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捉鬼記 > 第二卷江湖記 第二百六十章 窮困

第二卷江湖記 第二百六十章 窮困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說實話,就眼前這么一幕,如果是我走到里邊的話,那肯定會死的就剩骨頭渣了。但是蔣兆卻告訴我說,這竟然還是對方的先禮后兵,還只是一個警告。

    真是日了個狗的!

    我越發覺的這個事情不對勁起來,真的會隨時丟掉小命。但是看蔣兆這么淡定,我也不想示弱,畢竟老子才是茅山派的掌門人。

    他就是一個被驅趕出去的門徒而已!

    我死死的盯著鄭帥,總覺的這蔣兆不可能會那么隨意的把鄭帥的命丟在這里,畢竟九宮這才第一宮而已,他沒有道理這么做。

    那么,原因很可能只有一個,那就是說在出現這種情況的時候,肯定還會暴露出什么其他的秘密,比如通過這里的方式。

    我這一看,竟然還真看出了端倪。

    鄭帥不斷竄來竄去,看起來是躲避著那些巨劍,但是實際上卻不僅僅就是這么一回事。他的行動方式是有一定的規律的,是……

    九宮的走法!

    我用手電筒照了一下,發現地上其實有很多方格,看起來就和我們平時所看到的那種八十厘米長寬的地板磚是一樣的。而鄭帥所避開的路線,就是九宮的計算方法,從一到九,再從九到一,剛好是一周。

    換而言之,蔣兆這老東西其實和他們說了很多事情,對這個地方不熟悉的,很可能就我一個。我暗罵這老東西玩的夠深的,竟然到現在還在不斷糊弄我,真他娘的。

    過了大概有五六分鐘的樣子,所有的巨劍終于停了下來。

    而我也看到鄭帥在所有巨劍收回去的瞬間,竟然快速的一彎腰,我頓時看到他的腳下好像出了一個自動打開的格子,然后他伸手在里邊一抓,就地一滾完全阻擋了我的視線,我連忙錯開身子是想要看清楚,就聽到呂翠拉著我,然后問我,“是不是很刺激?”

    經過她這么一打岔,鄭帥就已經到了蔣兆面前,他的手里也空了,什么都沒有。

    媽的!

    我深吸一口氣,冷笑著說:“是啊,非常的刺激,我剛才還以為他會死呢。不過沒有想到是,這巨劍也是按照九宮的格局來的,而且還是很正常的九宮計算法。他沒有死可真的不是自身有能耐那么簡單啊,這個事情,我估計平時也練過?”

    呂翠輕笑一聲,“那也說不準,不過好歹沒死。”

    我掃了她一眼,然后又看向蔣兆,這老東西倒是鎮定的很,也沒有拿什么東西,只是說:“走。”

    這老東西,根本就不在乎我剛才的語氣。

    我們按照之前蔣兆所說的路線,直接走到了那一面,墻壁看起來是一體的,但是我知道,這上邊肯定是有暗門的,通過這個暗門,我們才可以去下一個宮殿。

    蔣兆看著我笑說:“不拜一拜?”

    “拜?”

    我一愣,不明白他在說什么,“拜什么?”

    蔣兆把手電筒對著墻壁上方照了一下,我這才看到,上邊竟然有一副石刻,是一個人物的畫像,長髯飄飄,一襲道袍,頗有仙氣。

    這是?

    太上老君?

    我心底很是納悶,供奉三清是從道教創立以來就在做的事情。但是我真的沒有想到,在這里竟然看到了。

    這也許就是為什么,這里會藏著‘我們這種人的秘密’。

    我不想被蔣兆當猴耍,就笑說:“你不也算是嗎?你不拜?”

    蔣兆呵呵一笑,“我老胳膊老腿的,你覺的我拜合適嗎?”

    他這話倒是把我噎住了,如果就我們兩個的話,我肯定會說,那有什么不合適的?你個老東西還怕一個跪拜把自己的膝蓋跪碎了嗎?

    但是現在的形勢明顯是我最弱,鄭帥、王一虎和呂翠隨便一個都可以打我十幾個。

    我強忍一口怒氣,心底其實還是明白的,這個跪拜肯定是有原因的。當下就按照最正統的拜法,在心中默念禱告經,同時行了三跪九叩之禮。在最后一個頭磕下的時候,墻壁緩緩打開了,在我抬頭的那一瞬間,分明看到我面前的地上有符一閃而過,仿佛是錯覺一樣。

    我畢竟也請過神,和蔣黎明爭斗的那一次,也讓我知道了很多事情,現在的我不至于看到什么事情都會很驚奇和意外。反而,我現在已經開始完全接受這些事情了,<!--中间广告位置-->這些事情對于我來說,也不再有什么大驚小怪的了。

    我只是暗暗記住這些事情,之后的話,我也需要多多注意才行。

    蔣兆這一次倒是很直接,越過我直接走了進去,一點也不擔心有什么危險。我想,他還是在利用我,利用我冥冥中的氣運,所以這個事情由我來的話,就打的開,如果是別人的話,不是正統的道家弟子的話,那么這個門就很難開。

    這是禮,道家思想中,禮是很重要的一環。

    我們進入后,墻壁就自動關閉了,同時發出了一聲悶響。我連忙用手電筒到處看著,想要發現一點蛛絲馬跡。蔣兆開口說:“不用想了,這是兌宮。”

    兌宮?

    我們是從乾宮而入,乾宮的上邊是兌宮,這么說來……

    中宮剛好是最后一步!

    簡單的來說,我們現在的基本走法就是六、七、八、九、一、二、三、四、五。

    剛好還是要走九座宮,雖然都是在一個很大的正方形里邊走,但是我們就要像兜圈子一樣,根據九宮的基本走法而走。如果想要反其道而行的話,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可能這輩子都找不到中宮的位置。

    畢竟,這里雖然說是九宮的布局,卻也不一定我們旁邊就是中宮啊。

    要是這樣的話,那么也別算了,直接破墻壁比什么法子都好用。

    我問蔣兆,“這兌宮還有什么危險的嗎?”

    “不急。”

    蔣兆看著前方,那里有一個石臺,然后他帶著我們走了過去。

    我過去一看,卻看到幾塊龜甲碎片。

    蔣兆拿在手中,然后閉上眼睛,好一會才把所有龜甲碎片灑在了石臺上。

    蔣兆的臉色有點不好看了,“兌上,坎下,澤水困。”

    他說的是易經,我頓時一驚,這不是什么好卦象。

    “象曰:澤無水,困。君子以致命遂志。”

    蔣兆低語,“看來,我們的運氣也不是很好。”

    窮困!

    我還是知道這個卦象的,而在這里的窮困的話,那么也就代表著,我們會到最后山窮水盡,當水和食物耗盡的時候,那也就是死翹翹的時候了。

    我下意識的回頭去看我們來時候的地方,就在這個時候,四周的墻壁竟然快速的旋轉起來了,那一瞬間地動山搖,人站在這上邊都感覺到一陣眩暈,我勉強沒有讓自己摔倒。蔣兆是被其他人扶著的,要不然的話,他第一個摔跟頭。

    我心底焦急,這是又啟動了機關,四周的墻壁肯定不像是之前那樣了,而且這里的光線很暗,我們想要找到什么痕跡的話,只靠手電筒還是有點差強人意的。過了一會,四周的墻壁也停了下來,我還是有點不心思,靠著自己大概的印象走了我們進來的地方,卻發現,渾然一體,連一絲縫隙都沒有。

    鄭帥叫了起來,“老爺子,這是怎么回事?”

    蔣兆的臉色不再像之前那樣淡定了,我看到他的眼中也開始焦急起來了。

    這才第二宮,我們就已經碰到了這么嚴重的問題。

    真的是機關不在有多復雜,隨便一個就可以致人死地的地步。自需要把我們困住,也不需要什么毒箭,巨劍的,我們都得在這里躺尸。

    我們帶來的食物,我還是很清楚的。

    就算把回去的路上的也算在里邊,那也就是四天的食物和水而已,如果省著點的話,大概可以吃個六七天,但是六七天之后呢?

    必死無疑!

    我們現在是在島的底部,四周都是堅硬的巖壁,就算給我們,我們都未必可以炸的開啊。但是就現在這種情況,下一步該怎么做?

    我不知道,我沒有經過這種事情,所以真的是有點發懵。

    “別慌,慌了的話,人就更容易失控。”

    蔣兆輕語,走到一旁坐了下來。我看除了我和鄭帥都有點焦急之外,蔣兆、呂翠和王一虎都還算平靜。

    我走到蔣兆身邊,冷聲問他,“喂,我說,你要是知道什么的話,就趕緊的,時間如果繼續浪費的話,沒準我們就算到了中宮,也別想活著離開這里了。”

    蔣兆笑了笑,“年輕人就是年輕人,急什么?這才幾分鐘的時間而已,你連這點耐心都沒有嗎?”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141/54977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