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捉鬼記 > 第二卷江湖記 第四十九章 憂傷

第二卷江湖記 第四十九章 憂傷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聽到這話,我當時就臥了一個槽,頓時就傻眼了。

    “蕭楠,你剛才說什么,是我聽錯了,還是……”我臉色也隨著沉了下來,雖然我以前暗戀過她很久,而且還追過她,但是并不代表老子沒尊嚴。

    蕭楠說:“我上過北大,現在的人都很現實,我們無論從各方面都不合適,不論是理想亦或是追求都不一樣,你懂我的意思嗎?”

    這樣的屁話我一點都不想聽,我只是看著她,問道:“我只想知道你剛才為什么答應帶我上你家,難道不是要我幫忙驅鬼嗎?”

    蕭楠聽到這話,做出一副十分無語的樣子,仰天長嘆了口氣,然后說:“請你不要誤會好么?我今天之所以帶你來家里,只是想認真的告訴你,我們是不可能的,請你不要胡思亂想了。因為畢竟同學一場,何況我又有男朋友了,我不想讓別人誤會,或者說嫌話,你懂我意思么?”

    我懂?我懂你麻了個痹!

    我當時就氣的無語了,瞬間沒了脾氣。說實話,我已經開始有點討厭眼前這個女人了,因為她讓我感覺好陌生,完全不再是讀書時候的那個蕭楠了,她完全變了,變得那么的自傲。

    原本還想跟她說要記得買小孩的衣服和紙錢燒過去,原本我還打算告訴她以后莫要再墮胎了。如今看來,這他媽的人家帶我來她家,壓根就不是為了讓我幫忙解災的。只是想明明白白的告訴我,你一個瘌蛤蟆別他媽的想吃她的天鵝肉。

    也不知道是氣成這樣的,還是真覺得這事十分可笑,反正我當時笑了起來,當然是不屑的冷笑。我真搞不明白,她是哪里來的自信,認為我這是為了追她?

    難道是因為她長的好看?還是讀了北大?亦或者是身邊很多死纏爛打的男生,所以他才有了如今的“自信”?

    蕭楠沒想到我竟然會笑,很詫異的問我笑什么?

    我想告訴她,你誤會我了。但是想了想,算了,說這些已經沒任何意義了,雖然幫了對方驅走了小鬼,對方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那些話多少讓我心里堵的慌,不過我之所以幫助她,也并不是要得到她的好感與感謝。既然如此,那又何必要去跟她解釋呢。

    當下,我就說了一句告辭,然后轉身離去。不過在離開的時候,我還是對她說了一句:“造惡太深終害己,勸你以后好自為之吧!”

    說完,我就離開了蕭楠的家,不過我卻聽見房門里面的蕭楠在對我罵道:“什么好自為之,神經病,憑什么教訓我,哼!”

    離開蕭楠家后,我心里既來氣,又失落,這種感覺說不清也道不明,就是一種期望過后的失望,或者說是一種淡淡的憂傷更加準確。

    之前在來參加同學聚會的路上,聽阿水說蕭楠會來,說實話我心里多少有些想見她的,不是說想追求她,而是純粹的想見一見她,知道她過的怎么樣。但是如今人已經見過了,卻沒想到會是這個樣子。

    此時的我也知道,從此以后我是不會再想與她交往了,當然,正如她所說的一樣,我們活在不同的層次,無論是追求與世界觀都不一樣,也不可能會再有任何交集與見面的機會了。或許,同學之間那種純純的友情或暗戀之情,就該深埋在心底,這樣才是最純潔的。一旦再去見面的話,或許以往的那種暖暖的回憶都會失去,因為社會就是一個大染缸,人終究是會變的。

    只是讓我沒想到的是,在后面的日子里,我還會再次見到蕭楠,當然,這已是后話了,容以后再說。

    言歸正轉,既然我曾答應過那個小鬼,會幫忙了卻他的心愿,為他燒去衣服和紙錢,如今蕭楠不會去辦,自然就由我去辦了。正所謂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就<!--中间广告位置-->當是給自己行善積德了。

    此時時間還并不算太晚,我找到了一家扎紙店,此店尚未關門,于是我就去買了幾身小孩穿的紙衣裳,還有若干錢紙,然后來到一個十字路口將這些燒給了那個小鬼。

    其實小鬼也十分可憐,好不容易投一次胎,結果天面都沒見到,就被人的私心而殺死在了胎中。而且這種小鬼死后,一般都很可憐,無衣無錢,受凍挨餓,試問都能狠心將小孩墮胎的父母,又怎么可能會想著給他燒衣服紙錢呢?身為陰陽先生的我,既然小鬼奢求的只是幾身衣服,我又怎能不憐之?

    做完這些,我心里也好受多了,將之前的不快通通拋于腦后,然后打了電話給阿水,然后一起找了家賓館住了下來。

    這次同學聚會,對我來說實在是糟糕至極,完全就沒有一絲一毫當初同學間的那種溫暖之意。

    次日上午,我和阿水就準備回陳家村,不過就在我們準備開車回去的時候,我的手機卻突然響了起來,拿起來一看,電話竟然是楊遷打來的。

    我一愣,楊遷這個時候怎么還打我電話,難道他又遇上麻煩了?不會是別墅又鬧鬼了吧?

    我不得不如此擔心,要知道我已經收了他五萬塊錢,如果這個時候別墅又鬧起了動靜,那對方豈不是得罵我蒙騙人了么?

    當下,我就趕緊接通電話,相互問候了一聲,我就直切主題,問他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因為他沒事也不可能打我的電話。

    楊遷在電話中笑了笑,說也沒什么大事。

    見他這么說,我也知道他的話還沒講完,于是頓了頓,他接著就問我:“陳先生,你是陳家村的,你有沒有聽說過牛頭山這個地方?”

    “牛頭山?”我眉頭一皺,牛頭山我前些日子就去過,就是之前我們燒了陰尸蠱那具女尸的地方,只是這楊遷怎么突然問起這個地方來了?

    我對楊遷的問題十分的好奇,我說:“楊哥,你怎么突然問起這個地方來了?”

    楊遷笑了笑,然后說:“先生,是這樣的,我這邊有一個朋友,他需要去牛頭山,可惜一時找不到向導。正巧,我記得您就是那個地方的,所以想問問你對牛頭山熟不熟,能否幫忙給帶個路?”

    “牛頭山我倒是知道在哪,前些日子還去過一趟。只不過那個地方是大深山,荒蕪人煙,你那朋友為什么要跑到那里去呀?”我越加的好奇起來了。

    “哎,一言難盡吶。”楊遷嘆了口氣,似乎有什么難言之隱,頓了頓,隨后問道:“先生,您現在在家還是在哪?要不我帶我那個朋面當面跟你談。”

    我說我就在縣城,楊遷大喜,問明我所在的地址,然后掛斷了電話,說立即就來接我。

    我是一愣一愣的,整個人還一頭霧水,說了半天什么也還不知道,只知道他是想找我做向導去牛頭山。

    不過,既然是楊遷找我,之前我又曾收過他五萬塊錢,這個面子還是要給的,于是就叫阿水先回去了。

    不多久,楊遷就開著車來了,坐上車,楊遷就帶著我來到了一個酒店里,他告訴我他朋友已經在酒店里點了菜,正等著我。

    進入酒店的一個豪華包間,只見包間里有六個人,其中兩個人坐在桌子上,另外四個男子站在一旁,像是保鏢似的。

    坐在桌子前的兩位,一位大約二十多歲的年輕女子,長相頗美,很有氣質。怎么說呢,以前我覺得蕭楠很美,但是見到這個女人之后,我發現眼前這個女人能把蕭楠甩出去幾條街,在她面前,蕭楠就是個渣渣。

    另一位則是一個年紀稍比我大幾歲的中年男人,三十來歲的樣子,二人正在聊著天。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141/54933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