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武林盟主 第四十五章 采花 - 武林夢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武林夢 > 武林盟主 第四十五章 采花

武林盟主 第四十五章 采花

推薦閱讀:

    46

    我有的時候真的是覺得這是一個奇妙的世界,換做我小的時候,我根本就不會想到我竟然會學一手刀法,而且我更沒有料到的是著名的采花賊花無遇會坐在我的對面。

    雖然方式有點奇怪,我不得不把他綁在椅子上。

    起初他看到朝他出刀,他頓時就感到了不妙。但是他卻是很奇怪地之前自己將他唯一的逃生通道——窗戶給鎖了起來。

    所以,很不幸地,他被我給抓住了。

    通常一個采花賊雖然不一定有高深的武功,但都會有不錯的輕功。這是他們賴以生存的資本。

    但是,花無遇卻把他賴以生存的東西給拋棄了。

    所以,我現在很是好奇地看著他,這樣一個透著古怪的采花賊。

    花無遇瞪了我一眼,他的聲音很普通,普通的沒有一點符合他身份的特色。他對我說,你不要老是看著我,我對男人沒有一點興趣的。我只對漂亮的女人有興趣。

    我看著他我問他,我說,喂!你知道你現在的處境嗎?

    花無遇對我點點頭。他說,當然知道,我被繩子綁在了椅子上。

    我說,那就對了,你既然知道自己的處境,那么你為什么還要挑釁我呢?

    花無遇閉緊了嘴,他似乎連一點點的空氣都不愿放入。

    我更為好奇地看著他。我問出了我心中的疑惑,我問他說,你為什么在作案的時候把窗鎖起來了?

    他卻反問我,他說,我為什么不鎖起來?

    我說,畢竟你是個采花賊,你在準備采花的時候難道就不應該給自己留一條后路嗎?

    花無遇卻說,現在畢竟還是比較冷的,我關上窗是為了暖和一點,因為我是要脫光衣服的不是嗎?而漂亮的女孩不也是要被我脫光衣服的不是嗎?萬一著涼了怎么辦?還有,我開著窗就很容易被別人偷窺,這樣的話,我還不如去大街上做,不是嗎?

    我聽了后,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我只能干瞪著他,這樣一個奇特的采花賊。花無遇也仿佛是無所事事地坐在那兒,出了坐姿的不太舒服,似乎他就不覺得其他的什么了。他保持了最好的沉默。

    過了許久我才指著依然昏迷在床上的胭脂。我問,你給她聞了什么?

    迷魂香。花無遇又補充說,是最普通的那種。

    我問他,那她什么時候才能醒來?

    花無遇告訴我說,兩個時辰左右吧。

    我點點頭說,確實兩個時辰夠你做很多事情了。

    但是花無遇卻搖搖頭。他用他那不緩不急的語氣對我說,不是的,這兩個時辰你不來的話我也只會脫光她的衣服。

    我吃驚地說,難道你沒有那個功能?!

    花無遇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他說,怎么可能!

    我說,那作為采花賊的你怎么可能不做什么呢?你怎么可能忍得住呢?

    花無遇緩緩問我,他說,你怎么就確定我是采花賊?

    我告訴他說,別人都說有著名的采花賊叫做花無遇。你是叫花無遇吧?

    我見他點頭。我就是,你看,你自己都承認了吧?

    花無遇對我說,我哪里承認了?你之前不都說了你是聽別人說嗎?你怎么就確定別人說的是對了?

    我說,那別人都是這么說的呀!

    花無遇對我解釋說,你要知道,三人成虎的故事,你瞧三個人說有老虎就變成了所有人都認為有老虎了,且像你這樣深信不疑!

    我用試探性的口氣問他,我說,難道你真的不是采花賊嗎?

    花無遇對我說,如果我說,真的不是呢?

    我說,那你為什么要退去漂亮的衣服呢?

    花無遇對我說,那是因為一些不能說的原因。

    我說,既然你不愿意和我說原因,那讓我如何相信你?

    我用好奇看著他,仿佛要將他的靈魂挖出來放在手心里看。我知道我心中那個好奇的、八卦的心在蠢蠢欲動,它在留著貪婪的口水。仿佛不滿足一樣。

    我也知道江湖上有很多、各式各樣千奇百怪的傳言、流言。我相信許多人都像我一樣,被各式各樣的好奇心所包圍。

    于是一段段武林神話就誕生了。

    47

    花無遇沉默了。我沒有催他,因為秘密的暴露出來,還是需要他親自說出來。

    我只是又一次問他,你怎么證明你不是采花賊。

    過了許久,花無遇嘆了一口氣。他對我說,你<!--中间广告位置-->就真的想要知道?

    我連忙擺手,將自己內心深處的邪惡給洗白了。我對他說,這怎么可能呢?我只是要你自己證明你自己為什么這么做不是采花賊。畢竟我是不能相信你的一面之詞的。正如你剛剛說的那個三人成虎的故事,只相信一面之詞,怎么行呢?

    他苦笑著對我說,這么說來是我自己把自己給說死了?

    我說,話從你的嘴巴中出來。我只是覺得你剛剛的話確實有道理所以受教了。

    當然,我是不會告訴他最主要的原因其實是因為我我內心的好奇欲望。

    終于他還是開口了,畢竟一個采花賊的名號是不怎么好聽的。

    他對我說,你知道路邊的算命的嗎?

    我點點頭說,這我自然是知道的。不過,你不是要解釋你為什么不是采花賊嗎?怎么有扯到了算命的先生那兒去了?我告訴你,你不要以這種很劣質的方法來扯開話題。

    他苦笑著對我說,我這解釋,確實是要從路邊的算命先生說起。

    我說,那么,你就說吧。故事長點沒有問題的。

    花無遇點點頭。他對我說,其實我本身不是習武之人。我原本只是一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了。一天,我在大街上遇到了一個算命的。

    我說,這種人我都是不去理他們的。因為,我知道他們都是騙人的。

    花無遇也點點頭。他對我說,我本身也是這個樣子,但是那個瞎子算命的卻突然沖過來,他拼命的拉住我。

    然后呢?我好奇地問,因為我發現故事的發展已經顯現出一種與眾不同了。

    花無遇緩緩對我說,然后我只能停下腳步了。那個瞎子算命的告訴我,他對我說,我一輩子只能愛上一個女人。一個胸口有一個如同一朵花一般的胎記。

    我說,這么離奇?

    花無遇卻苦笑著對我說,起初我也是不相信的,畢竟這事情實在是太離奇了。

    我知道花無遇肯定會有話要對我說,他頓了頓對我說,但是,之后他又對我說……你猜他對我說了什么?

    我搖搖頭對他說,我怎么知道?

    他一臉神秘地對我說,然后他對我說,我出城門的時候會被一塊石頭絆倒。

    我笑著說,這樣更加不切實際了。

    他卻對我說,我當時不信。所以我出城門的時候還特意注意了一下腳下。但是……

    但是什么?我著急地問。

    但是,我還是被石頭絆倒了,原本應該沒有石頭的地方,我走過去,正好一輛馬車把一塊石頭壓得飛了起來,正好就到了我的腳前……

    聽到這兒我不覺感到背后一陣涼颼颼的。我說,之后你就信了?

    花無遇苦笑著對我說,我不得不信。

    我點點頭說,確實如此,之后你就去扒光了女人的衣服,找那個你唯一能愛上的女人?

    花無遇只是點頭。

    然后,我看著昏迷中的胭脂,你覺得她是嗎?

    花無遇看著我他問我,他說,她是你的女人?

    我搖搖頭對他說,不是的。

    花無遇說,那我怎么看你的神情很緊張?

    我告訴他說,她雖然不是我的女人。但是,她卻是……我朋友的女人。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叫煙花,叫他朋友。我和他沒有說幾句話,我唯一做了的就是見證了他的死亡過程。

    我覺得自己瘋了,就因為叫了那一聲朋友嗎?

    但是,我內心深處卻知道,胭脂是個漂亮的女人,我把她從阿鬼手中將她搶過來。但是,我卻沒有動她,這就是不是一種朋友呢?

    花無遇點點頭。

    之后我們靜靜等待胭脂醒過來。

    48

    兩個時辰過去了,胭脂終于醒了過來。她差點尖叫,但是她看到了我,看到了花無遇被綁在了椅子上的處境。她又檢查了自己身上的衣物,終究還穿著內衣。

    我對她說,你先什么都不要說,什么都不要問。

    她問我,為什么?

    我說,你看,你還是問了吧。你只要聽我的問題,回答我就行了。

    胭脂點點頭。

    我問她,你的胸前是不是有一個如同一朵花一般的胎記?

    瞬間,胭脂的臉色就變了,她張開她那微微顫抖的唇。許久之后她才對我說,你……怎么知道?

    于是我又看向花無遇,我看到他呆呆地看著胭脂——在算命先生口中他這輩子唯一能愛的女人。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148/55132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