手中放了一物后,輕嘆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知道此刻不是軟弱之時,更多的族人,需要快速的遷移,他猛的轉身。

    “余下族人,繼續遷移!”

    在那沉默的淚水與頻頻回頭中,這些老人看著族人遠去,他們露出慈祥的微笑,彼此氣喘吁吁的坐了下來,相互談著他們年輕時的往事,在這月夜里,似說著過往的輝煌。

    人群,因沒有了這些老人,遷移的速度一下子快了很多……

    許久過后,當天邊有了明亮之時,在烏山部人群的后面,越來越遠的烏山部落里,在這淡淡月光下一片殘破不堪,成為了廢墟。

    似沒有了絲毫的生機,在歲月里,會化作殘骸,漸漸的或許還會有一些草木生長,慢慢的會將這里,重新化作了叢林的一部分,使得一切存在的美好與回憶,都將難以在找到。

    此刻有風吹來,如塤曲一樣的嗚咽,卷著地面的雪,在這大地上掃去,更是把那些族人離開前散落的很多雜物卷動,在地面上移動著,發出沙沙的聲音,透出一股蕭瑟。

    那些雜物里,有孩童拉蘇的玩具,有族人的一些來不及帶走的獸皮,熄滅的火堆,有一些散落的藥草,還有很多的鍋碗與殘破的獸皮帳。

    除了風聲,這部落的廢墟一片寂靜,但那其中一處塌陷下來的獸皮帳,卻是在此刻動了一下,一只全身毛絨絨的圓形小獸,從那皮帳內露出了頭,這小獸很是可愛,其毛發原本應是白色,可此刻卻是灰突突的,它的雙眼露出害怕,快速的跑出皮帳,在那風雪里,瑟瑟發抖。

    一聲聲嘶鳴從它的口中傳出,仿佛在呼喚著它的主人,它的名字,叫做皮皮,是那小女孩的寵物。

    可是,這嘶鳴,它的主人聽不到……它孤獨的留在這部落的廢墟里,卻始終不愿離開那塌陷下來的皮帳太遠,因為那里,是它的家。

    嘶鳴中,這小獸慢慢后退,似在那寒冷里承受不住,要回到皮帳中,但就在這時,陣陣腳步聲從外傳來,卻見從那部落殘破的大門外,走來了十多人。

    帶頭者,是一個強壯的大漢,只不過其神色很是陰森,若是蘇銘在此,可以認出此人,正是那黑山部的族長。

    其身后跟著一個同樣陰沉的少年,那少年舔著嘴唇,看著四周,露出殘忍的笑意,他,是畢肅!

    “走的倒快!追上去,阿公應也快要趕來了,這一次,烏山部除了女人,一個不留!”那黑山部族長緩緩開口,走出了這片廢墟。

    畢肅收回看向四周的目光,轉身正要跟隨離去,但忽然其目光一閃,看到了那瑟瑟發抖不敢移動的小獸,嘴角微微一笑,右手抬起向那小獸一揮。

    立刻這小獸身子一顫,目中黯淡倒了下來,一縷青色的氣息從其尸體上冒出,被畢肅抓在了手中,放在眉心,片刻后其雙目露出殘忍。

    “叫做皮皮么……很思念你的主人,那么我會送她與你團聚的。”

    --------------

    3月31號,求魔官方歪歪3943舉辦一個活動,望廣大書友們踴躍參與,我應該不去了,明天會全力碼字。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3/21864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