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捉鬼記 > 第二卷江湖記 第二百四十一章 女鬼

第二卷江湖記 第二百四十一章 女鬼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這種不舒服的感覺,并不是說我怕了。

    而是一種習慣性的感覺,我不知道有多少人進過太平間。如果是第一次進的話,多少都會有點不自在的,因為里邊的陰氣很重,還會參雜著很多其他因素。這一次我們雖然還沒有到橋洞,但是卻已經能夠清晰的感受到了。

    所以,我現在就是有了這種感覺。可距離明明還有不少,但是這種感覺卻已經那么強烈了。這讓我覺的很古怪,我想了想就問了一下呂紫清楚這個地方不。

    我雖然是這里的人,但是說心里話,我對這個地方真的不怎么熟悉。其實就在我們臨近的地方就有大學,很可惜,我上學的時候其實就是一個學渣,至于大學什么的,也只能夠呵呵了。

    呂紫還沒說話,阿水就直接說:“二狗啊,這個地方你是不怎么清楚,但是對于很多人來說,應該說很多學生來說,這個地方以前就是一個殉情的地方。”

    “殉情的地方?”

    我這一次倒是好奇了,“什么意思啊?具體指什么?”

    呂紫接口說:“說以前河里水還多的時候,經常都會有情侶在橋上散步什么的,然后還在河邊走著玩。可后來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就開始有人選擇在這里殉情了,還有那種因為失戀跑到這里跳河的。但是現在的話,河水都快干掉了,來的人就少了啊。”

    蕭楠也說:“原來就是這個地方啊,我以前也聽到過一些,不過沒有來過。”

    阿水笑了笑,“大概也就是這個意思了,我之前來過,但是也沒啥感覺。”

    呂紫笑說:“這地方后來被傳的可玄乎了,都說有鬼什么的。據說前幾年河水干的時候,還撈出了不少人骨頭呢。”

    我皺了皺眉頭,這些事情我是真不知道,我下學后就去打工了,哪里知道這些事情去?

    不過,就算是他們說的這些事情,也讓我覺的有些不對勁起來。如果他們說的都是實際上的情況,那么這個地方就和以前的亂葬崗差不多了。

    死者為大,入土為安。

    這是從古到今的規矩,死者為大,這每一個人都明白。那么入土為安,真的只是字面的意思嗎?

    回自己的家,入自己的土,這才是‘安’。

    所以有了趕尸人,也就是這個意思。并非是說隨便挖個坑,在任何地方埋了就可以了。當然了,也并非是每一種這種情況就會出現游離在外的孤魂野鬼,滿心怨氣的。只是說幾率,幾率比較大而已。這就好像同樣是一所學校出來的人,就是有混的好的,有混的差的,有的人善良,有的人壞成渣。

    這都是一個幾率問題,你不能夠說一個國家有一個壞人,這個國家所有的人都是垃圾。例子可能不太恰當,但是意思就是這么一個意思。

    根據他們的說法,這里曾經有很多人殉情,雖然不是同一時間的,但是時間久了,那也是積少成多啊。而且有的人估計在這條河水很多,很急的時候,可能連尸體都沒有打撈上來,這個可能性是有的,也有那些鬼魂,就算是尸體真正入土了,但是卻因為心底怨念而在這里徘徊,這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還有一點是很多人都知道的,自殺是重罪,這叫不珍惜生命。地府管你的時候,會讓你下地獄受苦去,如果不管你,你就只能夠當一個孤魂野鬼,一直到陽壽完全耗盡的時候,才可以下地府,然后再排著隊去投胎。

    說到這里,就不得不啰嗦一句了。人這輩子總會碰到各種事情,沒有必要因為一點事情就弄的不死不活的,然后就走了極端。如果你那樣做的話,不好意思,要是你現在才二十歲,而你能夠活到八十歲的話,也就是說,你要當六十年的孤魂野鬼,天天就在這個世上飄蕩著,你說這還有什么意義嗎?

    還不如好好的當一個人,積極向上的活著,這比什么都好。

    閑話就不說了,大家明白這個意思的話,也就算是我沒有多啰嗦。

    大概又過了有半個小時的時間,天色也越來越暗了,阿水把車在河邊停了下來,不遠處就是一座橋,橋有一百多米長,看那模樣倒是有很多年的時間了,我對這里并不是很熟悉。

    <!--中间广告位置-->呂紫伸手指了一下,“就是那個橋洞。”

    我看她指的是北側第二個橋洞,河水并非完全干涸了,河最中心的地方有一點淺淺的水,最多也就一尺多深這個樣子,應該是最近下雨聚集的。

    阿水湊到我身邊,低聲問我,“二狗,這里不會真的有鬼??”

    我想告訴他的確有,但是又擔心他害怕,也就沒有說。而是下意識的開了天眼,天眼并不是開了一次就可以一直這樣看了,那該多累啊?這其實也是一種術,一種手段。

    我再度睜開雙眼向四周看了過去,頓時看到不下十個身體臃腫,臉色蒼白的男女,一個個渾渾噩噩的,搖搖晃晃走來走去的鬼魂。開始死的時候,他們還以為自己是一個人,在之后明白自己是鬼,還會稍微留戀一下,可到了最后才發現,這一切都是毫無意義的,因為他們沒有地方可以去。

    風吹,他們跌跌撞撞。

    雨下,他們也很不舒服,每一個雨滴對于他們來說,有的時候和石子差不多。

    雷動,他們就更害怕了,雷聲絕對和炮仗在耳邊炸開一樣。

    反正各種事情,都是一個很麻煩的事情。死,什么都解決不了,只會給自己帶來更多的痛苦。

    我心底暗嘆一口氣,就算我有心想幫他們也不行,地府有地府的規矩,他們得一直這樣下去,要熬到陽壽徹底結束的時候。一群可悲之人,卻又讓人覺的可憐。

    我走向了那個橋洞,蕭楠、呂紫、阿水也都跟著我。

    呂紫倒是好奇的很,不斷的歪頭向四周看,好幾次她都和一個鬼魂撞了個滿懷,只不過她自己感覺不到罷了。

    “真的有嗎?”

    呂紫不斷的問我,“為什么我就一點感覺都沒有呢?”

    我搖頭,只是一個學生而已,何必要這么癡迷這種事情呢?到了橋洞之后,發現還有一張毯子,呂紫說是他們當時扔在這沒要的。

    除了這張毯子,倒是還有一只筆扔在這里,還有一些4紙,畫的亂七八糟的,估計就是他們的請筆仙。我感覺到一陣好笑,這幫人啊,真的是什么事情都敢碰啊。而且還專門挑這個地方,就算想玩,在人很多的地方,逗個樂也就算了,何必在這呢?

    我悄然把掌門玉印拿在手中,這種因為溺水的鬼,還都是有些手段的,這是他們最基本的能力。我直接走向一個女鬼,直接開口問她,“前陣子,在這里有人玩筆仙,你知道嗎?”

    那只女鬼看了我一眼,眼神癡呆,并沒有理我。

    這是長時間漫無目的,精神萎靡的最基本的狀態。我知道她絕對能夠聽到我說話的,因為我現在的狀況是具備法力的。我又問了一遍,她依舊沒有理我。

    呂紫上來就拉我,“你在干嘛啊?你在和鬼對話嗎?”

    我略微有點不耐煩,這丫頭怎么那么煩人呢?而且我真的很想對她大吼一聲,這事情就真的那么好玩嗎?可我不能那樣做,所以我就只能夠不理她。那只女鬼從我身邊走過,又向一旁游蕩去了。

    我心底也是一火,活著的時候固執的不珍惜生命,現在還來這脾性?

    我直接把掌門玉印舉了起來,大喝一聲,“你們幾個都給我站在這,現在我來問你們問題,知道的話,就告訴我!”

    掌門玉印這可是真正的法器啊,剛一拿出來,就把這些孤魂野鬼嚇了一大跳,畏畏縮縮的站在一旁。這種感覺就好像是你拿著一把對著一些手無寸鐵的普通人,很有震懾力。

    我再次指著一個女鬼,“你,來告訴我,是不是有人在這里請筆仙。”

    女鬼連忙點頭,“是的,前陣子有一群人在這里請筆仙。”

    我一聽到這話,心底就有譜了,那么這個事情就不難解決了。我問出了我最想問的一句話,“請筆仙的時候,是你們誰在里邊搗亂?我可給你們明說了,你們別以為死了就可以隨便瞎搞。你們本來就是孤魂野鬼,如果害人的話,那么就會罪加一等,到了地府之后,你們就會更悲哀!”

    女鬼不斷擺手,“不是我。”

    我再度問:“不是你?那就是說,你知道是誰,對?”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141/54973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