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捉鬼記 > 第一卷冥錢記 第三十六章 怪病

第一卷冥錢記 第三十六章 怪病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當天晚上,我興奮了一個晚上,如今會了這個牛逼的通靈術,以后可就牛逼多了。一來,可以幫別人喊已故親人上來問話,二來若是遇上不懂的事情,也可以直接去問張天師,可謂是好處多多啊。

    我心里樂開了花,這若是讓老子來當警察,那還得了,絕對是神探。可憐的人類呀,一件謀殺案還要查個半年,而老子則可以直接讓死人開口說話。頓時,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不過,愚蠢的人類是不會相信世上有我這種神人的。此時我才切身的體會到什么叫作高手的寂寞,因為像我們這種人的世界,普通人是無法明白的。

    想到自己這么牛逼了,再像以前那樣外出去打工,我也不太愿意了,一個月一兩千的工資,別說替張天師買墳墓了,就是養家都不夠。

    反正張天師也說了,只要不為了錢財而助紂為虐,做出傷天害理的事就行,替別人化災解難,適當的收取一些勞務費沒有什么不合適。

    當下,我就打定主意,不再去外面打工找工作了,而是留在家里認真學習《茅山秘術》,以后就靠這門手藝賺錢吃飯了。

    這天下午,我如往常一樣在家中翻看著《茅山秘術》,正準備拿出筆墨紙硯練習一下符咒,這個時候門外突然一個婦人的喊聲:“陳先生在家么?”

    這聲音就在門外頭,我當即放下手頭上的活兒,趕緊走了出去,一看,這個婦人大約三十來歲,很是眼熟,雖然叫不上名字,但是我卻知道她是我們隔壁李村的村民。

    只見婦人形色慌張,滿臉焦慮的樣子,一見到我出來了,便立即沖了上來,啪的一聲直接跪到了我的面前。

    我直接嚇了一跳,這是咋了?咋好好的就給跪上了呀?

    一看到這陣勢,我就傻了,趕緊將那婦人扶了起來,說:“大姐,這是干嘛呀,有話好好說。這跪天跪地跪父母,你這樣子可不折煞了我么?”

    遇上這種情況,不用想我都能猜出個大概,一定是她家里遇上啥麻煩了,而且看樣子還是大麻煩,要不然不會一來就對我下跪。

    誰知道那女的被我扶起后,竟然哭了出來,她說:“陳先生,我是村支書李叔介紹來的,他說您懂茅山術,會治邪病,我求求您救救我的丈夫吧!!”她說完,竟然又要下跪。

    我趕緊攔住她,這跪來跪去算啥事呀?當下就問她到底怎么回事兒,你家老公是撞邪了,還是沖煞了?

    婦人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好像拿捏不準似的。看到她這副模樣,倒把我給急壞了,我說:“慢慢說,別著急,你家老公到底是遇上啥事了?”

    婦人好像很害怕似的,嗚的一聲又哭了起來,一邊哭,一邊說道:“我也不曉得我家李二柱是撞邪了,還是沖煞了,反正就是得上怪病了。陳先生,這十里八鄉就您會在行這個了,您可一定得救救我們家二柱呀。”

    我抹了一把冷汗,這問了大半天,竟然啥都沒問出來,我也是醉了。

    我嘆了口氣,于是說:“大姐,您放心,只要是我能幫得上忙的,我一定會盡力相助的。只是您這說了大半天,我這還不知道你家老公究竟咋了。”

    婦人好像真的說不太清,她對我問道:“陳先生,你現在有空么,我家二柱就在村口的車里,你現在能跟我一塊過去看看么?因為那病實在是太怪了,我一時根本就說不清楚。”

    我眉頭一皺,聽得出來,他老公病得不輕,因為村口至我家這幾百米沒有修通公路,所以一般汽車只能通到村口,而如今婦人說她老公尚在車中,自然就代表他病得連這幾百米都走不了,要不然不可能不親自過來的。

    我當下就點頭答應,然后就隨手將房門關上,跟著婦人往村口走去。

    <!--中间广告位置-->當然,我心里也十分的好奇,這婦人的老公究竟得的是什么病,竟然還找上我了。

    就這般想著,不多久,我和婦人就趕到了村口。抬眼一看,果然見到村口停著一輛面包車,在面包車的旁邊還聚集了好些個村民,聚在一起指指點點,議論紛紛,而且看得出來,他們似乎都顯得神色慌張。

    這時,村民們見到我來了,立即就聽他們喊道:“二狗來了,二狗來了,看看他咋說。”

    他們紛紛為我讓開了一條路,還未到車前,我就聽見車里頭傳來“哎喲哎喲”的呻吟聲,顯然病得不輕。

    不過,當我走近車里見到那個病人時,結果差點沒把我給嚇死,胃里一陣翻江倒海,差點就直接吐了!只見車里躺著的哪里是人呀,分明就是一具早已發臭腐爛了的尸體嘛。

    只見車里躺著的那個男人,大約三十多歲,全身上下遍布一個個的膿包。這些膿包早已被抓得潰爛流著黃白色的膿水,一片血肉模糊。他穿著背心短褲,但是背心和短褲卻沾在皮肉上,滿是膿水與血水,好個嚇人,整個車廂里都散發著一股濃濃的刺鼻腥臭味。

    這也幸虧我是陰陽先生,而且早已得知車里躺在的是病人,要換成平時看到這么一個人,我非嚇得直接從車上竄出來不可。

    我強自忍受著那濃濃的刺鼻腥臭味,不讓自己當著苦主的面吐出來,然后仔細觀察了幾眼病狀,這才趕緊鉆出了車外。

    一出車外,我就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好趕緊將胸口中之前吸進去的惡臭氣給趕走。

    當然,此時的我心里也十分驚駭,這他媽的到底是啥病呀?這病簡直太邪門兒了!我頭一次見到有人得這種病,全身流膿,簡直就和恐怖電影里的場景一樣嘛!

    這時,婦人見我下車了,立即就一臉期盼的問道:“陳先生,依您看,我們家二柱這得的是啥病呀?”

    當然,那些圍觀看熱鬧的村民也圍了上來,一個個都好奇的望向我,顯然也想知道二柱得的到底是什么邪病。

    見到他們都望著我,我不由苦笑了一下,對婦人道:“大姐,你這真是太高看我了,我只是略懂一些陰陽之術,并不是醫生,我看您還是趕緊送去醫院吧,別在這兒耽擱了救治的時間。”

    婦人聽我這么說,立即就急哭了,一把拉著我的手,求道:“張先生呀,您可一定要救救我家二柱呀。我們家二柱這怪病在醫院治不好,醫院都不知道是啥病,如今只有您才能夠瞧的好他。”

    一聽這話,我不由傻眼了,我說:“啥?你們去醫院看過?這都流膿了,難道不是細菌感染之類的病么?”

    婦人說:“不是,醫院也查不出是啥子病,總之去了好幾個醫院,都叫我們另請高明。這不,我們只好回來了。而且……而且我覺得我們家二柱這病來的邪門,可能就是撞上啥邪門玩意兒了。”

    “哦?”我眉頭一皺,既然醫院查不出二柱得了什么病,那這事兒可就越來越邪門了。難道真的是得的邪病?

    當下,我就急忙打開天眼,然后再次往車內望去。這一次,我還真看出點名堂來了,只見李二柱的印堂發黑,額頭現青斑,還真是惹上了青頭(孤魂野鬼)。而且我觀他身上自帶的三盞陽火,如今竟然已經滅的只剩下頭頂上的那一盞了,不由心頓時一沉,看來這下真的麻煩大了,從他身上的陽火來看,這李二柱恐怕已經沒幾天活頭了。

    看到這里,我已經隱隱可以斷定出來了,這個李二柱得的這種怪病,說不定還真就跟邪門之物有關。因為如今的他,的確惹上了臟東西。

    想到這里,當下我就轉頭問女人:“大姐,你好好跟我說說,你們家李二柱這病是怎么來的,從啥時候開始得上這病的?”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141/54931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