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祥川精魂 > 正文 第四篇 祥川淚 二 捐獻

正文 第四篇 祥川淚 二 捐獻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二】捐獻

    祥川坡銀杏集團總公司召開了緊急董事團會議。

    列席的有:董事長祥媽;董事會成員川廣威、祥培嬌、川保山、禚龍、川小艷、王祥軍(列席旁聽)。

    祥媽專門叫川小艷打電話通知區委書記祥廣山列席會議,還沒來到。

    “我們祥川坡,我們的公司能有今天……不易啊……”祥媽躺在躺椅上說,“自創業到現在,風風雨雨都闖過來了,哎!不能毀了……”

    “是,老嬸子。”川廣威點了點頭。

    “我……八歲……被老爹從外山……五個銅錢賣給老祥家作侍女……不值錢……就為了能有一口飯吃;起先,陪少爺付智讀書,學了不少個字……是好事……窮人家的孩子,什么都會干;十五歲被配給少爺作了二房,不到一年,大奶奶得癆病去了,無后……我被扶正……廣威,這事你知道……”

    “我知道,老嬸子……”川廣威抹了把眼淚。

    “以后救了杜書記,兒子被日本鬼子開槍打死了……付智也參加了革命……后來也去了……收了兒子祥軍……戴老的兒子……建國后,入了黨任了合作社主任……人民公社……大(躍)進……成了大隊書記……大煉鋼鐵……開山路通隧道又失去了子雄……(文化)大革命結識了戴老……改革開放了……在縣城開了百貨雜品批發部,用來擁軍優撫……后來在戴老的支持下開公司……不易啊……祥川坡撤鄉并鎮……后來組建總公司設立分公司……招商引資……國內外設立辦事處……重新規劃祥川坡……成了擁軍模范城……劃歸地轄區……一路上磕磕碰碰……”

    “是,老嬸子;確實不易。”川廣威應和著,其余的人都靜靜地聽著。

    不一會兒,祥廣山來了,還帶來了花文娟和劉翠花來瞧祥媽。

    祥媽沖他們點了點頭,招招手讓他們坐下。她盯了花文娟一眼,似乎想不起來她是誰。

    “祥媽,我是花文娟。”花文娟看到祥媽那疑惑的目光,忙湊上前說。

    “花……文……娟?”祥媽一字一頓地說,似在回憶、沉思、又似在質問。

    “和祥廣山、劉翠花幾個學生一塊下放到咱祥川坡的老知青,后來進了城的花文娟;祥媽難道不記得了……”花文娟恐怕祥媽記不起來,又習慣性的沖祥媽做了個鬼臉。

    “我想起來了,是那個留兩條大辮子一甩一甩的,調皮的鬼丫頭……后來進了縣城,天王娛樂城是你開的吧……”

    “瞎混;祥媽……您老人家最近還好吧?”

    “不好……不好……最近老感覺胸悶、肝麻、疼痛、發困……好像來日無多了……”

    大家都默默地低下了頭,交頭接耳,偶爾議論幾句。

    祥媽揮了揮手,大家靜了下來。

    “今天請大家來,也就算臨時召開董事會會議,我提議,總公司及下屬各分公司,我經過幾番考慮,打算把公司按股份交給國家一部分,余下在設立一些福利基金和其它用途……”

    “什么?”在場的人都驚呆了,誰不知道,這總公司是祥媽變賣自己的百貨雜品批發部發的家,況且為祥川坡做的太多了……

    祥媽揮了揮手,制止了大家的議論。

    “把總公司及所屬的分公司評估記股,按十股分成,二股用于開發祥川坡,用于祥川坡的福利和建設事業,設立‘祥川坡福利和建設基金’;一股用于祥川坡的教育事業,設立‘祥川坡教育基金’,祥川坡的子弟上學一律免費,直至大學期滿;一股用于獎勵對祥川坡有卓越貢獻的人,設立“卓越貢獻獎”;一股贈與董事會的全體成員,和我風風雨雨的拼殺也不易,權當我給你們一個交代;一股贈與各部各公司的全體員工,作為福利;一股設立‘祥川坡養老基金’,用于養老院;其余三股捐獻給國家,由區委統籌,這就是我叫山娃子來的原因,他是區委書記代表區委。市里的擁軍樓不屬于股份,用于擁軍優撫專用。各項基金專款專用,設立專人負責。這就是我召開這次董事會會議的精神。大家看有什么意見?”

    “祥媽,你不留……”祥廣山想勸祥媽,“要不從捐獻給國家的三股中提出一股給您老人家養老。”

    “不要再說了,既然大家沒意見,就這么定了。”祥媽揮了揮手,一錘定音,“人事安排,總公司各部及分公司基本不動,董事會成員增加二人,祥廣山和王祥軍。祥廣山代表區黨委起到監督公司的責任;王祥軍在我身邊也歷練幾年了,又是個老牌大學生,又在東北大型企業干過領導管理工作,我看能代表董<!--中间广告位置-->事會,出任咱們總公司和美國合資的‘中美合資銀杏酮提純有限公司’的中方經理。只是總公司暫時還缺位公關部部長,海云飄……哎……”

    “祥媽,你看我行嗎?”花文娟忙問。

    “你?能舍得你那個……什么……天王娛樂城?”

    “我以天王娛樂城入股總公司,您老人家看行不行?”

    “你這個娃呀……鬼機靈……”祥媽笑了,指了一下花文娟的鼻子,“不過,你是這塊料,說不定我們下次開個董事會,商量一下……”

    大家被祥媽逗笑了。

    二天后祥媽又專門在床榻上,召開臨時董事會,研究海云飄的事情;她可能知道自己時日無多了,況且公關部對總公司來說至關重要。

    “海云飄我認為她會回來的,這里面可能有誤會,再等她一個月,如再不回來,走馬換將,聘任花文娟任公關部部長……那五百萬就不要追究了,從‘卓越貢獻獎’里扣除,一個女孩子也不易,再說給咱公司出的力也值這個錢……哎……海云飄……一個好人才啊……可惜了……但愿她會回來……真要回來了,大家不要為難她……”

    祥媽意志消沉地說,看樣子她很在意海云飄,大家知道,海云飄是祥媽的寶貝啊!疼愛她有時竟超過她的親生女兒祥培嬌……

    可,她攜巨款不辭而別的事,對祥媽的精神打擊太大了……

    一連幾天,天空都昏沉沉的,不見太陽。

    祥媽終于閉上了眼睛,依依不舍的離開了她苦苦經營的祥川坡……

    按照祥媽臨終的遺言:不立碑、不留字、不上報、不舉行大型追悼會,骨灰埋在祥付智烈士的墳旁,生不能伴他,死也要伴他英靈于九泉之下。

    但是區委書記祥廣山還是把祥媽病逝的消息,上報了地委、省委、京城……

    畢竟祥媽不是一般的農村老太太啊!

    追悼會設在了祥川坡區人民大會堂,那天各公司、廠、校、娛樂場所、區委各部放假,一齊涌向大會堂,想看祥媽最后一眼;廣場上的旗降了半旗,是上級特批的;京城、軍委、省委、地委等單位都派了代表并送了花圈,戴老、杜書記也派專人送了花圈;祥媽身披黨旗躺在百花之中……

    追悼會肅穆而莊重,由地委副書記兼祥川坡區區委書記祥廣山主持,省委、省軍區的代表講了話……

    最后是遺體告別儀式……

    祥川坡的坡民們嗚咽了……

    祥川坡的蒼天嗚咽了……

    祥川坡的山地嗚咽了……

    靈車隊來了,地委十八名武警抬著祥媽的遺體走向靈車,馱著祥媽遺體的靈車,徐徐地走向隧道向殯儀館的火化場開去……

    靈車隊剛到隧道口,突然從坡外迎面駛來一輛小轎車,正迎著祥媽的靈車隊停了下來,從車上走下一個渾身披孝的女人,只見她踉踉倉倉的來到靈車前,跪了下去大喊一聲,“祥媽——”趴倒在地上……

    送靈的人群驚詫了,是誰?是誰?

    靈車隊被迫停了下來。

    祥培嬌和王祥軍從護靈車上走了下來,扶起那趴在地上的女人。

    “大姐……”

    “云飄……”

    “我見不到祥媽,我連認錯的機會都沒有了,我對不住祥媽……對不住她老人家的知遇之恩……”

    “別說了,媽沒怪你,公關部部長還是你的,媽就知道,你會回來的;媽信你……”

    “那五百萬是個誤會,我被一外商騙了,追查到國外,五百萬支票我帶來了,祥媽;咱公司沒損失……祥媽……您老人家聽到了嗎……”

    “媽聽到了,媽聽到了……”

    祥培嬌扶起海云飄上了護靈車,車隊徐徐地開出了祥川坡……

    祥媽的骨灰盒葬在了烈士陵園祥付智烈士的墓旁,上級指示給祥媽立個碑,為了不違背上級的指示精神和祥媽的遺愿,最后經地委、區委領導征得祥培嬌和王祥軍的同意,在祥媽的墳墓旁立了一尊祥媽的上半身雕像,緊傍著祥付智烈士的墓碑……

    雕像下沒有任何字,這也是祥媽的遺愿,因為祥媽確實沒有名字,她是個侍女出身,是被祥家老爺子用五個銅錢買下的……

    *****《祥川精魂》第一部**完**敬請觀看**第二部******

    *****2001.6.草稿于東港公司******

    *****2011.9.17定稿于邳州工作室*****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23/58852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