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曾經愛過那幾年 > 正文 第三章 新生入學

正文 第三章 新生入學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2012年8月15日,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我父母開車將我送到了未來四年我要生活的“天堂”。這個學校真的不大,起碼是我見過的大學里面可以說是最小的。

    一位位穿著西服正裝的學長學姐在校門口為我們指引辦理入學和軍訓的相關事宜。這是我第一次認為原來穿西服可以這么帥,也可以這么美。看來不愧是酒店管理學院,學生都是帥哥美女,而且這么有氣質!

    學校分東區和西區,聽學長學姐們介紹,東區是教學區,里面包含教學樓、教學酒店、操場、體育館、圖書館。所有課程的授課都是在教學區里的。西區則是生活區,也可以理解為住宿區,食堂、宿舍樓還有超市、洗衣服、美發室什么的。居然還有美發室!像我這樣對發型要求這么高的人聽到這個消息簡直可以說是興奮異常啊!這真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啊!

    “學長,教學酒店是做什么的?學生可以住嗎?”我承認,我想到了一些別的。

    “不可以的,教學酒店是酒店管理專業的同學的一個在校實操場地。其中有中餐廳、西餐廳、演示廚房、中廚房、西廚房,以后你的一些課程都會在這里面完成。但是客房是不對學生開放的。”這個學長的解釋還真不是一般的細致。看他那番話流利的程度,我想肯定不止我一個人問過吧?

    “那咱們學校學生的住宿條件好嗎?”這倒是我比較關心的問題。

    “相比其他大學算是很好的。你們這屆應該是6人間,獨立空調、獨立衛生間。我們是四人間。”心里感覺好高大上!真是對得起我每年將近4.5萬的投入啊!等等!為什么他們是四人間……

    由這個看上去可能比我帥一點的學長帶著我們參觀了校園,之后就把我們領導了西區。說實話,這個學校綠化做的十分的好,西區有一片大大的草坪,還有一些不算高大但也可以遮陽的樹木。樓的建筑風格據說是瑞士的一所知名酒店管理學院設計的,但我真沒看出什么特別的地方啊。走到樓下,看著許許多多學生排著長隊辦理著入住手續。說實話我也很想知道跟我住在一起四年的舍友都是什么樣,這可是直接關系到我剩下四年的心情啊!

    “喂,是黃瑀衡嗎?”手機在這個時候響起,一個外地口音傳了過來。

    “我是,你是哪位啊?”

    “我是芃芃!”彭彭?我還丁滿呢!我承認這是我的我第一想法。

    “誰?你再說一次,我沒聽清。”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只不過他的普通話實在讓我有些難以理解。

    “芃芃!蘇芃銘。”他依舊用他那“地道”的普通話回答著我。

    “噢噢噢!你到學校了嗎?我在宿舍報到這兒啊!”我環顧著四周,只看到我的前方有人拿著手機在打電話。不會是他吧?

    “我到了啊!我也在這里啊!”那個打電話的回過了頭。

    “我大概看到你了。”說完,我就掛斷了電話。

    快步走過去,還未走進,一股男人的“氣息”就已傳到了我的鼻子。

    “你是蘇芃銘?”我微笑著打著招呼。

    “黃瑀衡?”他的笑容一樣的友好,普通話一樣的不標準。

    “真巧,在這里遇到你。咱倆一會兒一起去報道吧!這樣應該就能分到一個宿舍了!”我提議著。

    得到肯定的答復后,我們便站到了一起去排隊。很幸運,最終我們從那位面部顏色比較暗的宿管大爺手中接過了同一宿舍的鑰匙。

    蘇芃銘,這也是我在新生群里認識的一個男孩gx人,比我小一歲。之前我們聊過很多,最喜歡的活動是打籃球,但是聊的最多的還是感情。他曾經有一個比他大的女朋友,兩個人在一起很久,但是來bj之前他們分手了。可能是兩個人都接受不了異地戀吧。當時分手的那段日子,芃芃跟我在qq上說了很多,情緒也比較低落,當時我還勸他不要那么固執,有些事情現在放開可能是件好事等等。不過今天的見面讓我感覺他已經好了很多了,起碼微笑起來還是很陽光的。他可以算是我在這個學校的第一個朋友,也是第一個我認識的舍友。

    說到異地戀,我跟芃芃有一個很統一的看法:不靠譜!

    為什么這么說呢?

    首先,兩個人在一起需要的是什么?是交流。不管是語言的還是表情的還是其他方面。異地戀的距離固然是感情中需要的成分,但是這種距離很容易阻礙了交流。有一句話我認為說得非常好:“短信看不出語氣,電話聽不到表情”。正是這樣的距離,讓在戀愛中的情侶很容易產生誤解和不信任。本來是平常的一件小事,可能只是因為距離,而演變成驚濤駭浪。也有人說“距離產生的不是美,而是小三”,這句話可能過于以偏概全。但是,人在寂寞的時候總需要別人的溫暖和體諒。在平時很容易做到的事情在異地戀中就顯得尤為困難,還是那個原因,距離!說這些并不是否定了異地戀,只不過為異地戀的朋友們表示堪憂。

    說了那么多題外話,還是來講講我們新的宿舍,2541吧!

    我和芃芃將自己的隨身行李一件件的搬了上去。我還好,因為我家就住bj,可他就比較夸張了,三個大行李箱!我看著他跟個搬運工一樣上上下下,我不由得問:“大哥!你是不是把你的所有家當都帶過來了!?”他看著我嘿嘿一笑,“這是一小部分!其實這里面最多的還是我的寶貝!”等到了宿舍我才知道他所說的寶貝只是他的籃球鞋!唉,我不會打球,任何球類玩的都是那么的差。所以我無法體會到那么多籃球鞋到底有什么不同。<!--中间广告位置-->

    終于在我倆齊心合力的搬運下,三個大家伙才被運到了2541宿舍的門口。我們的宿舍在男生宿舍樓的5層最西面,門的對面就是一大片落地窗,正對宿舍樓中間的空地。知足啦!起碼對面還能看到風景,但這風景也就僅僅是一片大空場和幾個孤零零的羽毛球網。

    進到宿舍,這里面并不算大,布置也不算很復雜,三組上下床,中間一張長方形的桌子而已。但是就如我之前知道的那樣,這個條件也已經擊敗了全國90%的大學宿舍了。對此,我還是很滿意的!

    芃芃由于忘記買軍訓的用品,不得不折返下去。哎,智商真的是硬傷啊!

    在我們之前已經來了兩個人。一個黑黑胖胖的胖子,另一個則是一個身高比我略矮,戴眼鏡略帶猥瑣的男孩。為了緩解尷尬,我開啟了一個話題:

    “我叫黃瑀衡,bj人,二位怎么稱呼?”我用目光詢問著兩人。

    “我叫郭凱,sh的!”那個黑胖子先回答了我。

    “我叫劉江,gz貴陽的!”另一個人也作了回答。

    “那么…有人抽煙嗎~?”我拿出了香煙。

    郭凱明顯對煙不感興趣,只是搖搖頭。而劉江則是看了看四周,很簡單的作出了一個賤賤的回答:“走!”從這個回答上我覺得我很喜歡他!

    唉!煙和酒真的是迅速拉近男人之間距離的好東西啊!

    宿舍樓道的平臺上,我和劉江一人點燃一根玉溪,邊抽邊聊:

    “你也經常抽煙?”我好奇的看著他。

    “還行吧,高中開始才學會,我還以為咱們宿舍只有我一個人抽煙呢。終于碰到了同道中人啊!”他的話說的越來越多。

    “你怎么來這個學校了?喜歡這個專業?”這次輪到他提問。

    “說實話,我都不知道這個專業是干嘛的?以后能干嘛?要不是分數不夠我來這兒干嘛”我發誓我說的都是實話。

    “一樣啊!我就是想來bj,沒想到到了這么一個地方。”劉江看來跟我的情況差不多。

    我們聊了很多,煙也抽完了。經過了這短短的幾分鐘,我已經感覺到我和劉江已經成為了朋友。

    等回到宿舍,看到郭凱一個人坐那兒玩兒著手機,那多無聊啊!于是我和劉江就開始將他也拉入了我們的交談圈。其實男人之間聊天很簡單,話題無外乎幾個:運動、游戲、煙酒、女人。于是一場天南海北的聊天就此開始。聊著聊著我發現我已開始的擔心真是多余,這倆人根本就不是什么乖寶寶,簡短的形容他們就是兩個很黃很暴力的逗逼!

    等到聊天結束的時候,我們的稱呼也發生了很大的改變。我稱呼郭凱“郭胖子”、稱呼劉江“兒子”。而他們也同意送了我一個稱呼“傻逼”。對于這種善意的可以增加之間感情的外號我從不介意。從他們笑的合不攏嘴的情況上來看,他們也不會介意!

    之后宿舍又陸續的搬進來兩個人,一個是跟我同一年的慶慶,另一個則是一個一進來就放了一堆英語書的哥們,他叫龔之辰,是個js人,我們更習慣于叫他“公雞”。我跟胖子和劉江一致認為他是個學霸,因為我們幾個沒有一個人帶來了一本書,為此,我們很慚愧!但是從后來的接觸中發現,我們都被騙了。

    就這樣,我們偉大的2541宿舍人員終于滿編了。按照各種學校的慣例,晚上我們一起去樓下的食堂吃一頓“聚首”飯。

    晚上11點,居然停電了!不是告訴我不斷水不斷電的嗎?!

    我哭著對自己說,童話里都是騙人的!

    晚上12點,鑒于明天早上還要進行軍訓,我們6個人都很自覺的躺倒了床上準備睡覺。其實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宿舍斷電了。這是一個讓我難忘的夜晚!因為我真實感受到了原來集體宿舍真的能聽到呼嚕交響曲!那一聲聲此起彼伏的呼嚕聲簡直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強迫著我去“欣賞”!

    “哎…”我由衷的發出了一聲長嘆!

    “你還沒睡?”上鋪的劉江發出了詢問。

    “在這種呼嚕四重奏中你睡得著嗎?”我沒好氣的問道。

    “咱倆再去抽根煙吧!我被這呼嚕震得頭疼!”這小子終于說出了心聲啊!

    “哈哈哈!你下來,咱倆陽臺去!”我對他的提議表示同意。

    在陽臺吹著風、抽著煙,欣賞著屋內那四個熟睡的人在夢中演奏的交響。我跟劉江相視一笑,都在擔憂著以后的四年怎么睡。

    不管怎么樣,這一夜,還是過去了。

    由于我曾經練習散打的時候膝蓋受過傷,而我恰巧趕上了一個內心可能不太正常的教官,所以我的軍訓在第一天下午由于膝蓋舊傷復發就提前宣告結束。

    看著我可憐的戰友們被教官強迫著去將頭發剪成了剛從某些公安機關部門放出來的樣子,我終于知道了那個所謂的美發室到底是做什么的,我摸著我的頭發感到了十分的慶幸。我對我的發型可以說是要求最高的。我可以每天不刮胡須,但是出門前必須要洗頭發。要是因為一個軍訓把我的頭發弄成少年犯得樣子,那該有多不值。

    當然啦,我在軍訓期間還是做到了一個傷員該做的事情,比如從家里拿了好多吃的回學校犒勞我的這幫苦兄弟們。當他們看到我的頭發依然健在,膚色依然那么白的時候,也只是一邊往嘴里塞著雞爪一邊指責我不跟他們同甘共苦。

    “哎,現在的人怎么就不知道感恩呢?”對不起,我承認我犯賤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143/55069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