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吹燈之升棺發財 > 第二卷 第三十一章 密謀

第二卷 第三十一章 密謀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爐子里發出一聲聲咕嚕嚕的響動,水開了。

    我起身沏了兩杯烏龍茶放在桌上,氤氳的水汽中,我們兩個大男人相對而坐,一時無言。

    暈,靜坐抗議還是怎么著,如果對面換成hellen,我不介意跟她坐上一整天。韓志這個黑炭頭,免了吧!

    我搖了搖頭,端起杯子抿了一口,笑道:“韓兄弟,現在管你們這塊的公安,都要練這么一手?”

    說著我放下茶杯,比了火中取栗的姿勢。

    “哪能啊!”韓志失笑道,搖了搖頭,低頭看著自己練有銷金指的右手,沉吟片刻,緩緩地敘說出了一個秘辛。

    民國時期遺禍,亂世的余波,再加上財帛暴利誘人,解放后盜墓行為仍屢禁不止,致使大量的國寶文物流失海外。

    走私販賣一塊,由于涉及取證和牽涉到境外的一些事情,公安方面很難有效的打擊。于是,有關部門痛定思痛,決定釜底抽薪,定下了一個長達三十余年的“飼虎”計劃。

    所謂的“飼虎”計劃,就是由國家有關部門出面,招安了一批經驗豐富,各具絕活,又愿意安度晚年的倒斗界老元良,以他們為教頭,教導一批小孩子倒斗的各項絕活。這批小孩子有的是那些老元良的后生晚輩,有些則是無父無母的孤兒。

    韓志,就是這批小孩子中的一員。

    待他們成年后,便由有關部分安插,通過各種途徑,使他們跟那些倒斗團伙扯上關系,最好是能成為他們中的一員。

    販賣文物的,跟盜竊古墓的,二者之間的關系密不可分。沒有前者,倒斗者的手中的珍惜古玩便難以出手,價值難免要打個折扣;沒有后者,就沒有貨源,那走私組織也難以生存。

    那批由國內頂級好手教導出來的孩子,各個都有一手實用的倒斗絕技,因此在盜墓團伙中都頗為混得開。而倒斗團伙跟境外的走私組織又多有聯系,于是,靠著他們做內應行反間,有關部門多次順藤摸瓜,著實搗毀了好幾個在國境線上來回倒手的文物走私組織。

    難怪韓志不是同行,卻有這樣一手我都羨慕不已的絕技,敢情是那些老家伙的嫡系傳人啊!

    韓志看著自己的右手,娓娓道來,有意無意間,眼中都流露出一絲傷感,好像這只右手中,蘊藉著什么哀傷一般。

    他人的心事我沒有興趣去揣度,不過看他的神情不似作偽,我慢慢放下心來,跟他談起了正事。

    “說吧!你們想讓我做什么?”我點上根煙,淡淡地問。

    “我是來……”韓志想都不想地張口就待要說什么,被我揮手止住。

    迎著他疑惑的眼神,我干脆地說:“別跟我說什么你們是來幫我的之類的,那些話留著騙小孩吧!哥們我是自己送上門來了,想怎么利用你就直說,做不做在我,免得到時再有些什么不愉快!”

    我這是把話擺明了說清楚,生怕的是,他們腦子一熱,又來臥底那老一套,讓我到沉沙那邊臥底去。這種事,我是堅決不干的。

    這么多年來,我早就過了腦子一熱,不管不顧的年紀了,深知什么叫做成名非僥幸。一個游走在法律與黑暗邊緣的組織,數十年來屹立不倒,又豈是幸至!

    韓志頗有深意地望了我一眼,語調中帶著欣賞說:“張兄弟你放心,我們不會讓你做有悖‘原則’的事。”

    “原則”二字他特意重讀,其中含義不言自明,丫的是嘲笑我膽子小來著。膽子小就膽子小吧,剛把人家的成員給做掉了,又屁顛屁顛地送上門去,這可不是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的事,簡直是把腦袋雙手奉上。這種事,沒得商量,堅決不干。

    我叼著香煙,仰著頭看向天花板,好像那里長了花一般,定定地看了好久,就是不答他的腔。

    韓志看我不受激,搖頭苦笑道:“你不用這么防備吧!我們沒有惡意的。”

    話音剛落,他隨即又正色道:“陳教授提到過,你手上握有該組織勢在必得的東西。我們的計劃是,既然這樣東西對他們如此重要,那用不了多久,他們估計就會找上門。希望張兄弟到時能跟我們配合,將他們的首腦一網成擒。”

    我聽了直皺眉頭,疑<!--中间广告位置-->惑地問道:“你們這是拿我當餌啊!可以,我可以跟你們配合。不過,你們怎么這么肯定他們的首領會親自出面呢?據我所知,像這種組織的首領一向是不敢踏足大陸的,不是在公海是漂著,就是在臺灣島上貓著,沒那么容易跟我見面吧!”

    韓志自信地笑了笑,說:“這個你不用擔心,只要你手上的東西有足夠的價值,同時你堅持要見對方的首領,他就一定會出來跟你見面。因為,他現在就在大陸。”

    咦?我愈加疑惑,他們如此神通廣大,連對方組織首腦的行蹤都這么肯定,那還要我干什么?

    看著我疑惑的眼神,不置可否的態度,韓志苦笑一聲,把最后的老底也竹筒倒豆子一般全倒了出來。

    原來,在半個多月前,沉沙海洋資源公司的首領攜幾乎全部骨干來到大陸,并或邀請或脅迫地招來不少行內的高手,一起盜掘一座蘊藏豐富的古冢。

    該古冢位于廣東與福建的交界處,赫然是大名鼎鼎的南越王趙佗的陵墓。年前,趙佗之孫,趙昧的墓葬被考古發掘了,里面蘊藏之豐富震驚中外,由此可想見其祖趙佗之墓的富有。

    趙佗其人,也是一個傳奇性的梟雄人物。他本是大秦的官吏,也算是手掌軍政大權的要員了。在陳勝吳廣起義,劉邦項羽楚漢爭雄的時代,他按兵不動,手握數十萬大秦精銳,坐看興亡。

    待劉邦定鼎中原后,趙佗名義上俯首稱臣,卻一日也未曾受中央管制,更有稱帝東南的行徑,后見事不可違,立刻改弦更張,再次稱臣。

    趙佗年逾百歲后善終而死,到他死前為止,一直是名副其實的東南土皇帝,富不下大漢朝廷。

    這種絕代梟雄的墓葬,說不感興趣那是假的,職業病犯了,手直癢癢,恨不得親身進去一探虛實。

    “我們有一個兄弟,趁著他們廣招人手的時候混入其中,以上的消息都是他提供的。”韓志說這話的時候,神色似乎有些黯然。

    “這位兄弟?”我小心翼翼地問道。

    “半個月前就跟局里斷了消息,估計是兇多吉少了。”韓志以看似平靜地語氣緩緩說道,可那留下深深牙印的下嘴唇,卻暴露了他內心的真實想法。

    兔死狐悲,自古有之,他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后一個。我在心中著實嗟嘆了好一陣。

    “奇怪的是,國內的行家幾乎都收到了沉沙的邀請,怎么會漏了張兄弟的那份呢?要知道,現在小字輩的行家,就以你跟胡八一為最。”韓志沉吟半晌,忽然開口說道。

    當然不會找我了,那時候,我正被他們耍得團團轉,在內蒙古的老林子里喂蚊子呢!可這話不能說,我只能苦笑道:“那會胡八一正在云南,我嘛,許是他們看不上我這兩手吧!”

    韓志意有所指地說:“張兄弟太謙了,可能是他們知道你那時另有要事,沒敢打擾吧!不管如何,這次請張兄弟務必幫忙了。”

    誰說跟聰明人說話輕松來著,我怎么覺得累的慌。不想再跟他繞圈子了,我頷首說道:“好吧,就按你們說的辦,我會配合你們的工作!”

    “嗯!”韓志點了點頭,留下了他的聯系方式,然后伸出手來跟我握了一下,便轉身離開了我的小窩。

    其實按我的本意,是不想跟他們合作的。給陳教授打電話,也是抱著打聽消息的心思而已,沒想到到惹來了這尊神。現在之所以爽快答應,大金牙的安危是個問題,另一個原因是:我畢竟干的是倒斗的這一行,雖說有自己的原則,國寶之類的東西堅決不往外賣,可往深里一想,其實也不過是自欺欺人的遮羞布罷了。

    我自己不往外賣,可買主往哪再賣出去,那是人家的自由,我也沒法干涉。這么多年下來,摸著良心,我絕對不敢說,我倒出的國寶就沒有一件流出到國外去。

    算是贖罪也好,算是賣個交情,以后好相見也罷,總之這次我是拿定主意要跟他們合作了,如果能把大金牙救出來,再把這個走私團伙一網打盡,那也算是件功德了。

    目送韓志離開后,我走至窗前,一把推開窗戶,貪婪地呼吸了幾口新鮮空氣,心中的抑郁慢慢消散,整個人也平靜了下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17/58675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