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捉鬼記 > 第二卷江湖記 第五十二章 梁上君

第二卷江湖記 第五十二章 梁上君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大約掐算了半分鐘,湯兆富這才緩緩睜開雙眼,收起那掐算的架式,轉頭對徐小琳說:“氣聚不散,陰風繞梁,兇也!兇也!”這下徐小琳可急了,連忙請教道:“湯大師,您指的是什么兇?哪里兇?您是不是算出什么來了?”湯兆富點點頭,故作高深的道:“貧道剛才見此處的確如陳兄弟所說的那樣,陰氣纏繞,便掐指一算,果然算到此為大兇之象!看來我們不能再往前了。”說完這話,湯兆富瞟了我一眼,我這才發現這貨玩了半天把戲,竟然是為了收工回家啊。明白他的意思之后,當下我自然也不可能掐他的臺,畢竟他沒有說我的不對,而且我也不想再走下去了。于是也立即點頭道:“湯兄說的是,這夜霧來的古怪,再往前行恐怕是不妙了。”見我們倆都這么說,徐小琳臉色唰的一下就白了,還真被我們給嚇倒了,看了看左右,然后就聽取了我們的建議,立即調頭往回走。也不知道怎么了,雖然我們調頭往回走了,但是這霧卻并沒有散,反而越走霧夜濃了。在這漫山的濃霧之中繞來繞去,最后我們竟然迷了路。此時,我們倒真的有些擔心了。四處都是濃霧,迷迷茫茫一片,根本就分不出一個東南西北了。越走我越覺得不對勁,于是就對他們說,不能再這樣亂走了。徐小琳問我那該怎么辦?我想了想,于是說:“只能在原地等天亮了。”徐小琳看了一眼湯兆富,此時的湯兆富也眉頭緊鎖,顯然他也感到了今晚這霧不太對勁,當下也說停下來最為穩妥安全。就在這時,其中一個保鏢突然朝前方一指,叫道:“你們快看,那邊有一座房子!”一聽這話,我們大家皆是一愣,急忙朝那個保鏢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見在前方十幾米開外的濃霧之中,果然隱隱約約能瞧見一棟老房子。徐小琳喜道:“難道這里有人住?”我眉頭直皺,心中大感奇怪,這荒山野嶺的怎么可能會有房子呢,要知道我可從沒聽說過有誰住在牛頭山的。因為迷了路,大家見到有房子,立即就朝那邊走了過去,見他們過去了,我也只好跟了過去。我們穿過一叢小樹林,很快就來到了那棟老房子前。只見這房子并不是民房,而是一間破廟。廟很老很破,看上去足有上百年了,早已荒廢。門窗皆壞,地上到處落著瓦片,四周雜草叢生,一片荒涼之象。這時,其中一個保鏢就對徐小琳說:“如今霧大,辯不明方向,不如就在這廟中過一夜吧!”“深山荒宅莫棲身,還是在外面呆一晚比較好。”聽到這話,我立即就制止道。那個保鏢鄙視的瞥了我一眼,然后說:“陳先生,難道你看出這廟里有不干凈的東西了?”“那倒沒有察覺。”我搖了搖頭。我之所以不建議進去過夜,那是因為陰陽行當里有這樣的老講究,深山老林里的荒宅莫棲身,因為常年無人住的老宅是最容易藏匿鬼怪邪崇。“既然沒有那不何不能進去過夜?先生身為陰陽先生,膽子可有點小哦。”那個保鏢帶有幾分嘲諷的意味笑了笑,然后自顧自的走了進去,然后對大家喊道:“這里面有門板,正好可以休息。”聽到這話,徐小琳也沒多想,當下就帶著她的保鏢走了進去。湯兆富自然明白陰陽行當里的講究,見他們都進去了,于是做出一副無奈的表情,對我說:“我們當心點就是了。”見他們不聽勸,我也只好點點頭,畢竟對方是雇主,收了人家一萬塊錢,我總不可能一個人離開吧。當下,也就隨他們一塊進入了破廟。因為大家趕了一天的山路,早已累得是筋疲力盡,所以大家一躺了下來,很快就入睡了。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只知道睡著睡著,我突然感覺渾身發寒,涼氣逼人,就好像有個空調正對著我吹似的。要知道這里可是破廟,怎<!--中间广告位置-->么可能會有空調呢?當下我就被這股寒意給驚醒了過來。我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只見有一個人影站在屋里,一動不動的。因為夜色太深,加上月光又照不進廟中,所以我也看不出那個人是誰。只是我心里卻十分的好奇,這人是誰?不睡覺傻站在那里干嘛呢?當下,我從地上坐了起來,就問了一句:“你不睡嗎?”對方并沒有回答我,而是默默的轉身朝一側的供桌走去。見對方沒有回話,我眉頭就皺起來了,心里突然冒出一個念頭,這個人是我們一起的么?“喂!你是哪個?”我再次沖那個人喊了一句,然后自己也趕緊從地上爬了起來,謹慎的朝那個人走去。那個人影依舊沒有應我,他走到供桌前,就爬了上去。這個廟本來就不大,我可不認為他聽不見我的話,見那人一直不應我,我心里就感到不對勁了。然后就想叫醒徐小琳他們,結果一看,原本睡在地上門板上的那幾個保鏢全都不見了,地上就剩下幾塊空空的破門板,他們人呢?頓時,我就傻了眼。我睡著之前,明明那幾個保鏢就睡在門板上的,怎么現在突然全都不見了蹤影?心里驚慌之余,我又趕緊朝徐小林睡的地方看去,她也不見了。不過那個湯兆富倒還睡在破廟墻角的一邊,打著呼魯。這下我是真的有些慌了,徐小琳和她的四個保鏢都不見了,那眼前這個人影又會是誰呢?是徐小琳?還是她那四個保鏢中的其中一個?亦或者全都不是?心中這般想著,這時我就直接朝那個人影走了過去,一到人影跟前,我同時也拿出了手機,點開手機的小手電朝那個人影一照,頓時一愣:“徐小姐?”是的,這個人確實就是徐小琳。此時的她已經爬上了供桌,站在供桌上。“徐小姐,你為什么爬到供桌上去?”我問道。不過,和之前一樣,對方依舊沒有回答我。而是緩緩伸出雙手,往頭頂上方抓來抓去,好像是想要抓什么似的。見到這般,我眉頭一皺,就順著她的頭頂上方看去。這一看,可差點把我嚇壞了,只見在徐小姐頭頂上方有一根橫梁,在那橫梁上竟然垂著一根麻繩,此時那根麻繩正朝她慢慢延伸下來,而她伸出去的手,可不就是想要去抓那根麻繩么?看到這里,我哪里會不明白呀,她這是中邪了想上吊呀!怪不得剛才一直不應我。當下,我就大叫一聲,然后就一把將她從供桌上給拉了下來。不過,此時的徐小琳壓根就不認得我了,完全著了魔,剛一被我拉下來,她就又掙扎著要重新爬上去。而且,更要命的是,此時的她完全像變了個人似的,力氣大得驚人,見我要阻止她,胳膊一甩就將我甩在了地上。好在這個時候睡成死豬樣的湯兆富總算是被動靜給驚醒了,立即跑了過來,問我這是怎么回事?我告訴他,徐小琳中邪了,快來幫忙。湯兆富一聽,嚇了一跳,趕緊和我一起死死的將要尋死的徐小琳給按住了。然后我這才空出手來,掐出法訣,對著她的額頭上虛畫了一道驅邪符,然后大喝一聲:急急如律令!敕令聲一落,頓時徐小琳就停止了掙扎,雖然不掙扎了,但是此時的她整個人都像虛脫了似的,神情十分恍惚,顯然一下子清醒不過來。湯兆富什么也還不知道,問我:“這他媽的到底是怎么回事?還有其他人呢?”“我也說不清,這里有‘梁上君’,快點離開再說!”我將徐小琳背了起來,撒腿就往破廟外邊跑。所謂梁上君,其實是陰陽行當里的對吊死鬼的稱呼,因為在吊死鬼的面前,不能說吊字,以免增加吊死鬼的怨恨之氣。所以陰陽先生就稱吊死鬼為梁上君。湯兆富自然明白何謂“梁上君”,一聽這話,明顯臉色唰的一下就白了,當下暗罵一聲,也趕緊跟著跑了出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141/54934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