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捉鬼記 > 第二卷江湖記 第二百五十八章 新的通道

第二卷江湖記 第二百五十八章 新的通道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就算我也見過不少尸骨,甚至連鬼我都不怕,但是現在我眼前看到的情況,卻著實讓我大吃一驚。

    太多了!

    下邊簡直就被堆滿了一樣。

    我倒吸一口冷氣,下意識的停了下來。

    蔣兆可能是感覺到了我的情況,就回頭看了我一眼,然后說:“這你就怕了?”

    其實倒也不是怕,而是覺的滲人。

    特別還是在這個地方,我非常陌生的地方。

    我避開這個話題,就問蔣兆,“這是怎么回事?這里怎么會有那么多尸體?”

    蔣兆呵呵一笑,“因為我們不是第一批來這里的人。”

    我心底對這話了然,同時問他,“按照你這話的意思,是不是想告訴我,這里隨時都會有危險?而且他們到底是怎么死的?”

    論經驗,蔣兆一個人絕對頂我十個。

    蔣兆用手中的拐杖指了一下,然后說:“看到那些骷髏頭沒?最上邊一點。”

    我用手電筒仔細照了一下,發現上邊好像有一根很細的針,應該是銀針,到現在都沒有腐蝕掉。

    “針?”

    人的骨頭中,頭蓋骨可以說是最堅固的,因為要保護著我們的大腦。但是這么一根針,難道也可以殺掉他們嗎?而且到現在還刺在他們的頭頂?

    蔣兆笑說:“沒有什么好奇怪的,其實在先秦時期,存在有很多練氣師,這些人可以飛花摘葉傷人,其實這并不是小說,而是在以前的確可以做到這個地步。好比你知道的,比較膾炙人口的一個人項羽,他可力舉千斤鼎,你覺的這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事情嗎?這一切都和古代的一些事情有著很大的關系。”

    我仔細考慮了一下,然后說:“所以說,這里就是藏著這樣的秘密嗎?”

    呂翠之前和我說過了,這里有著關于我們這種人的秘密。

    蔣兆笑了笑,“走下去,才會知道。不到最后,就算是我,也沒有辦法給你下一個定論。”

    我點頭,只好不再問這個,就說:“看這些針是從上方下來的,那么我們也不好直接過去吧?如果還有什么機關的話,我們不是死翹翹了?”

    蔣兆哈哈一笑,眼中閃爍著睿智的光芒,“我們進來的時候,我和你說過什么?我們又是怎么進的?”

    我一愣,緊接著,我心底已經有點明白了。

    在階梯臺上的時候,我所看到的標志是三六九,這是最主要的數字。而關于這些數字,那就是三才、**、九宮。

    我想了想就說:“我們入門是三才的秘密,現在我們所碰到的問題,應該是**,也就是說,我們想進到最后的一個地方,還需要明白九宮的意思。對嗎?”

    “呵呵,你小子還算可以。”

    蔣兆呵呵一笑,“如果不是因為黎明的事情,我還真想把你收為徒弟。你說的沒錯,我們進來是三才,現在要進去了,那么就是**,穿過九宮,那就是我們要去的地方。”

    “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一個阻礙。”

    我點頭,就說:“**說的是上下和東南西北,如果按照你這樣的說法,我們應該就是沒有辦法直接過去才對吧。”

    蔣兆還在笑,似乎在笑我的無知。

    我就問他,“難道我說的不對嗎?”

    蔣兆說:“**,最基本的意思的確是這個。但是還有另外一個算法,你別忘記了,我們進來用的是天時,對吧?”

    我陡然明白了,“你是想說,這是指古代人的時間用法吧?古代以年月日時十二地支,選擇吉日良時,考慮月和日的不利或有利,合指子與丑合,寅與亥合,卯與戌合,辰與酉合,巳與申合,午與未合,稱十二地支**。你想說的是這個嗎?”

    蔣兆點頭,“看來你那死鬼師父還算不錯,知道該教你點什么東西。沒錯,這個**的確還有這一層意思,否則的話,這樣走過去,只有死路一條。而且這個地方,我們也不可能大肆破壞,如果真的可以那么做的話,干嘛不弄幾個挖掘機過來呢?”

    可是接下來怎么去判斷,那我就不明白了。

    蔣兆也不知道是真的是在賣弄,還是真的覺的一個人懂這個有點無聊枯燥,所以他并沒有反感<!--中间广告位置-->我的一切問題,反倒是真的教我,告訴我。

    “你要知道,我們是往下走。”

    蔣兆輕語,“下,也是**之一,雖然是向下,可實際上卻也不是這么回事。下,也可以是最后一個,我們常說東南西北,所以北是最后一個。”

    蔣兆拿出羅盤看了一下,然后看向其中一面,“一虎,按一下這邊。”

    蔣兆一邊說,一邊拿著拐杖對著右側的墻壁點了一下。王一虎沒有二話,直接伸手按了過去。

    “咔咔咔!”

    墻壁中發出嘶啞難聽的咔嚓聲,好像很多年都沒有動過了。

    墻壁翻轉,剛好把我們的前路給堵死了,更是把這些尸骨都碾碎了。出現在我們面前的又是一條新的通道,我看的莫名其妙,知道蔣兆還有什么別的事情沒有說,就是關于時間上的**一說,這應該是要牽扯到別的東西。但是他不說,那我也就不知道了。

    “這回可以走了吧?”

    鄭帥笑了起來,忍不住就要往前走。

    王一虎看了鄭帥一眼,硬生生的讓鄭帥邁出去的腳步收了回來。

    呂翠笑說:“怎么?難道還有什么問題嗎?”

    蔣兆卻看向我,“你覺的呢?”

    我哪里懂這個?直接搖頭,“我不知道。”

    廢話,這要是下算一個結論,還不得死翹翹?

    蔣兆卻說:“你知道的。”

    我知道?

    我更加不明白他到底要說什么話了,就問他:“你為什么會這樣說?我如果知道的話,干嘛還瞞著不說?”

    我心底本來就有點提防他,他不管做什么事情,我都得小心提防著。

    蔣兆說:“你懂的該怎么做的,畢竟你也是道教一個分支的掌門人,是正統人選。”

    我向前看了過去,通道黑黝黝的,實在是看不出個什么來。

    我眼睛掃過上方,發現好像有什么標志,然后我用手電筒照了一下,發現是一個石刻的符文,這可不多見啊。我心底也明白了蔣兆的意思了,這是要讓我借道啊。

    修道之人一個是向先輩借道,就是先輩走過的路會留下一些禁止的手段,就是要告訴后來人,嘗試進去的話,那得先尊敬一下,確切的來說,應該是你有沒有這個資格進去。雖然這樣的做法會被更厲害的人破掉,可一旦破掉的話,肯定會對某些東西有損傷。

    關于借道,其實還有很多種,比如民間很多人都知道的一個事情,那就是陰兵借道,這也是借道的一種。

    我是茅山派的掌門,我就是最正統的人,按照蔣兆的說法,那么我就是有氣運的人,是上天有那么一點眷顧的人。所以,只要留下這個東西的是道家、道教的人,我就可以借道。

    我把手電筒放在一邊,拿出黃符和朱砂筆,這朱砂筆只是普通的,是我事先準備好的。畢竟,朱雀丹筆是擁有法力的,只要其中還繼續保持有法力的話,我才可以讓它做更多的事情。我規規矩矩的畫了符,然后默念相關的咒語和一些比較恭敬的話。

    隨著我把這些事情做完,那道石刻的符文明顯有了一絲變化,這一絲變化在一般人的眼中肯定是看不到的,但是我和蔣兆是看的到的。這一絲變化,簡單的意思,就是說,我們可以過去了。

    蔣兆說:“現在可以走了,鄭帥啊,就你小子性急。以后做事穩重點,否則的話,你肯定會死在你這個性格缺陷上的。”

    不知道為什么,我聽到蔣兆這樣說話,總覺的鄭帥真的會有這個下場。

    鄭帥哈哈一笑,“老爺子,這不是有你嗎?我還能夠有什么事情?”

    說話的時間,他真的就開始往前走去了。

    我完全是時刻關注著蔣兆,在鄭帥往前走的時候,蔣兆連動都沒有動。

    我心底一冷,明白了蔣兆的做法了。我雖然借了道,但是他還是疑心很重,所以鄭帥這一走,就是投石問路的一種做法。

    此人做事,足夠心狠!

    果然,在鄭帥往前走了五六步之后,蔣兆不著痕跡的沖王一虎點了點頭,無疑的,他這個微妙的動作,也完全確定了我心中的想法。如果說這里還有什么機關的話,那么鄭帥就已經是尸體一具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141/54976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