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捉鬼記 > 第二卷江湖記 第二百六十一章 水

第二卷江湖記 第二百六十一章 水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耐心?

    我去你娘的耐心!

    我在心底大罵不斷,這蔣兆都這個時候了,還給我瞎扯什么大道理——這四周黑乎乎的,人在這種情況下是近乎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的。而且在黑暗的環境中,除非是睡覺,否則的話,人的體力、精神會大幅度削弱。

    這也就是為什么礦難的時候很容易死很多人,有很多人只是因為被困住,所以就失去了理智,沒有了一點能夠思考的能力。而這,就是黑暗的可怕之處。如果我們一直在這里待著的話,那么很明顯的,我們第一個就會失去耐心,變的暴躁起來。

    畢竟,我們都知道,我們是被困住了,而不是說只是處于一片漆黑的環境中。手電筒,支撐不了多久的,就算質量再好也沒用,因為在這底部,我們需要一直看到光才會稍微舒服點。

    蔣兆已經在旁邊閉目養神了,王一虎也不急,也就在一旁站著,呂翠嘴角有一絲淡淡的笑意,可是在這燈光下,我忽地覺的,這個呂翠應該很危險。

    因為從她的笑容中,我感覺到了冰冷的寒意。

    唯獨那鄭帥不停的走來走去,“媽的,隨便有一個洞口也行啊,這算個什么鳥事啊。趕緊想辦法啊老爺子,我最煩這種情況了。”

    我知道這些從小練縮骨功的人都非常的奇特,平時看起來和正常人也的確沒有區別。但是他們就是可以從一些你根本就不可能鉆進去的洞口里出去,只要他們的頭能進去,一切都可以做的到。

    我也沒有那個耐心,因為我可不想死在這里,就再次的問蔣兆,“這卦象是窮困,意思是不是說我們就會一直困在這里出不去?而且,你到底知道些什么,你不說出來,我們怎么去相信你?難不成,就這么一味的耗著?而且你也別忘了,咱們帶的干糧和水有限,如果體力大幅度透支的話,前邊我們根本就去不到。”

    這他娘的才第二宮啊,我們就這么被困住了,我現在不知道為什么,突然更想知道這里到底藏著什么樣的秘密了。

    蔣兆睜開眼看了我一下,“這卦的確是不吉的,但是卻也不是大兇不是嗎?只要不是十死無生,一切都有希望。”

    我感覺自己有點明白了什么,“你的意思是說,這其中還會有一些變故?而這個變故是可以讓我們活著出去的是嗎?”

    蔣兆點頭,“這是當然,沒有絕對的事情,你要記住,我們只是被困,不是被殺。事在人為,現在就把事情往最壞處想的話,那還怎么去做這一行?又如何去當一個掌門人?”

    我暗罵這老東西竟然沒事就給我說教,弄的和我師父是的。可是我很清楚啊,他這態度雖然看起來也沒有什么,可真要是玩狠的,他弄死我絕對不會猶豫的。

    可我現在也沒有任何辦法,唯一能夠做的事情就是坐在地上。

    等,我現在只能夠去等,等蔣兆說的變故,說的時機。

    我們把其中幾把手電筒都關了,就剩鄭帥手里的一把,頓時四周的黑暗越發的濃郁了,我一陣不自在,我不喜歡這個感覺,甚至是有點討厭這個感覺。

    可那又能夠怎么辦呢?

    我時刻注意著他們每一個人,就算有人去撓頭我也要看一眼,雖然只能夠看的很模糊,但是我不希望有事情是我不知道的,沒有看到的。

    時間過的很慢,特別的慢。

    我感覺心底越來越不舒服,我雖然沒有去想我們會困死在這里的場景。但是潛意識卻讓忘不了自己現在的處境,沒有辦法,真的是沒有辦法。

    安靜,太過安靜的環境,也同樣會讓人更加壓抑。

    如果有交心的朋友聊聊天的話,這種感覺會緩和。但是我沒有這個條件,我只知道,如果,如果我的心徹底亂了的話,那么我的情況就會是最危險的一個。

    在這里,因為沒有手機,所以我連時間都看不到。

    是過了一分鐘,還是過了十分鐘?

    這都沒有辦法知道,這種煎熬簡直就是被關進了小黑屋里,會讓人瘋,讓人發狂。

    借助微弱的燈光,我看到鄭帥的臉色都變了,開始發白,之后開始發紅,呈現黑紅色。他有點暴躁了,心底太壓抑了。我摸了摸我的臉,有點發<!--中间广告位置-->冷,我的手也有點發麻。

    壓抑!

    太壓抑了。

    之后我聽到了粗重的呼吸聲,是鄭帥,他的呼吸都開始變的急促起來。我想我的情況也并不比他好到哪里去,這其實不是缺氧,只是心底因為太過壓抑而導致的變化。

    這么大的地方,我們就算會餓死在這里,也不會因為缺氧窒息。

    “操,到底要等到什么時候?!”

    鄭帥暴怒,大罵起來,“真要讓老子死在這里嗎?”

    蔣兆沒有說話,靜靜的坐在那里。

    王一虎掃了鄭帥一眼,“你要是想死,我現在就可以讓你死。如果你不想死,就老實的待著。”

    鄭帥咬牙,惡狠狠的瞪了王一虎一眼,最終還是選擇老老實實的坐了下來。

    王一虎說話的時候,有一種無形的壓力,是殺氣。

    我聽老湯說過,有那么一些人因為真正殺過人,會逐漸的蘊養出一種氣場,這種氣場就叫殺氣,特別是在一些鐵血軍人的身上最為明顯,只要眼睛一瞪,立即就讓膽量不足的人怯場了。

    鄭帥很怕他,這也就說明,王一虎這話,不是說著玩那么簡單,是真的會那么做。我暗地里吸了口冷氣,突然有點后悔這個決定。

    現在的我,其實就和一只羊跑到了狼群里沒有什么區別。

    等,是我唯一的選擇。

    我只能夠賭,賭這姓蔣的老東西也不想死在這里,并且做足了完全的準備。

    不知道等了多久,可能是一個小時,也可能是半天的時間。我的腿都麻了幾次,在附近都不知道走了多少步的時候。蔣兆終于再一次睜開了眼睛,我一看他睜眼了,心底頓時一喜,可能是有辦法了。

    蔣兆被王一虎扶了起來,帶著我們走到了最中心的地方,我心底有著很多疑惑,不知道他要干嘛。

    我們站在中心的地方,蔣兆蹲了下去,用手按著下邊,然后說:“都不要說話,呼吸也都給我放緩點。”

    我們只能夠點頭,就這么看著他。

    又等了幾分鐘這個樣子,蔣兆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好了,走。”

    走?

    這就行了?

    我連忙問他怎么回事,到底發現了什么。

    蔣兆笑說:“說你們年輕人性子燥,你們還不愿意承認。這個地方是釣魚島,釣魚島在哪里?很明顯是在海里。而海里又有什么呢?”

    我恍然大悟,“水,你的意思是說,這里的機關控制是水,對嗎?不,應該說是水的動能產生了能夠帶動這里一切的能量,是這個意思?”

    蔣兆點頭,“你還不算笨,沒錯,就是這樣。古代并不像現代,可以利用到石油。可實際上,我們水力發電,風力發電等等,也都是利用自然的力量,而在古代,其實更擅長利用自然的力量。”

    蔣兆又繼續說:“這里既然是利用水,那么也不可能隨便讓機關就動來動去的,我們進來后,這里就有了變化,那么這就代表著機關被啟動了,海水也開始做自己該做的事情了。正所謂萬事留一線,這不僅僅是對別人,也同樣是對自己,如果一個人把自己困死在里邊的話,豈不是成了大笑話了嗎?”

    我已經完全明白了蔣兆的動作了,在我們看來,時間過的很煎熬,但是在他看來,實際上在利用那些煎熬的時間在計算時間,然后感受這里的微妙變化。

    這大概也就是人老成精的意思了。

    這一點,我自愧不如,如果是我在這里的話,注定會被困死在這里。

    蔣兆的心情頗為不錯,否則也不會和我們說這么多了。

    我們重新打開了手電筒,多股光束暫時的驅散掉了部分的黑暗。我們到了其中一角,哪里的墻壁還是老樣子,并沒有什么變化。蔣兆摸索了一會,然后讓王一虎用力按了一下一個很不起眼的地方。

    “咔咔!”

    機括的聲音再度響起,我們面前的墻壁也逐漸向里邊凹了進去。

    這就是建造的人給自己留下的一絲生機。

    我問蔣兆,剛才到底過去了多久。

    蔣兆告訴我說,只有半小時!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141/54977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