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捉鬼記 > 第二卷江湖記 閑時寫了一個傳說中的故事

第二卷江湖記 閑時寫了一個傳說中的故事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我們那村里有這么一個nb的道士,張真人。說的是在七月半的夜晚,村里古街上小孩子在唱著童謠:

    七月半

    開鬼門兒

    鬼兒魂兒出鬼門

    扎紙鋪

    扎鬼紙

    扎來鬼紙祭魂兒

    紙人紙馬堆成山

    男的紅女的綠

    紅男綠女是紙人兒

    童謠響在七月半街道上,街道兩旁許多人燒紙錢,化紙人紙馬,一堆堆的紙錢灰燼,在夜風中離地打旋。夜色的遠處,四個紙人抬著鬼轎,在夜霧中一跳一跳……

    在古街的西邊有一亂墳地,夜色特別的濃,但也尚且看得清夜路,亂葬崗到處都是突起的土包,有上了年數的低矮老墳,也有剛立不久擺有花圈的新墳,夜霧籠罩大地。,一個年輕人趕夜路,在路邊對著草叢撒尿。撒完,年輕人接著趕路。

    那人撒尿之處,陰風吹倒半人高的雜草,露出草叢中的一座墳。

    年輕人迎頭趕路,時不時的環瞥四周。耳邊盡是陰風呼嘯,陰森詭異……

    亂葬崗前方由遠而近傳來了一陣“咚咚咚”的馬蹄聲。沒過一會兒后,馬蹄聲越近了,年輕人駐足朝前方望去,在亂葬崗的前方,夜霧迷漫,透過一座低矮的土包隱約有一個男人騎著一匹白馬正往這邊趕來……

    年輕人嘀咕:這大晚上的怎么還有人趕夜路啊?而且還騎馬趕路?

    很快,馬至近前。只見白馬是紙糊的,馬背上的人也穿著打份詭異,乃是一身紙衣,紙帽,紙鞋。臉上像抹了白粉一樣蒼白,兩腮卻抹了胭脂,嘴像是用口紅涂成了櫻桃小嘴,如紙人一樣詭異。

    年輕人嚇了一跳,猛地一驚,忙揉揉眼再看,發現這只不過是一個普通人,騎著普通的白馬。

    見到白馬往自己這邊跑來,年輕人急忙讓到了路邊,想讓他先過。

    可是那白馬跑到年輕人前面居然停了下來,接著馬背上的男人就開口問:這位兄弟,你可想升棺發財?

    年輕人一愣,心想,這問題倒是問的好笑,誰會不想發財的呀?不過見眼前之人穿著打份異常,倒是略有疑惑遲疑不答。

    白馬上的人好像看出潘神保動了心,于是就招了招手,然后就騎馬往前走,而年輕人就像中了邪似的,目光呆滯,跟在身后……

    “荒山無燈火,行人自掌燈。燈燃無忌處,燈熄莫再行。”一道蒼老渾厚的聲音自夜色中傳來,一個身穿黃色道袍的老道出現在了年輕人身后。聲至,年輕人打了個激靈,如一桶冰水從頭淋下。

    老道:小友,荒山亂墳之地,你是這要上哪去呀?

    年輕人:你是誰?

    老道:貧道乃是茅山傳人張真人是也!見小友一人在原地打轉,故前來解圍。

    年輕人:在原地打轉?一個人?老道士,我看你是老眼昏花了吧,小爺我一直在趕路,而且也不是一個人呀。這不還有一位兄弟么。

    老道:是么?那你看清楚了再說。

    話落,老道掐出一個法指,念咒:天精天神,移攝敕角,攝鬼井柳星,諸神助敕,攝疾疾至,急急如律令!只見虛中比畫,出現一道金黃色的符文,然后大喝一聲:“去”,符文朝那騎白馬之人飛射而去,白馬之人發出一聲凄厲之聲,然后一切都消失了。

    年輕人回身一看剛才那位騎白馬之人不見了,只見自己站在一座墳前,墳前墓碑旁邊,一邊擺著一個紙人,一邊擺著一匹紙馬,紙人臉色蒼白,兩腮卻抹了胭脂,嘴像是用口紅涂成了櫻桃小嘴,可不就是之前眼花時見到的那一個么。只不過這紙人紙馬腦門上有了一個破洞,鬼氣森森。

    年輕人大驚:這……這怎么會這樣?

    張真人:小友,你剛才是遇上鬼了呀!

    年輕人<!--中间广告位置-->大驚。

    張真人指向紙人:剛才你見到的就是這玩意,你是被它迷了魂,還不自知。而且你剛才也沒趕路,而是一直在這墳前繞圈,不信你看……

    只見在墳的周圍,草皮都踏破了,顯然他一個人圍著墳頭不在道繞了多少圈在這里。

    年輕人大驚失色,一屁股跌坐在地。自言自語:剛才那個紙人問我想不想發財,呸呸呸!

    張真人:這叫“竊魂語”,幸好你沒回答他,要不然一準被他竊了魂魄。因為這升官意指升棺,發財自然人死后親人會燒大捆黃紙錢鉑過來,這就指他口中的發財。

    年輕人看了一眼那個紙人,狠狠打了個激靈。

    張真人:此地陰氣太重,你身上陽火已滅去一盞,小友還是快快跟我離開此地吧!

    二人欲離開亂墳地,這時陰風突起,墳頭前的紙錢灰燼形成小龍卷風的旋兒,離地三尺多高,很是嚇人。

    年輕人:鬼呀,鬼呀,媽啊。

    張真人:快到我身后去。

    年輕人趕緊跑到張真人身后。

    張真人對著那離地打旋的紙灰道:人有人道,鬼有鬼道,既然你已入了鬼道,何故為難陽世生人。若有驚擾之處,還望莫怪。

    這時,那團打旋的紙灰卻突然朝著張真人身后的年輕人竄去,一下就將年輕人裹的雙腳離地。

    張真人:敬酒不吃,吃罰酒,哼。

    說著,就從背后的黃布袋中取出一八卦鏡,然后掐出法指,在八卦鏡上一點,鏡面金光一閃,對著那團飛旋的紙灰一照,金色光柱一射。一聲凄厲聲,紙團竄入到紙人身上,紙人動了起來,年輕人摔倒在地。

    張真人:不對,怎么這么大怨氣,難道……

    想到這里,張真人問年輕人:你是不是做了什么?

    年輕人搖了搖頭。

    張真人:你沒做什么,對方為何為難于你?

    年輕人:我只是剛才撒了泡尿,但不知道這兒有墳。

    張真人:真是孟浪。,趕緊跪下,賠罪。

    年輕人照做,跪下賠罪。

    張真人:年輕人不懂事,而且也是無心之過,我讓他回頭燒一些香燭紙品給您,希望你饒了他吧。

    紙人:哼,饒他,休想。你個臭道士休管閑事。

    紙人對著年輕人就竄了過去。

    張真人:既然如此,可就怪不得貧道替天行道了。

    話落,他從身后抽出銅錢劍,食指一咬,接著左手指決一打,急念祭劍咒:“拜請飛劍神,降下人間天地巡,人人害汝吾不怕,小法祭飛劍,斬殺邪魔惡無存,吾奉飛劍老祖敕,神兵火急如律令!”血往劍身一抹,劍身變成金黃色,然后一劍朝紙人劈去。

    紙人整個劈爛,一團灰色氣體竄出,往墳頭竄去。張真人急忙從衣服中取出一道黃紙,隨手一撕,就成了一個小紙片人(十來厘米高),然后對著那團陰氣喝一聲“去”,小紙人飛了過去,一把附在了陰氣上。小紙片人掉在地上,不斷的掙扎。

    張真人手中又現出一枚黃色小法令旗,然后往地上一放,掐起法指,小令旗竟自己立了起來,法指對著令旗的一跺,自令旗出現一條燃火的直線,順著地上往那小紙片人的位置快速漫延過去,轟的一聲,直接將小紙片人點燃,一切都回歸于靜。

    后來嘛,這個年輕人做了張真人的徒弟,開了一家扎紙店。師徒的扎紙店現在還在開,很厲害,什么都會。師徒還特搞笑,好色。比如有一個回徒弟給人看相,說妹子你帶兇兆啊,那妹子說:大師,那我脫了胸罩可以么?

    各位好友,亂墳地里真的不能亂撒尿啊。呃,我還寫了一個大廈鬧鬼、鬼新娘、加油站鬧鬼的故事,后面再來講講。

    ps:故事為原創,版權潘海根所有。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141/54943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