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捉鬼記 > 第二卷江湖記 第七十九章 陳木匠

第二卷江湖記 第七十九章 陳木匠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馬云的電話很快就打通了,事關自己的身家性命,我們也沒跟他繞圈子,直接就問他:“馬老板,你還記得上次棺材里被人動了手腳的事情嗎?”

    馬云說記得,問我們怎么了?

    我跟他說,這事出麻煩了,對方還在繼續使壞,不肯罷休。

    我之所以這么說,也是想以此來威脅嚇一嚇他,好讓他講實話。

    果然,馬云嚇了一跳,然后就問我們現在在哪,他現在就過來跟我們當面談。

    我跟他說,我們在算命館,于是不多久他就開著車過來了。

    一見面,馬云就問我們:“大師,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您剛才在電話里頭說,對方還在害我?”

    我點點頭,然后就問他:“馬老板,你跟我說句實話,你到底得罪誰了,對方為什么要在棺材上動手腳來害你?”

    馬云和當日一樣,搖頭說自己不知道得罪了誰,也不知道是誰在害他。

    一聽這話,老湯就火冒三丈高,頓時就怒了,一把揪住馬云的衣領,臉一黑:“你他媽的玩老子是吧!我們哥倆個為了救你們馬家,差點就把命給玩完了,你卻還在這里跟老子耍滑頭。信不信老子對你不客氣!”

    馬云被老湯這么一弄,嚇得是一愣一愣的,卻是滿頭霧水的樣子,大喊冤枉,稱自己真的沒有騙我們。同時,他也問我們這到底是發生什么事了,是不是哪兒有對不住我們的地方?

    見馬云一臉無辜的樣子,于是我也就叫老湯先別沖動,先松開手,然后我就對馬云說:“你也知道,馬老爺子之所以詐尸,全因有人在背地里動了手腳下了邪術。我們稀里糊涂的替你馬家解災,卻也因此得罪了對方。這不,昨天晚上對方就對我們施法,我們差點就交待出去了。我們只是插手了你們之間的恩怨,對方就欲加害我們,可想而知,對方更加不可能放過你。所以,我覺得如果你知道對方是誰的話,建議你還是盡早說出來,否則到時候丟了小命的一定是你。”

    其實,馬云不愿意告訴我們他得罪了誰,這也很好理解,畢竟人做了什么缺德的惡事,都會不想讓別人知道的。

    哪知馬云一聽,雖然嚇得不輕,但卻還是一口咬定自己沒有得罪過誰,而且還發著毒誓。

    老湯說:“你是真不知道得罪了誰,還是擔心以前做過的違心事怕被人知道啊?”

    馬云說:“兩位大師,你們都說了對方想要我的命了,我要是知道自己得罪過誰,我怎么還敢隱瞞二位先生呀,我……我是真想不起來得罪過誰啊。”

    說完這話,他還不忘苦著臉來求我們要幫幫他,只要能將那害他的人給找出來,化解這個事情,他愿意給我們一大筆錢。

    我心想,你他媽的為了你馬家的這個破事,都快要害得老子沒命了,老子還要你的錢干*啊!

    不過,看到馬云一臉無辜、迷茫的樣子,倒還真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似的。一時之間我和老湯都是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了。

    眼下,說實話我們將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馬云身上,畢竟此事是因他而起,一般自己造下過什么罪過,自己不可能會不知道的。可是哪知道他一問三不知,連個屁都沒問出來。

    當然,我們也有些疑惑了,難道他真的是記不起得罪過誰了?畢竟我已經把話說的很清楚了,對方連我們都不放過,自然更不會放過他,按理來講他不可能連自己的命也不顧吧?

    老湯看向了我,那意思就是問我現在該怎么辦?

    我想了想,于是就再次提醒馬云,問他:“你上次說馬老爺子的棺材是誰那兒買來的?”

    “陳木匠那買來的,他是開棺材鋪的,現在縣城也就只有他這一家了。”馬云回道。

    我說:“那你再好好想想,你與陳木匠真的一點過節也沒有嗎?比如你祖上幾輩跟他家也沒過節?”

    之所以這么問他,主要是我懷疑這事有很大的可能就是陳木匠干的。

    馬云想了想,搖了搖<!--中间广告位置-->頭,一臉苦相的道:“我實在是想不出哪里會與他有過節,我們的圈子都不平,除了家里有人過世在他家買過棺材,平時連交道都沒有打過。”

    我心想這就奇了怪了,一個人如果沒有深仇大恨,是絕不可能對一個無辜之人下這種狠毒法術的。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難道搞鬼的不是陳木匠?

    這時,馬云就求我們,一定要救他。他也想知道到底是誰要害他。

    我告訴他,如果查出來了的話,一定會告知他。同時,也勸他回去仔細回想一下,到底是不是在什么時候對別人造成過傷害,想到了就及時告訴我。

    馬云點頭應是,然后一臉擔憂后怕的暫時離開了算命館。

    馬云離開后,老湯就問我:“陳兄弟,你覺得老云是真不知道,還是故意在說謊?”

    我說:“看他的樣子,并不像是在騙我們,可以說現在的他比我們還更害怕。”

    老湯點點頭,也覺得我分析的有道理,然后道:“那我們現在該怎么辦?馬云這貨什么線索都沒有問出來。”

    我想了想,于是反問老湯:“你知道陳木匠的棺材鋪在哪嗎?”

    “知道,就在這條街的盡頭。”老湯點點頭,一愣:“你是想去找他?”

    我點點頭:“是的,到底是不是他在背后對付我們,只要過去一問便知究竟。”

    以其在這里毫無頭緒的亂猜,倒不如直接去問。反正該來的都來的,如今也沒什么值得好怕的了。

    就這樣,我們走出了算命館,老湯帶著我往陳木匠的棺材鋪尋了過去……

    算命館前的這條街,其實全是一些算命、風水館,還有扎紙鋪、壽衣店之類的,也正因如此,這條街行人很少。我們順著街一直往盡頭走去,不多久老湯就指著前方的一個店鋪道:“到了,就是這兒。”

    我打眼一看,前方一個破舊的店鋪前面果然擺著一口大棺材,店門上方寫著“陳家棺材鋪”五個紅色大字。

    這里已經是街的盡頭了,幾乎沒有行人到此,因為再往前走就是一塊荒地,所以除了要買棺材的人,一般不會有人到此。

    我們站在店門外,就聞到一股子木頭的味道,還有一股油漆的刺鼻味。里面時不時的傳來打造棺材嘭嘭嘭的聲音,顯然有人正在店里頭干活。

    我和老湯徑直而入,只是店內棺著幾口做好了的棺材,還有許多木料也擺放其中,一個五十來歲的男子正在店內的上方刨著木板。

    這個人長得倒是十分平常,一臉老實本份之相,看上去一點也不像是心腸狠毒的惡人。

    對方察覺到有人來了,于是就將手里的工作停了下來,看了我們一眼,然后就說:“兩位先生來了?請坐!”,他對我們指了指一旁的木椅子。

    不知為何,聽到他這話我就覺得不太對勁,他怎么知道我是先生?老湯是這條街開算命館的,他或許知道,但我是第一次來,他不可能知道我是陰陽先生。還是說他口中的先生,并非是陰陽行當里的先生。還有一點就是,他見有人進店來了,怎么不問我們是不是要買棺材,反而卻請我們落座呢?這難道不奇怪嗎?

    我們并沒有落座,而是抱了一拳問道:“請問您是陳木匠吧?”

    陳木匠點點頭,說:“是的,我們是本家,哈哈。”

    一聽這話,我頓時一愣,臥槽,他果然認識我,知道我也姓陳。

    “你認識我?”心里明明知道他認識我,但我還是開口問道,強忍住心里的波動。

    “是的。”

    陳木匠惜字如金。

    “那你知道我們為何而來么?”我又問。

    “知道。”

    “真的是你?”我問。

    “是的。”

    “呵呵,那在下倒糊涂了,我與先生前世無仇,今世無怨,你這么做未免太過份了些吧!”我冷笑一聲,臉也冷了下來。不過,因為如今自己的小命就捏在他的手里,卻是又不敢對他發火。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141/54940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