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一卷人生若只如初見 第八十九章 過去的,就過去吧 - 求魔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求魔 > 第一卷人生若只如初見 第八十九章 過去的,就過去吧

第一卷人生若只如初見 第八十九章 過去的,就過去吧

推薦閱讀:

    他明白了,在風圳部落里,那以同樣的方式,出現在自己面前,能力敵鄔森之人,是蘇銘。

    他明白了,那在風圳泥石城他們烏山部的居所里,那夜間他帶著疲憊回來時,看著房間內漂浮的那一團屬于其自己的眉心之血時,他心神詫異,猜測不斷的人,也是……蘇銘!

    他同樣在這一瞬間,看著蘇銘站在身前的背影,恍惚中,在蘇銘的身上,他似看到了那大試第一關歸來的身影,那被萬眾矚目的身影,此刻,是那么的熟悉,他明白了,那……也是蘇銘!

    這一切思緒,此刻如無數雷霆在北凌腦中轟轟,似化作了大量的閃電穿透其腦海而過,讓他身子顫抖,不敢去相信這一切,他難以去相信,蘇銘竟不知何時具備了這樣的修為,竟無聲無息的,達到了讓自己抬頭仰望的程度。

    這在他記憶里,這始終被他嫉恨之人,被他從心里輕蔑,甚至言辭總是冷漠相向的蘇銘,如今,讓北凌的心,一片復雜。

    那種復雜的程度,讓他似忘記了如今還在戰場,忘記了正在廝殺,忘記了一切,腦海中一片空白與茫然。

    “怎么是這樣……”北凌喃喃,他身邊的塵欣緊緊的抱著他,眼中流著淚水,她的目中沒有蘇銘,有的,只是北凌如今那蒼白的面孔還有之前那一刻,死也不退半步如山的背。

    這一切說來緩慢,可實際上幾乎就是蘇銘那一矛來臨落在大地掀起轟然氣浪的瞬間,在那舉刀的大漢全身崩潰的剎那,蘇銘身子向前一步邁去,他速度之快,化作一片殘影直奔左側那被氣浪卷動踉蹌退后之人,此人年約五旬,修為只有凝血境第五層罷了。

    他剛退后數步,立刻眼前一花,雙目瞳孔收縮中猛的就要大步退后,一股強烈的危機驀然降臨其全身,但蘇銘的速度太快,還沒等此人再行退后,他就在一聲破空呼嘯間,瞬息臨近了,整個人帶著猙獰的神色,帶著憤怒的殺戮,不用拳頭,而是用他的身體,生生的撞入這黑山大漢的胸口。

    咔咔之聲清脆回旋,那黑山大漢嘴角溢出鮮血,其后背驀然爆開,卻是其身無法承受來自蘇銘的強大之力,頓時全身骨頭寸碎,身體向后拋去,沒等落地便氣絕身亡。

    蘇銘眼中的仇恨之意不但沒有減少,反而更加濃郁,他恨這黑山部的所有人,此刻猛的轉身,死死的盯著那不遠處,三個欲殺北凌的黑山蠻士中的最后一人。

    此人身子魁梧,但個子卻不高,原本之前在追殺北凌時猙獰的笑容與那興奮的目光,此刻驀然改變,笑容變成了駭然,那目光蘊含了恐懼,他眼睜睜的看著蘇銘以讓他震驚的方式,一矛轟殺一人,自身更是一撞之下,再殺一人。

    干凈利落的一幕,給了這大漢一種殘忍瘋狂的感覺,他心臟怦怦跳動,在蘇銘的目光看向他時,他立刻恐懼的尖叫起來,不顧一切的就要退后,他害怕了,在他感受,此刻的蘇銘絕對是烏山部里的首領級別,這樣的人,不是他可以抵抗的。

    但就在這大漢退后不到三步,一聲尖銳的厲嘯驀然而起,卻見從遠處射來了一支箭,那箭如能穿透虛無,瞬間而來,從這大漢的頸部帶出一股鮮血,直接穿透而過,落在了一旁的大樹上,發出了咄的一聲,讓那大樹都為之一顫。

    那大漢握住脖子,鮮血不斷地流出,雙目黯淡,倒在了地上,尸體又被四周殺戮的兩族之人時而踐踏。

    遠處的瞭首,帶著疲憊迅速收回看向這里的目光,與他的敵人,那黑山部的凝血第八層的首領之人,繼續廝殺。

    蘇銘走向北凌,在其前方停下,抓起刺入在雪地上的鱗血矛,將其狠狠地拔出后,目光一閃,正要尋找黑山部族人繼續殺戮時,他的耳邊傳來了北凌復雜遲疑的聲音。

    “謝謝……”這聲音夾雜在這戰爭的廝殺與那嗚咽的塤曲間,顯得很微弱,蘇銘似沒有聽到,拔出長矛后,向前走去,但他走出了數步,卻是略有一頓。

    “過去的,就過去吧……為了塵欣,你要好好的活下去……”蘇銘開口,身子向前一步邁去,直奔那不遠處廝殺的人群。

    幾乎就是在蘇銘向前疾馳而去的剎那,一道冷漠的目光驀然從那遠處的圍欄旁看向了蘇銘,那是一個穿著粗麻衣衫的漢子,看起來約四旬左右,身軀強悍至極,看起來如同鐵塔一般,在他的身上,滿是鮮血,但幾乎全部都是屬于烏山部的蠻士。

    其體內氣血之力磅礴,看其樣子,竟似達到了<!--中间广告位置-->凝血第八層,與蘇銘曾一戰的葉望,仿佛相差無幾。

    在他看向蘇銘的剎那,此人右手抬起,在其手中,有一把長長的骨刀,手起刀落間,將圍繞他死戰的一個烏山部族人,頭顱割下。

    那族人甚至還沒來的及血線自爆,就身首異處,其頭顱被此人一把抓著,向著目光所望的蘇銘,直接拋去。

    那頭顱帶著熱血,落在了蘇銘的腳下,鮮血染紅了積雪,讓那一片雪地快速的融化,成為了血水。

    蘇銘腳步一頓,充滿血絲的雙眼抬頭看去,與那大漢在這戰場中,隔著人群,交錯在了一起,蘇銘看到了那大漢目中的殘忍與冷酷,那大漢同樣看到了蘇銘目中的瘋狂與殺機。

    二人的目光,在接觸的一瞬間,那大漢動了,他身子一晃,整個人躍起直奔蘇銘而來,蘇銘右腳向著大地一踏,身軀同樣快速躍起,沖向那大漢!

    這大漢能穿上粗麻衣衫而不是獸皮,顯然在黑山部里地位頗高,能殺這樣的人,必定對黑山部的士氣產生重擊。

    這大漢一動,因其身份的不同,立刻引起了此地交戰中的很多黑山部族人注意,似被帶動了氣勢,一個個怪叫中沖殺起來。

    眼看二人越來越近,剎那間,轟然的凝聚在了一起,展開了一場劇烈的生死之戰。

    但就在這時,烏山部人群的正前方,烏山族長噴出鮮血,面色蒼白,其身倒退,卻見在他的前方,黑山部死亡了大半,可卻有一個與之前和阿公交戰的那二人一樣穿著黑衣的大漢突然出現,以其驚人的修為,一舉將烏山族長震傷逼退。

    這黑衣大漢目光呆板,可卻透出嗜血之色,邁著大步,帶著身后跟隨的兩個黑山部蠻士,直奔那后退的族長追去,看其樣子,似要將受傷的族長一舉轟殺。族長的身邊,之前跟隨其奮戰的族人蠻士已然一一在之前的交戰中血線自爆而亡,此刻在人群的前方,只有他一人。

    就在這危機之時,似烏山部族長無法避開這生死的關頭,在后方人群的憤怒悲哀中,有一個人,驀然從那人群里沖出,此人是一個老者,他,正是烏山部的南松!

    他走出的一瞬,似輕嘆一聲,右腳向著大地一踏,沒有太強烈的聲響,但那前方追擊烏山族長的黑衣大漢,卻是身子驀然一震,仿佛腳下一個踉蹌,神色露出震驚的同時,南松走了出去,落在了那大漢的面前,干瘦的右臂,一拳打去,將其追擊的步伐,生生的止住,二人在這族群前,戰在了一起。

    但那黑衣大漢的身旁,卻是有兩個黑山蠻士跟隨,其中一人,更是那黑山部的拿著大弓的瞭首,此人盡管駭然那南松的來臨,但有那黑衣漢子在,他便咬牙身子一躍,死死的追向烏山族長,其目中露出殘忍與興奮,他可以想象得到,若自己殺了這烏山族長,取其人頭,在部落里,他將立下大功。

    烏山族長慘笑,他距離身后蠻像光芒保護的人群,還有數丈的距離,可如今,他明白,自己回不去了。

    但他的目中卻沒有后悔,只有不舍,他不后悔戰死,他身為族長,為部落戰死是其榮耀,只是他不舍……不舍這么快就離開了部落,他還沒有帶著族人走到安全的地方……

    族長這里的危機,被蘇銘看在眼里,被很多人看在眼里,可在黑山部的猙獰中,卻是無人可以趕去,那畢竟是烏山族長的生死,黑山部同樣為此展開興奮的糾纏,死死的困住每一個烏山部的蠻士。

    蘇銘想要趕去,可那黑山部穿著粗麻衣衫的大漢,卻是冷笑中阻止,使得蘇銘根本就過不去,甚至就連長矛拋出的機會也都沒有。

    就在這危機時刻,就在這烏山部族長似無法避開這生死的一瞬,那被蠻像光芒保護的烏山普通族人,在最前方,在最靠近族長那里,有十多個青年。

    這些青年,一個個身子顫抖,他們是部落里混吃等死的一群人,他們不具備蠻體,更不具備強壯的身軀,往往平日里在族人們勞作之時,大都悠閑自在,因為他們的家中曾出現過戰死的蠻士,使得他們覺得自己有某種特殊的權利,無論他們怎么做,只要不是背叛部落,就會一輩子這樣下去。

    他們沒有忘記家中曾經的榮耀,但卻沒有選擇繼承這份榮耀,而是選擇在這榮耀的庇護下,給自己懶惰跋扈的理由。

    ------------

    還差800票,就是推薦榜第一,天降我烏山800援軍,沖向第一!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3/21864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