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祥川精魂 > 正文 第四篇 祥川淚 一 重病

正文 第四篇 祥川淚 一 重病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第四篇祥川淚

    【一】重病

    由于祥川坡銀杏集團總公司,在全國各省市開了連鎖分公司,并且在亞洲和歐洲等地區的一些國家設立公司辦事處;使“祥川”牌銀杏產品走出國門、走向世界,給國家創收了大量的外匯和財政收入,這不是一般的鄉鎮所能比擬的,甚至財政收入和工農業總產值大大超出了一些地區的市、縣,尤其創匯……

    不久,省、地委聯合下發了文件:

    祥川坡鎮晉升為地委直轄區,改名為祥川坡區,轄區有二個鎮,原有的青龍鄉恢復為青龍鎮,再者就是祥川坡鎮,區委駐地在祥川坡鎮。

    任命祥廣山為地委副書記兼祥川坡區區委書記;祥媽為地委政協委員;其余人員由人大選舉產生。

    由于祥媽擁軍愛軍,成績突出,省軍區授予祥媽“人民子弟兵的母親”的光榮稱號。

    當這些文件、榮譽證書遞到祥媽的手里時,她僅僅笑了笑,說:“這是上級又給了我一個艱巨的任務。”

    不久,一個意想不到的壞消息籠罩了祥川坡……

    祥媽自從京城返回不到半年,老感胸悶、肝痛、嘔吐。起先不在意,認為是多年的勞累成疾,再說歲數大了,老年病,也沒什么;可一進區醫院檢查,晚期肝癌,陪她檢查的護士長劉翠花驚呆了,沒敢告訴祥媽,說小病沒事;連忙打電話給丈夫區委書記祥廣山,祥廣山急忙趕來接走了祥媽,同時暗暗地和祥培嬌、王祥軍通了信息,他姐弟倆也驚呆了,這簡直是晴天霹靂,這將意味著銀杏集團總公司往后的路怎么走?同時劉翠花又秘密透漏祥媽最多能活三、四個月……

    總公司幾個董事,避著祥媽在祥培嬌的辦公室秘密的開了碰頭會,并邀請了祥廣山;會議一致同意暫時封鎖消息,不告訴祥媽。

    “送北京進行保守治療吧,”祥廣山轉向幾個人說,“不能再拖了。”

    大家統一了意見;可當他們幾個人走進祥媽的辦公室時,看到頭發斑白的祥媽精神疲憊地半躺在躺椅上,瞇著眼睛,顯得蒼老了許多。川小艷一邊給涼著開水,一邊給念著報紙,桌子上放著藥……

    “干什么?都來了。”腳步聲驚動了祥媽,她平靜的睜開眼。

    “祥媽……”祥廣山走過來蹲在了祥媽的身邊,雙手握住祥媽的那雙蒼老的手,有點哽咽。

    “山娃子,你怎么來了,回去吧,區里忙。”祥媽慈愛的用手撫摸著祥廣山的頭發,滿臉的慈祥。

    “祥媽,去京城治病吧。”祥廣山央求著,“我……陪您……去。”

    “孩子話,區里的工作要緊;再說,我不要緊,我都快八十五歲的人了,還怕啥?我不信邪,沒有過不去的火焰山!就是死,這歲數在咱祥川坡也算是高壽了。”祥媽平靜地說。

    “媽……”祥培嬌和王祥軍哀求著,“去京城看病吧,那里的醫療設備和醫術都比咱這好……”

    “別說了,什么風浪我沒經過,告訴我是不是那種病?”

    一看見大家都低下了頭,祥媽怔了一下,明白了,掃了一眼女兒祥培嬌和養子王祥軍、祥廣山。又慢慢地靠在了躺椅上,瞇上了眼,揮了揮手,“大家都回吧,各忙各的,去吧……”

    “媽……”兩行淚順著陪嬌的臉頰滾落下來。

    “我要上報京城的戴老和省委的杜老書記。”祥廣山看了看祥媽說。

    “屁話,我是個什么人?一個農村的老婆子,值得犯那么大的動靜。”祥媽睜開眼,厲聲地說。

    大家呆住了,從來沒見過祥媽發這么大的肝火,她是不想因為私事麻煩人家啊!都含淚低下頭,不忍再惹她老人家生氣。

    “只可惜……還想再干點事……”祥媽一看大家都傷心的低下頭,心軟了下來,喃喃地自言自語,聲音輕輕的。稍頓,祥媽揮了揮手,大家識趣地走了出來;辦公室內又傳出川小艷讀報紙的聲音……

    有一個不好的消息降臨了總公司……

    常駐京城的公關部部長海云飄,上個禮拜挪用公款五百萬和一名外商僑居美國,不回來了;這是她手下的公關小姐川小花揭發的。

    這要不要匯報給祥媽,可她的病……

    “匯報吧。”祥培嬌平靜地說,“這事不是個小事;由媽定奪,要不要報案?”

    祥媽靜靜地躺在躺椅上,面無表情,一直聽完隨同海云飄駐京的公關小姐川小花的匯報,端起茶杯,咪了一口茶,然后平靜的看了看大家,像是咨詢大家的意見。

    “向公安局報案,聯絡國際刑警,追究她的刑事責任,追回挪用的公款,”禚龍大聲地說,“狼心狗肺的東西,想當年……”

    祥媽擺擺手,制止了禚龍的話,“<!--中间广告位置-->人各有各的活法,由她去吧;不過我不大相信海云飄能干出這樣的事……”

    “人都攜巨款逃出國外快半個月,杳無音信;不是攜款外逃又是什么;難道是出國旅游,誰批準的?忘恩負義的東西……”川小艷還想再說,被祥媽揮手制止了。

    “把功勞碑給拆了,砸碎……”禚龍氣憤地說。

    “留著吧,她即使自甘下流,也必究對祥川坡銀杏事業的發展有不可磨滅的功績……那點錢,不算個啥……”祥媽淡淡地說。

    “那我們公關部……”祥培嬌憂郁地說。

    “不要怕,公關部會好的;我不信邪,沒有過不去的火焰山!哎……人才啊……不易啊……可惜啊……”

    祥媽隨即揮揮手,人們識趣地退了出來。

    海云飄難道真的攜款外逃?不可能……不可能……絕不可能……可畢竟攜巨款走了……這個不爭氣的哇呀!

    祥媽想不通,她不是可惜那點錢,而是不想失去一個難得的人才啊!祥媽累了,躺在了辦公室套間的床上了……

    祥媽病了,祥媽睡倒了……

    祥川坡的人在奔走哀告著,人們都相約趕來看望祥媽,都被川小艷統統拒之于門外,說是祥媽交代的,誰也不見。

    每年保送的大學生們,恰巧五.一放長假,也相約來瞧祥媽,也被拒之門外,川小艷含著淚傳達祥媽的話,“學成能為國家出力,想著咱祥川坡也就行了……”于是二十幾個大學生長跪在總公司院內,含淚高呼,“老奶奶,祝您早日康復……”

    區醫院護士長劉翠花來給祥媽送身體檢查報告,順勢又給祥媽檢查一遍身體。祥媽拉著劉翠花的手說:“娃,和山娃子生活還好吧?你們還是我給指的媒呢!山娃子是個好娃子,你多疼他一點……”

    “祥媽……”淚水順著劉翠花的臉頰流了下來。

    “別哭……別哭,多好的一對娃呀!”

    劉翠花捂住臉跑了出來,沖著門外的人搖了搖頭,哭泣著說:“最多……還能……熬……兩個月……”

    這天,天氣昏沉沉的,太陽時隱時現。

    “祥媽好了,祥媽好了,祥媽出來散步了……”

    祥川坡的人在奔走相告,于是全坡的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和學習,涌了出來……

    從公司里……

    從廠房里……

    從學校里……

    從醫院里……

    從購物中心城里……

    …………

    祥媽真的從總公司董事長的辦公室走了出來,腳步蹣跚,川小艷在身側攙扶著,左邊是祥培嬌,右邊是王祥軍陪同著。看著滿坡的人,祥媽笑了,親熱的打著招呼;人們簇擁著,喊著……

    “祥媽好。”

    “老奶奶好。”

    “老嬸子好。”

    “老太太好。”

    “老人家好。”

    …………

    祥媽微笑著揮了揮手,大家太熟悉這種信號了,叫喊聲馬上停了下來,跟在了祥媽的背后。首先來到了“禚氏宗祠”,進了一進院,祥媽摸了摸那石碑的斷痕;轉而進了二進院,祥媽上了三炷香,跪了下去,隨后的人也都跟著跪了下去。

    “祖宗啊!保佑祥川坡興旺發達吧。”祥媽說完,咧了咧嘴,默念著什么,又拜了一拜。隨后站了起來,在人們的簇擁下,來到了那寬大的隧道旁,撫了撫川子雄烈士紀念碑,“子雄,老嬸子來看看你……”

    又看了看“擁軍模范城”的牌樓,看著戴老的題字,笑了……

    經過人民廣場、教學樓、區醫院、敬老院、購物中心城……

    最后來到了銀杏王公園,在銀杏王樹下待了一會;來到了烈士陵園,看了看“祥川精魂”那塊大碑,嘴抖了抖,什么也沒說;又來到了祥付智烈士墓前坐了下來,人們都靜靜地看著,眼睛有點濕潤,空氣似乎凝固了……

    “付智啊……看樣子……我要去找你了……你在那邊孤單嗎?付智啊……”

    慢慢地,祥媽站了起來,在川小艷的攙扶下登上了祥川坡觀景臺,又看了看坡上成排的別墅群、林立的公司樓房、肅穆的祠堂、寬大的隧道、坡中心那寬敞的人民廣場、花園似得學校、潔白衛生的區醫院、豪華的娛樂城、熙熙攘攘的購物中心城、威嚴的區委、鎮委駐地,那依然昂首屹立幾千年的銀杏王……

    “大家回去吧,各忙各的吧,回吧……”

    人們不忍離去,祥媽揮了揮手,那雙手的姿勢大家太熟識了,人們慢慢地走開了,眼里含著淚……

    “多好的坡……多好的人啊……”祥媽吶吶的自言自語。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23/58852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