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捉鬼記 > 第二卷江湖記 第六十八章 守靈

第二卷江湖記 第六十八章 守靈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一見到靈堂旁的兩個紙人被人貼上了眼睛,我頓時心里就十分的惱火了,這可是犯了行當中的大忌了呀,因為紙人是絕對不能點睛的。正所謂畫龍點睛,據說龍一旦點上眼睛了就會有靈性,而紙人也一樣,若是畫了眼睛,它便會活過來。

    也許有人會問了,紙人怎么可能會活過來呀,這也太雞巴扯蛋了吧?其實我所說的活過來,并非指紙人本身會活,而是指會有孤魂野鬼趁虛而入,附入紙人身上,從而使紙人變活。這也難怪蕭楠會說見到了兩個紙人在靈堂里跑來跑去。

    這個時候,馬云送完衣服也回來了,而且馬龍與蕭楠也跟過來了。

    見他們都來了,正好我就指著那兩個紙人氣惱道:“紙人的眼睛是誰給貼上去的?”

    我之所以這么氣惱也是有原因的,紙人作怪尚還事小,但若是引起馬老爺子詐尸可就麻煩大了。

    馬云一看見那對紙人眼眶上貼著的黑眼睛,立即就搖頭說他不知道誰貼的。同時急忙轉頭問馬龍與蕭楠,是不是他們貼上去的。

    馬龍和蕭楠皆連連搖頭,也一口咬定不是他們貼的。按照他們的話來講,就是他們看著這些玩意就瘆的慌,哪里還敢去給紙人貼紙片呀。

    不過想想也對,一般人還真不會去找這種事情來做。這時,馬云就問我:“大師,怎么了?難道有不妥的地方?”

    我點了點頭:“紙人被人點了睛,就是要讓它們作怪。這也幸虧發現及時,若是晚上一些時間,沖撞到了老爺子,說不定老爺子就已經詐尸了。而且,如果不是你們自己貼上去的,那就是被有心人給做的手腳了,可能有誰進來過靈堂。”

    “啊?”他們大吃一驚,馬云道:“陳先生,您的意思是……是說有人在背地里害我?”

    我點了點頭,算是這個意思沒錯。

    接著,老湯就問他:“難道你們馬家得罪過誰?”

    馬云眉頭緊鎖,想了片刻之后搖了搖頭,說沒有得罪過什么人。

    見他們想不出來,我也沒去追問此事了,反正只要過了今晚頭七回魂之夜,這事也就算了了。而關于他們馬家是否真的有人在背地里作怪,就不關我的卵事了。

    見我沒有多問,老湯自然也明白我的意思,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別人的恩怨咱們管不著,也犯不著多管。于是,老湯就將兩個紙人的眼睛紙片給撕了下來,而我也往靈臺走去仔細查看。

    這不看還好,一看還真看出問題來了,首先就是長明燈不知道什么時候給滅了。所謂長明燈,長明燈,顧名思義就是要長明的,不能滅。這長明燈是用來給一來是給亡魂指引歸路的,二來長明燈也代表光明與正陽之火,在靈堂前點的長明燈,可驅散陰邪,防止亡者生變。即是一燈燃百千燈,以燈續然,然燈無盡,故號長明。

    我看了看長明燈的燈油,燈油尚還有一小半,顯然這燈滅的很蹊蹺。當下我就眉頭一皺,趕緊將長明燈給點上。

    這時,老湯就問我怎么了?

    我說長明燈不知道什么時候滅了,今晚要多加小心了。與此同時,我也立即將眼光往靈臺中央的香爐中望去,將香爐中的三柱香摘了下來!

    “兩短一長?”看到手里燒完的三柱香,不由大駭,心中不好的預感就越加的強烈了。

    馬云問我:“這香是不是有問題?”

    我長吐了口氣,轉頭對他們說:“香沒問題,但是燒成這種局卻有問題。正所謂人怕三長兩短,而燒香則最怕燒成兩短一長!”

    馬云他們一聽這話,頓時也感到了不吉利的氣氛,當下就問道:“先生,燒香燒成兩短一長會如何?”

    “代表會死人!”

    “啊?”馬云大驚失色。

    這時,蕭楠害怕的問道:“是指哪里會死人?”

    老湯對蕭楠沒有一點好感,見她提問,立即就冷冷的丟了一句:“不是馬家要死人,難不成還死別人么!”

    或許是因為之前蕭楠親眼見到了紙人跑來跑去,所以此時被老湯頂撞了一句,愣是一點<!--中间广告位置-->脾氣都沒有,只是嚇得臉色煞白。

    當然,馬云父子倆也嚇得不輕,驚慌失措了起來,不由對我們求道:“兩位先生,你們可得救救我們呀,千萬不能出事啊。”

    這也不能怪他們害怕成這個樣子,任誰聽到說家里會死人,都會惶恐不安。

    我對馬云稍加安慰了幾句,告訴他,我們會盡力而為。不過,我也勸他們今晚不要守靈,由我和老湯來守著,到時無論聽見什么動靜都不要出來。

    馬云他們此時已經如受驚的鹿,哪里還敢說不呀,慌忙點頭應是,然后大家全都老老實實的躲回了房中,不敢出來。

    再說我與老湯二人,守在靈堂一旁,卻也不敢有絲毫馬虎大意。一會兒就查看一次長明燈及馬老爺子的尸體,生怕生出什么變故來。

    就這樣,夜越來越深,偌大一個靈堂就我和老湯二人守著。守靈,這種感覺其實是很瘆人的,先不說怕不怕鬼的事,單是靈堂這個氛圍就很陰森詭異。靈堂兩旁都擺滿著白花花的花圈,上方又有陰陽怪氣的紙人,花花綠綠的,香爐旁邊是一盞長明燈,也不知道是從哪吹進來的一股夜風將油燈的火焰吹得東西搖晃,襯得整個靈堂更加詭異。

    夜,寂靜無聲。

    守夜是一件很耗人精力的事情,我和老湯就那么坐著,除了聊天,基本沒有其他娛樂,對著一個大火盆,沒事扔一沓黃紙錢進去,耗著時間。或許是在無聊了,在火盆旁坐到大概半夜的時候,我的眼皮就開始打架,面前溫暖的火盆更是滋長了困意,我不知不覺睡著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一股冷風吹醒了我,睜開眼,發現此時的靈堂大門洞開,那冷風就是從大門外面吹進來的。難道誰出去了嗎?

    再看了一眼眼前燒紙錢的火盆早已冰冷,老湯也睡著了,我抬頭看了一眼靈堂,這一看不由一愣,只見此時靈堂上的長明燈再次熄滅了,而且放在靈堂兩旁的紙人竟然也不見了。

    看到這里,我頓時就站了起來,睡意全無。急忙叫醒老湯,對他說:“紙人不見了!”

    老湯聽我這么一說,趕緊朝靈堂看去,接著也嚇了一跳,問我這是怎么回事,難道紙人自己又活過來跑了?

    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也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我問他門是不是你開的,老湯說不是,于是我就跑到門口去看了一眼,并沒有發現什么。

    這時,老湯就問我:“陳老弟,你有沒有感覺到冷?”

    我點了點頭,因為我就是被冷醒的。說實話,這種冷意十分的特別,就像是寒冬里的冷,冷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老湯這時跑去靈臺前重新點燃長明燈,結果點了好久,任是沒將那盞長明燈給點著,于是氣得罵罵咧咧。

    我見他點不著,于是就過去幫忙,打火機點燃長明燈的燈蕊,豆大的火苗撲騰個兩下就會熄滅,結果我也點了好久,依舊點不著。

    看到這里,我就心中直叫:“真是活見鬼了!”

    正所謂,事出所常即為妖,這長明燈都點不著了,肯定是要出事了。就在這個時候,一旁的老湯突然給了自己一嘴巴子,我問他怎么了?他抬頭看了一眼頭頂,嘟囔道:“麻痹,不知道從哪里滴下來一滴水。”

    我翻了個白眼,心想這房子怎么可能會滴水下來。不過,心中正這般想著,我的脖子上也突然滴到了一滴水,冰涼一片。

    我用手一摸,確實是水滴無錯,這時我也抬頭看向頭頂,只見白色的天花板上滿是水珠,正一滴一滴的往下落著,地上到處都落得是水跡。

    看到這里,我不由愣住了,怎么這么多水珠子?難道是回潮了?一些時候如果遇到變天之時,家里墻角就會起水珠,不過剛才我到門口看過,天上月冷星稀,根本就不是下雨的天,屋里怎么可能會起水珠呢?

    想到這里,我立即去看長明燈,用手一摸燈蕊,入手濕乎乎的,全他媽是水汽。再看棺材蓋上,也是一樣,水汽在棺材蓋上凝聚成一顆顆的水珠。看到這里,我不由大叫一聲不好,這是起煞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141/54938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