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祥川精魂 > 正文 第二篇 撤鄉并鎮 四 救難

正文 第二篇 撤鄉并鎮 四 救難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四】救難

    日本鬼子打進中國了,已經搶占了東三省,打過來了……

    祥川坡的人不知從哪兒聽的信,說艾山腳下的馬匪頭子禚保峰率領的一群馬匪為了抗日組成一支抗日敢死隊,在艾山腳下同日本鬼子進行一場場浴血奮戰,最后滿腔熱血傾灑江河,全軍覆沒……

    禚保峰那是郯城的本家,不知死的真假……

    兇信一個接著一個,日本鬼子真的打進來了,祥川坡的人們炸了窩;說由于國軍不抵抗,倒和共黨打得火熱,打起內戰來;任由日本鬼子無惡不作,日本鬼子趁機攻了進來,所到之處實行“三光政策”——燒光、殺光、搶光。無惡不作,男的被抓住充當壯丁,稍有不如意就地槍殺;女子尤其是小媳婦、花姑娘,留給他們淫樂,充當什么“慰安婦”……

    山外的人都向南方跑反了,祥川坡的人也有的開始跑了,攜妻拖子,哭爹喊娘……

    又北方跑反來的人說,山東濟南府長青街的禚門樓也被當家老爺子炸了,諾大的禚門樓被日本鬼子霸占存放軍火,當家老爺子禚耀文走暗道點燃了軍火,禚門樓蕩然無存……

    禚老爺子好樣的!(參見拙作《禚門樓》)

    祥川坡那時的族長是祥方文,是祥媽的公爹。祥媽原是嫁給祥家少爺祥付智作二房,他是族長花五個銅錢買來的侍女,送給少爺作伴讀,不到十五歲就出脫得楚楚動人,再加上勤快,大奶奶又不生長,沒有生個一男半女;由祥方文做主就給了少爺作二房少奶奶;她沒有名字,家人都喊她祥嫂。不久大奶奶得一種怪病死了,祥嫂作了填房扶正;頭生是個兒子已三歲了,叫廣仁;這不剛生下二女才二個月。老公爹勸他倆出去躲躲,祥嫂沒同意;說兵荒馬亂的,哪都不好,不如在家。

    白天,剩下的男人在山坡勞作,晚上都躲在了山上,只有那跑不動的婦道人家,躲在那棵古銀杏王樹洞里,以防意外。

    有時,族長祥方文帶著幾個跑不動的老頭,和不愿拋井離鄉的青年,到祠堂燒香祈禱,以保佑全坡平安,這階段倒也平安無事。

    這一天,鬼節。

    族長祥方文正率領坡民在祠堂祭祀,突然上坡傳來幾聲槍響……

    “大家快躲在祭桌下面,女的快進后院靈宮小地道,無論發生什么事都不要出來。”祥方文下了命令,隨即出去看看情況。

    又幾聲槍響,從坡口的山路上跑下來一位披頭散發的姑娘,后面緊跟著二十幾個狂呼亂叫的日本鬼子,大概他們想抓活的,只是恐嚇地胡亂開槍。

    “抓花姑娘的有……女共黨的有……壞人……大大地……”

    他們淫笑著,狂追著,并不時地打著冷槍。

    眼看著那姑娘跑到銀杏王樹下,由于驚慌,一下子絆倒了,日本鬼子不敢追了,被這古樹雄壯的氣勢嚇呆了,一個個張著嘴,盯著古樹不知所措,驚恐的看著……

    這時從祠堂里跑出祥付智,他不放心因坐月子而留在銀杏王樹洞里的祥嫂,順著山坡躲躲閃閃,挪到樹下,一把拉起那早已嚇癱的姑娘,順著樹洞口鉆入樹洞中;等日本鬼子迷糊過來,早沒影了,開始圍著樹搜,轉了幾圈,沒有搜到。日本鬼子惱羞成怒于是挨戶搜家,搶了一些雞、鴨、鵝、兔,燒了一些民宅;沒見到一個人,突然他們看到了坡上的祠堂,叫囂著沖了過去,一陣槍響,外殿的男人們被趕了出來,站成一排,持著槍恐嚇著,叫他們交出“花姑娘的有”“女共黨的有”,他們敢怒不敢言。

    一個日本鬼子一把抓住祥嫂的大兒子廣仁,幾個耳光,才三歲的小孩嚇哭了,直喊“娘……”

    躲在樹洞里的祥嫂想沖出來,被祥付智牢牢抱住了;族長祥方文心疼地跑出來抱住了孫子,一聲槍響,小廣仁死在了爺爺的懷中,祥嫂昏了過去……

    日本鬼子見問不出名堂,一把火燒了祠堂,坡民們想去撲火,一陣槍響,坡民們倒下了一片,<!--中间广告位置-->祥方文腿挨了一槍也倒在了地上……

    樹洞里的祥付智,嘴唇咬出血,他知道出去等于白搭上一條命。

    這些日本鬼子,我日你祖宗八代!祥付智咬牙切齒的暗罵著……

    二個多月的二女兒從甜夢中被刺耳的槍聲驚醒,剛想咧嘴哭,被祥付智用手捂住了;那個被救起的姑娘驚恐而又內疚的看著祥付智和祥嫂。

    “我出去吧,要不他們都沒了。”姑娘流出了眼淚,“連累了鄉親們……”

    祥付智拉住了她,姑娘哭了。

    日本鬼子沒抓住花姑娘,又走近古銀杏樹,朝著古銀杏樹一陣射擊,那古銀杏王登時刮起一陣狂風,響起了一陣陰森森的颶風吼叫聲,日本鬼子被這突如其來的颶風嚇懵了,紛紛后退……

    “神樹……樹神……”

    日本鬼子膽顫地、驚叫著嚇跑了……

    祥付智忙跑向倒地的鄉親,靈宮的女人們也出來了,和祥嫂、逃難的姑娘一塊緊急搶救,滅火;在淚水中埋葬了幾位死去的族人和自己的才三歲的兒子……

    那姑娘住了二天,要走了,臨走她告訴大家,她是**員,叫杜云,是**上級委派的抗日聯絡員。由于九、一八日軍侵占東三省,蔣介石卻采取不抵抗政策卻去消滅**,以至于日本侵略者一路南下,燒殺搶劫,中國人民苦不堪言,家破人亡,要這樣發展下去,要成為亡國奴……

    大敵當前,于是**中央決定號召人民武裝抗日,聯絡一部分東北愛國軍人組織聯合軍和抗日義勇軍,進行游擊戰爭。她是**委派的五人之一,后被漢奸出賣,一路被日本鬼子追殺,死了四人,而她被迫逃到了祥川坡……

    她含淚告訴人們:抗日一定會勝利,到那時再用這些侵略者的骯臟的頭顱來祭奠我們這些被日本劊子手殺死的英靈……

    付智送走了女**員杜云,哪曾想付智為護送她也從此消失了,直到二年后才……

    哎!

    十幾年過去了,新中國成立了,坡民們也陸陸續續的回來了,也有不少客死他鄉,回來的重修家園、祠堂,安居樂業。

    有一天,一輛吉普車顛簸著翻過山頭,來到了村口,從車上下來四個身穿四兜制服的干部,其中一位是個女的,說找祥付智大哥和他媳婦祥嫂。

    祥嫂一聽說,竟激動地拉著兒子祥軍、女兒祥培嬌忙迎向前去,認為是祥付智回來了;可走近一看,不認識。

    “祥嫂……你是祥嫂。”其中那個女干部忙驚喜的喊道。

    “你是……”祥嫂有點懷疑面前的女干部是否認錯了人,可她是叫的祥嫂啊!

    “你還記得嗎?那年被日本鬼子追殺的女共黨?被付智哥給救了,躲在銀杏樹洞里,你還煮銀杏果給她吃……”那女干部忙提醒說。

    “你……你……你是那個女**員……抗日聯絡員……杜云大妹子……”

    “這是咱們縣的縣委杜書記。”一位干部忙介紹說。

    “當上干部了,是縣委書記?”祥嫂忙說。“真年輕。”

    “付智哥呢?”

    “他……當時護送你走后,不見音信;二年后又回來了,說參加紅軍了,隨后又帶走了坡里二十三位后生走了……至今下落不明……”

    “那次為了掩護我,剛出山坡,又被日本鬼子發現了,他回不去了,為了擺脫日本鬼子的追捕,和我歸了部隊,以后再沒見他了……”

    “不知是死是活?”

    “全國解放了,說不定那天就回來了;祥嫂有什么困難嗎?”

    “咱農村,有啥困難!有吃有喝就行了。”

    “有困難盡管找我。”

    隨后杜書記走了……

    往事不堪回首!而后杜云由縣委書記升為地委書記、而后省長、省委書記;而祥嫂也逐漸的變成了滿頭白發的祥媽……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23/58850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