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抗日之鐵血雄師 > 第六卷華夏一統 第三百六十七章 徐州炮戰

第六卷華夏一統 第三百六十七章 徐州炮戰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第367章徐州炮戰

    一九三三年十二月十一日上午時分,魏和尚所部中央集團軍十六七萬人,經過兩天時間的長途穿插,運動到了徐州南邊的濉溪縣一帶,并且沿著河道構筑起了防御工事。一方面,中央集團軍所部士兵扯住徐州敵軍南撤部隊的尾巴,緊緊咬住,讓徐州敵軍南撤部隊的速度大幅度降低下來。并且迫使敵軍南撤部隊不能夠盡最大速度撤退。而另一方面,也在片面上切斷了南撤部隊與徐州堅守敵軍之間的聯絡。

    當這個消息傳到位于沛縣高樓的前敵總指揮所那邊的時候,張明賢變下大了徐州總攻令。

    一九三三年十二月十二日,徐州攻堅戰正式拉開帷幕。

    從徐州西北部一直延伸到徐州東北部,蔓延四五十里的漫長戰線上,集中了北方軍的絕大部分重炮師兵力。

    隸屬于中央集團軍麾下的羅胖子所部重炮一師,隸屬于西北集團軍麾下的韓夢成所部重炮三師,隸屬于南方集團軍麾下的侯學瀛所部重炮四師,以及剛剛組建起來不久的隸屬于中原集團軍麾下的張高平所部重炮七師,隸屬于華北集團軍麾下的陳勇兵所部重炮六師,總共五個重炮師,野戰炮、榴彈炮等重型火炮超過一千門,全部集中在這個位置。

    上午九點左右,隨著一聲令下,第一枚炮彈有已經朝著遠處徐州敵軍的防御工事那邊射了過去。

    第一枚炮彈,帶著凄厲尖銳的呼嘯聲,直接劃破長空,落到了徐州敵軍防御工事前面不遠處的空地上。

    震耳欲聾的爆炸聲瞬間響起,緊接著一枚枚炮彈落到地面上,整個徐州周圍一帶方圓百里的范圍內,都能夠感覺得到地面震顫的感覺。

    而位于徐州防御工事內的那些敵軍,此時此刻已經被北方軍凌冽的公式,下的膽戰心驚。

    即便是面前那些炮彈,并沒有全部落到戰壕里面,不過他們知道第一枚炮彈只是試射。試射之后,主炮手便會對炮彈的彈道軌跡進行些許調整,到那個時候落到這邊的炮彈,便不是這個樣子了。

    單單只是這第一枚炮彈,已經讓遠在徐州城內的徐州行營指揮所內的指揮官陳誠面色煞白。他感受著地面的劇烈震顫,心中恍然有些不敢相信。

    而外面的偵察兵,一個接著一個跑了回來,把前線的情報匯總到指揮所里面。

    另一邊的一名高級幕僚長望著面前的指揮官陳誠,開口說道:“長官,敵軍活力太大,我們還是盡快轉移指揮陣地吧。”

    陳誠點了點頭,指揮部里面的人便已經分作兩批,開始朝著位于徐州交通銀行樓下的地下室里面轉移過去。

    就在陳誠剛剛轉移到新的指揮所不久,第二枚炮彈已經射了過來。

    密集的炮彈,在空中形成的尖銳厲嘯生,猶如是到了修羅地獄一般,百鬼尖叫,讓人有些頭皮發麻。就連交通銀行地下室里面,都有些顫抖不已,整個樓層都有些晃動。

    整個徐州前線的戰壕里面,隸屬于中央軍麾下的士兵們,全部都死死地趴在戰壕里面,一動也不動。他們知道,此時此刻任何的反擊都是蒼白無力的。在重炮猛烈地、猶如地毯式般的攻擊面前,即便是重炮部隊反擊,也沒有多大效果。

    不過饒是如此,偶有一枚炮彈落到戰壕里面,頃刻之間便直接帶走炮彈爆炸點附近數名士兵的生命。那些士兵,頃刻之間便已經被炮彈炸的血肉模糊,渾然看不見一點完整的身軀。即便是一些僥幸沒有被炮彈炸到的士兵,劇烈炮彈爆炸點比較近的情況下,口鼻之中也已經溢出了黑褐色的血跡,沾染著小燕以及泥土,看上去有些狼狽。

    密集的炮彈落下,幾乎使得這一帶的戰壕被夷為平地了。原本構筑在戰壕上面的機槍陣地以及掩體、鹿砦等防御設施,此時此刻已經全部摧毀了。就連加固戰壕的厚實木板,有的也已經直接坍塌了。

    整個戰場上,一時間猶如是修羅地獄一般,慘不忍睹。

    前線的軍師長官,跑人前來指揮所這邊詢問情況。一時間,所有的長官都有些驚訝,他們沒有想到北方軍的火炮實力,竟然達到了這樣猛烈的態勢。

    陳誠嘆了一口氣,無奈地說道:“看來北方軍已經是毫無保留了,他們這一次恐怕是拿不下徐州城,誓不罷休了!”

    另一邊的一名高級幕僚長望著面前的陳誠,開口說道:“這樣下去,我軍肯定力所不逮啊!根據消息,何長官所部已經和我們之間斷了聯系,恐怕想要他們回援已經是不可能的了。更何況,他們回援本身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這樣吃炫下去,我們恐怕……”

    陳誠心中也有些憂慮,他也明白這樣的局面,將會對他們造成什么樣的影響。

    陳誠眉頭緊皺,望著身邊的高級幕僚,開口問道:“敵軍的兵力部署情況,是怎樣的?聽聲音貌似火炮全部部署在徐州北面一帶?”

    “對。”另一位高級參謀,拿著一根指揮棍在巨幅交戰雙方形勢圖上面,在徐州北部一帶畫了一道長長的線條,開口說道:“徐州北部一帶綿延五十余里,全部都部署有敵軍的重炮力量。而且根據現如今的情報顯示,北方軍麾下至少出動了五六個重炮師的兵力,近千門重炮啊!我們的情況不容樂觀啊!”

    陳誠一雙眼睛緊緊瞇著,神色凝重,沉默不語。

    外面劇烈的爆炸聲,以及地面上劇烈的顫抖,都此起彼伏,似乎是在呼應著那名高級參謀說著的話。

    旁邊另一名參謀望著面前的陳誠,開口說出了心中的疑惑:“司令長官,近千門重炮,每一次發射可都意味著有近千枚炮彈發射過來。平均一分多鐘一枚的話,這樣持續一個小時就有四萬多枚炮彈啊!北方軍的重炮炮彈儲量,有這么多嗎?他們竟然完全不顧炮彈的數量,一直這樣持續下去嗎?”

    還沒等到陳誠回話,一名通訊兵滿身黑褐色血跡,臉上都被彈片劃傷了也顧不上包扎,直接炮彈這里,開口說道:“衛長官詢問總指揮部,敵<!--中间广告位置-->軍炮彈數量究竟有多少啊?前線敵軍炮彈攻擊范圍完全是無差別地毯式攻擊,已經覆蓋到了整個戰壕的全部位置,并且在不斷朝著里面延伸。衛長官詢問,若是這樣持續下去的話,不到四個小時,整個戰壕將會全部化為烏有的!徐州前面的方宇公司,將會蕩然無存的!請總指揮部作出決策!”

    “無差別,地毯式攻擊?”

    整個指揮部里面一時間啞然無聲,所有人都瞪大眼睛,望著面前的陳誠。

    陳誠深吸一口氣,開口說道:“你們覺得北方軍會這樣一直持續攻擊下去嗎?他們北方軍建政以來,滿打滿算還不到三年時間。難道就有這么強的后備力量嗎?他們此時此刻不顧及炮彈的使用量,難道他們不知道日軍將會在一周之內登陸這一帶嗎?他們難道會真正的毫無保留嗎?”

    仔細地想一想這些問題,他們心中就會有些疑惑,北方軍是不是只是在剛開始的時候,震懾他們呢。

    所有人都沉默著,即便是心中這樣想,也沒有說出口。

    沉默良久,陳誠開口說道:“命令各部,繼續堅守陣地!炮兵陣地,暫且不要還擊!另外,通知各部,炮戰結束之后,要抓緊時間搶修戰壕!務必保證戰壕的堅固性!”

    其實陳誠的這個命令下達之后,指揮所內的重任都明白陳誠的意思了。這已經說明了,陳誠也判斷處北方軍不會大張旗鼓地無所保留的發射炮彈,畢竟沒一枚炮彈都是錢,都是白花花的銀子做出來的!

    時間一分一分過去了,距離地一枚炮彈發射之后已經過去了十分鐘。

    整個徐州北方的戰場上,原本縱橫交錯,堪稱戰壕樣板的巨大防御工程,此時此刻已經基本上成了廢棄之地。原本橫亙在戰壕與戰壕之間的鐵絲網等設施,連同鹿砦等,已經散落一地,就連堆砌起來的夯土陣地,還有堅固的機槍陣地等,都已經直接坍塌。

    原本深達一米多的戰壕,此時此刻已經被泥土填埋了大半部分。再加上,掩體倒塌,戰壕基本上沒有什么大的防御力了。

    最前面的戰壕如此,不過后面那些還沒被炮彈洗禮的戰壕,卻依舊有些堅固。

    而前面那些已經幾乎沒有多大防御力量的戰壕四周,硝煙彌漫,燃燒的廢棄物生騰出濃厚的黑色煙霧,彌漫在空中。地面上,一些沾染著黑褐色血跡的泥土,冒出滾滾黑煙。

    戰壕里面,偶有受重傷的士兵“嗷嗷”直叫,不過炮戰依舊在持續著,衛生兵也不能夠在短時間內到達。

    另一邊那些僥幸沒有受傷的士兵死死地趴在戰壕里面,顯然是已經被密集的炮彈,嚇得有些膽怯害怕。偶有散碎的殘肢斷臂,零散地散落在地面上,甚至一些士兵的身體上都有沾染著黑褐色硝煙的肉塊。不過那些士兵已經來不及清理,更何況是來替那些被炸死的士兵收尸了。

    北方軍重炮的攻擊范圍,已經朝著戰壕深處蔓延了將近三百米的距離,而且依舊在持續不斷的朝著里面蔓延著。

    僅僅持續了十分鐘的炮擊,已經使得原本修建了一個月時間的戰壕,成為了現在這般慘不忍睹的模樣,看上去讓人有些捶胸頓足,嘆息不已。

    而面前的炮擊,依然在繼續持續著。

    衛立皇所部,位于徐州城最前線一帶。而此時此刻,衛立皇所部也是傷亡最嚴重的地方。他聽著手下各部長官的匯報,臉色蒼白。甚至有一些連隊,成建制的杯炮彈的攻擊,直接摧毀了,蕩然無存!

    衛立皇滿臉驚愕,怔怔的站在指揮所內,一時間說不出來話語。

    望著面前一公里開外的戰場上的情形,衛立皇幾乎要掉下眼淚了。密集的炮彈,依然從天空降落下來,瞬間便又摧毀了一大截戰壕。

    十五分鐘……

    二十分鐘……

    炮戰,已經持續了足足二十分鐘,而依然沒有絲毫停歇的跡象。要知道,二十分鐘就已經是一萬多枚炮彈了!

    即便是北方軍麾下的炮彈儲備量再怎么豐富,也經不起幾個二十分鐘啊!

    “他乃乃的,這仗打得真他釀的窩囊!”衛立皇一只拳頭重重地砸在面前的掩體上面,滿臉憤恨的說道。

    “立刻把這邊的傷亡情況,匯報給陳司令長官,請他定奪!”衛立皇深吸一口氣,開口說道。現在的情況不容樂觀,而且衛立皇所部前線部隊的傷亡率已經將要達到四分之一了,大部分人戰壕已經全部被摧毀了。

    即便是現在炮戰停歇,北方軍麾下士兵全力沖鋒的話,衛立皇所部前線也將會受到極大的傷亡。這一帶防御,恐怕是防不住了。

    ……

    聽著傳令兵帶回來的話,陳誠面色鐵青,他也沒有想到北方軍的炮戰已經持續到了二十幾分鐘了,而且還在不斷地持續下去。看樣子,真有持續一個小時的可能性啊!

    他也想到了衛立皇先前的憂慮,畢竟每一場炮戰的背后,都是為了步兵沖鋒陷陣做準備的。現在已經持續了二十分鐘了,是要考慮一下炮戰結束之后,步兵要怎樣應對這樣的局面了。

    旁邊的一名參謀,忽然想到一件事情,望著面前的陳誠,開口說道:“司令長官,現在北方軍麾下絕大部分重炮全部集中在徐州這一帶,我們是不是可以請求日軍航空部隊派遣戰機過來,一舉重創北方軍麾下的重炮部隊,這樣將會大大減輕我部的壓力啊!”

    聽著那名參謀的話語,陳誠眼睛一亮,轉過頭看著那名參謀,隨即開口說道:“立刻給日軍發電報,說一下這邊的情況,以及我們的打算。另外,給南京方面匯報我們這個想法。如果這一次能夠重創北方軍的重炮部隊的話,將會在未來一段時間內,改變敵我雙方的力量對比的!”

    說打這里,陳誠的心中也升騰出一個希望,這一場戰爭,即將因為這一點而發生徹底的改變!

    網上直接搜索:""20萬本熱門小說免費看,,精彩!

    (本章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157/55549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