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回到明朝當鏢師 > 第五卷新三大征之沒有銷煙的戰爭 第三十章 第五卷終篇 時空穿梭者

第五卷新三大征之沒有銷煙的戰爭 第三十章 第五卷終篇 時空穿梭者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回去的時候,見到沈曼的房間外,有人在徘徊,走近一看,卻是張俊奇。

    張俊奇無視其他幾人的存在,直接走到沈曼面前,說:”這十幾年來,有些話相對你說,但一直沒說,今天我一定要講,你愿意嫁給我嗎,嫁給一個頭發都白了的男人。“

    說罷拿出家傳玉佩,要送給沈曼,沈曼遲疑片刻,忽然痛哭失聲,接過玉佩,說自己愿意。

    陸堯等人都十分興奮,其他志愿者都留意到了,也都出來起哄。

    ”老張,雖然等你這句話已經很久,但我一點都不后悔,謝謝你。“

    沈曼由衷的說。

    張俊奇搖搖頭,說:”其實我以前家里出了點事,一直隨母姓張,來四川之前,家里的事情處理好了,我該還父姓,姓李。“

    一旁陸堯說:”李俊奇,這名字不錯。“

    張俊奇仍然搖頭,”我是時字輩的,所以中間那個名字應該有個時字,不過只取兩個字的名字,叫李時也不習慣,畢竟三個字的名字都三十多年了。“

    穿越者團隊的等個人都是一怔,繼而一陣激動,他們都感覺到有什么事情要發生,所以都不說話,只是靜等那一刻。

    張俊奇說:”奇對珍,珍奇珍奇,不如就叫李時珍,你們看好嗎。”

    沈曼則在努力思索自己是否在張俊奇面前提過這個名字,讓他想起這個名字,但也不敢確認,只好說:“你說改就改嗎,不問問你家人。”

    張俊奇說:“你就是我家人啊,哈哈,以后我就叫李時珍。”說罷他從褡褳里取出一疊紙,說:“這是我這幾個月沒事時寫的一些東西,以前很沉迷書本上的一些東西,后來發現書上很多錯的,所以我想寫本書,予以糾正,并給老百姓提出正確的方案。<>”

    沈曼激動的渾身顫抖,接過一看,忍不住驚叫:“本草綱目,真的是....。”這下確信面前這人就是自己穿越而來的終極目標李時珍。

    “本草綱目。”李時珍很高興,“這名字不錯,我喜歡。”他隨即約沈曼去各疫區看看,然后回房,題寫書名。

    陸堯將沈曼等人叫到自己房間,大聲說:“真是不可思議啊,原來大哥就是李時珍,我們一直找他呢,之前以為這個時空根本就沒有他。”

    沈曼笑著說:“看來這個世界因為我們的過度參與變化很快,將來還有你不知道的人物出現也不一定。”

    眾人都稱是。

    經過七個月的磨難,大明朝終于打贏了這場對瘟疫的戰爭,陸堯也和團隊一起勝利回歸北京。

    北京西城門口,皇帝果然兌現諾言,親自為陸堯牽馬,當然只是做個樣子,走了不到十步路而已,而內閣成員也未幾個功勞大的大夫牽馬,場面極為熱烈。

    在承天門,皇帝發表了熱情洋溢俄講話,對醫療隊的表現給予高度評價,并提到了對東北的作戰,大明和蒙古聯手打敗努爾哈赤,努爾哈赤戰敗身亡。

    陸堯雖然感覺到本時空的未來,中國已經十分強大,但還是很激動,畢竟歷史終于被改變了。

    同時,皇帝封陸堯為鏢師,作為天下鏢局成為最高等級鏢局的獎勵之一,也是這次打敗病魔的獎勵。

    陸堯很是感動。

    其后,陸堯想去見皇帝,但申時行卻告訴他,皇帝打獵去了,很長時間不會回北京,而且皇帝臨走前,命令他赴廣州參與大明朝主辦的一次亞洲足球賽事。

    陸堯雖然很累了,但皇帝的吩咐必須要接受,所以還沒有來得及休息一下,就親赴廣州。<>

    到了廣州后,以堯之隊為班底的大明足球隊隊員都十分高興,士氣高昂,表示一定要獲得這次杯賽的勝利。

    陸堯和他們訓練了一下,感覺隊伍狀態不錯,也十分放心,可是有人卻傳來消息,說喬治和他的歐洲朋友準備離開大明朝,不知道要到哪里去。

    陸堯立刻趕往海邊,卻見一艘大船停靠,喬治和那些參加過抗俄援蒙,和病毒一起作戰的歐洲朋友都在海邊忙碌,交流。

    陸堯走到喬治身邊,斥問:”老喬,我聽說你要走,去哪里。“

    喬治笑道;”陸大人,我本是歐洲人,但是歐洲并不是我希望的世界,后來我以為大明朝是,也一直以為是,但接觸多了,發現還是和我希望的有很大區別,可能你自己沒留意到,多注意就明白了。“

    ”所以,我要走,尋找一個希望的國度,也許就是美洲。“

    陸堯笑道:“老喬,你真的要去美洲,那么遠,那里的姑娘也不漂亮啊。”看看船身上的英文名,問船名叫什么。

    喬治笑著說:“五月花,五月花號,我記得你說過五月號代表mzz.“

    陸堯幾乎要暈倒。

    “還有,陸大人,你不要叫我老喬,現在我不是大明朝的人了,我的英文名全稱是:喬治.華盛頓,你應該叫我喬治或者喬治船長,五月花的船長。”

    陸堯當即就真的暈倒了。

    醒來后,看見海茉莉和足球隊的隊員在照顧他,便問茉莉怎么也來了,茉莉笑著說:“送舅舅啊,相公也來了,這里很多高手都想挑戰他呢。“

    陸堯明白過來,詢問五月花走了多久,海茉莉說已經走了半個時辰,陸堯立刻跳下床,通過廣州飛鷹門的弟子傳令,讓他們去找陳麟,務必擊沉五月花。<>

    但下達這個命令后,他又后悔了,這個時空的大明已經改寫歷史,也許有個強國出現,能夠促進他更加強大呢。

    轉念又想:不過,還是不要有這樣一個強國更好。雖然矛盾,但一直沒有收回命令。

    很快飛鷹門弟子來了,對陸堯說:”陳麟大人來問你,你用什么身份下達命令,他知道你的欽差身份是無法對軍隊下達命令的。“

    陸堯說:”你對陳麟大人說,皇上有密令,要我監視喬治喬治,他們是叛逃。“

    但飛鷹門弟子回來后,無奈的說:“陳麟大人還是拒絕執行命令,他要向皇帝匯報。”

    陸堯十分失望,但對陳麟的警告也不放在心上,暗付:那也沒關系,匯報就匯報唄。

    之后球隊大獲全勝,獲得杯賽冠軍,陸堯一高興,完全忘了這事。

    本來他是想和球隊一起回北京的,沒想到嚴嵩來了,請他晚些時候回去。

    陸堯也就送球隊離開廣州,然后問嚴嵩有什么事。

    嚴嵩沒直接回答,只是打量著他,笑著說:“我老了,你還年輕,不過你也不年輕了。”

    “廢話。”

    “這樣吧,南郊有片樹林,我布置了一下,咱們來場弓箭cs怎么樣。”

    陸堯笑起來:“玩不過你這個老頭子,我自己自殺去。”心里有個想法:自己若是借此機會把他殺了,抱一下父仇,應該沒什么大礙吧。

    來到南郊樹林,兩人領了特制的弓和沒有箭頭的箭,挑了一隊人馬,開始玩起來。

    說實話,嚴嵩的確是老了,雖然還有些年輕時候的風范,不過年紀真的是個很大的阻礙,陸堯團隊“干掉”他手下后,故意留著嚴嵩,由自己追擊,其他人一律原地待命。

    經過半個小時的游戲,陸堯的箭對準了嚴嵩。

    “你說我要是誤殺內閣成員,會判幾年呢,嚴嵩大人。”

    嚴嵩笑道:“你不會的,因為你還沒真正領悟主時空和支線時空的關系,所以你會留著我,因為你熱愛這個國家。”

    陸堯不得不佩服他的判斷,但還是做出兇悍的樣子,準備繼續精神上折磨一下對方。

    沒想到這時,他覺得腦后一疼,當即失去平衡栽倒,再度暈迷。

    暈倒之前,他仿佛聽到歐俊偉的聲音:“力量剛剛好,他死不了的。”

    嚴嵩說:“很好,將他送過去。”陸堯還來不及想自己會被送到哪里去,就失去了意識。

    等他醒來,發現自己躺在一個院子里,而這個院子<!--中间广告位置-->也非常熟悉,以前住過,就是劉珽的院子,亞歐海戰時的指揮所。

    院門關閉著,只有正中的一間房門打開。

    陸堯便向這件房子走去。

    進去一看,發現萬歷皇帝正在里面寫字。

    “二哥,你也來了。”

    萬歷皇帝突然目露兇光,斥道:“跪下,叫皇上,朕不再是你二哥。”

    “可是大明朝已經廢棄了下跪的規矩。”陸堯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么,爭辯道。

    萬歷皇帝冷笑:“可是罪犯沒有這樣的權力。”

    陸堯怔住。

    “一直以來,大家都是兄弟,朕當然都一直關照著你,可是你的五月花行動真的犯了大忌,你憑什么跟朕對著干呢,更加想不到你有那么多人支持,這實在太可怕了,不過朕一直沒太當回事,相信你只是為了朋友之義偶爾為之。”

    “接下來,私自借用蒙古的大軍平叛,這是什么罪。”

    “我跟你說過呀,皇上,在另外一個時空,后金對大明的威脅。”

    “閉嘴,那只是你炫耀武力的一個借口,什么時空,胡說八道。若你和蒙古聯手,天下還姓朱嗎。”

    陸堯無語,但也不愿意跪下,因為他知道自己沒錯。

    “所以朕一直想要對付你,這才讓你來到廣州,就是想在遠離北京,你的勢力范圍除掉你,沒想到你還違反協議,私自調動海軍,幸好陳麟大人不糊涂。”

    陸堯再度爭辯,他不想有個強國出現,成為大明發展的障礙。

    “住口,我們這個國家多少年了,那個所謂的強國在哪里。“

    陸堯再度無言,內心深處,也覺自己有些過分。

    萬歷皇帝說罷,拿出火槍,對準了陸堯,陸堯閉上眼睛,說:“皇上,你一定要殺我,就殺吧,我沒錯。”

    萬歷皇帝長吸一口氣,說:“你也算是為國立過大功,更何況,淑妃聽聞風聲,追到山東來向朕哀求,估計她的消息是宋揚或林永安傳的,也有可能朕無意中泄露,朕考慮到曾經對不起宋揚,所以打算將你長期關押在北京,你可從命。”

    陸堯說:“這些理由都不充分,你不是相信了三大征,為什么不相信我說的其他話,我做的都是為大明朝的利益著想。

    ”那只是找個借口鼓舞士氣而已。“萬歷皇帝收回火槍,冷笑道,”你最大的錯誤都不是這些,而是和鶴鳴莊來往太密切。“

    陸堯很不解,問:“那又如何,你不是一直支持鶴鳴莊嗎。”

    萬歷皇帝卻反問:”你知道戚繼光將軍怎么死的嗎。“

    陸堯搖頭,他當然不知道。

    萬歷皇帝說:”就因為鶴鳴莊有少數激進分子,利用戚將軍的信任教唆他攻打蒙古,建立不世之功,戚將軍本來都答應了,好在朝廷及時察覺,嚴斥戚繼光,戚將軍很是羞愧,導致引發舊疾,突然身亡。“

    陸堯心想:不會是朝廷暗殺的吧。

    萬歷皇帝接著說:”所以朝廷和鶴鳴莊一直是六分信任,三分警戒,一分敵對的關系,順便告訴你,當時教唆戚將軍攻打蒙古的,就是他的副將,江哲的父親。“

    陸堯恍然,這才明白萬歷皇帝為何如此忌憚江哲。

    ”江哲身邊有很多父親的舊部下,所以朕不是很喜歡他,你現在了解了。“

    陸堯點頭。

    ”朕已經請顧憲成暗示過你,不要和鶴鳴莊來往,沒想到你的飛鷹門有鶴鳴莊的人,這次去四川,更是和他們交往甚密,這個你都不會反對吧。“

    陸堯點頭。

    ”所以,為了警告鶴鳴莊,讓他們不要再犯以往的過錯,嚴嵩建議顧憲成恢復了東林書院,利用讀書人的力量制衡鶴鳴莊,也就是說,朕才是東林黨的幕后首領,他們要減稅就減,本來朕就有不少利民措施的,只要他們能夠讓鶴鳴莊老實就好。“

    陸堯恍然,心想:嚴嵩果然牛b,他是用這這種方式影響時空的啊。想起自己經常被時空影響,感覺真是不如對方。

    接著他就被悄無聲息帶回北京,押入大牢,隨后,楊婷婷來看望他,偷偷遞上聯絡器。

    陸堯隨即和張教授聯系,張教授表示隨時都會開啟時空隧道帶走他。

    只是陸堯舍不得就這么離開罷了,希望皇帝有一天能回心轉意,自己能再為大明朝出力。

    萬歷二十五年,也就是陸堯到大明的第十五年夏,陸堯還是沒有見到皇帝的大赦令,連皇帝都沒見過,知道被釋放已經不可能了,這期間,只有少樹人有資格來看他,其中就有淑妃,讓他感到很是溫馨。

    他還得到消息,李時珍和沈曼結婚,林永安竟然入閣,嚴嵩成為內閣首輔,很多人都說林永安是下任首輔。

    有時他想:十五年,萬歷十五年,呵呵,真是有趣,難道我是書本中的人物,只能待上十五年,他知道那本書其實是紀實的,不是小說,但那么巧就是十五年。

    終于,他決定了離開,張教授的時空隧道很快穿越時空直入北京城上空,進入到關押陸堯的牢房中,據說穿越的時空是主時空,時間大概是吳媚車禍死前的那個月,但張教授也把握不準,因為他也沒那么神奇,只是誤差不大罷了。

    很多人都感覺到了驚異,萬歷皇帝也來了,他驚訝得問:“陸鏢師,三弟,這是怎么回事。”

    陸堯笑道:“我說過啊,我是另外一個時空的人,你相信了嗎。”

    萬歷皇帝激動不已:“相信了,相信了,你做的都是對的,都是為了大明朝的利益,二哥不好,你別走。”

    路要去意已決,對嚴嵩說:“嚴大人,有些東西你比我懂,我太激進了,只能離開,否則不知道會搞成什么樣子,大明就靠你,靠大家了,兄弟姐妹們,再見。”

    他被送回現代社會了,車水馬龍的大街上,一片繁華,陸堯都不習慣了。

    他忽然看到過去的自己和吳媚說了幾句話,然后買礦泉水去了。

    趁著這個機會,陸堯忍不住大叫一聲:“吳媚。”

    吳媚本來在花圃的右邊站立等待,這時聽到熟悉的聲音,走到右邊來了,看到三十多歲的陸堯,很是驚訝,呆住了。

    也就在發呆瞬間,一輛醉酒司機開的車失控開入街邊花圃,直接撞倒了吳媚。

    吳媚當即身亡。

    陸堯趕緊用聯絡器說:“把我再送回之前的時間,我要改變吳媚的命運。”

    張教授說:“怎么可能,如果吳媚不死,你就和她度蜜月去了,你父親就會請假和母親去老家買房子,準備退休后在空氣好的地方帶孫子,一定會避開那一劫,那樣歷史的改動就大了,恐怕你根本就改變不了什么。”

    “所以,放棄吧,再說不同時空,兩個相同的人只要目光一接觸,其中有個人就回湮滅,而且重新開啟時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過兩天吧,我這里還有科研組在監控呢。”

    陸堯不知道所謂湮滅是否欺瞞,但最后一句話還是讓他徹底死心。

    兩天后,陸堯請求隨意去個時空。

    由此,他成為了時空穿梭者,見證各個時代的歷史,當然只是看看而已。

    有時,他會失去支線時空張教授的聯絡,因為“串音”和所在時空的張教授聯系上,可能聯絡器都差不多吧。

    有個張教授給他說了很多東西,問他是否照做,只要照做,就會得到幸福,陸堯問:“難道你這里沒有科研組監視什么的嗎。”

    “沒有。”

    “呵呵,原來你是邪惡的張教授。”

    “就算是吧,可是有邪惡的張教授,也會有邪惡的陸堯,反正都會有,你為什么不邪惡一下呢。”

    “我不會。”

    終于有一天,陸堯又來到了某個時空的明朝。

    但不知道是在什么地方,那是一個深夜,星空很美,響著“長城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的簫聲。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225/57202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