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捉鬼記 > 第一卷冥錢記 第十九章 小花

第一卷冥錢記 第十九章 小花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十萬塊?”臥槽哦,一聽這話,我都震精了。

    我說:“那個啥,師父啊,您老都說要咯屁了,還要十萬塊做什么呀?這喝酒也用不著這么多吧?”

    張天師淫蕩的笑了笑:“為師孤身一人,無兒無女,只有你這么一個徒弟。為師死后,怎么樣也總得在墓園里尋塊墓地吧,貧道昨天去打聽了一下,一塊墓地得十來萬,嘿嘿。”

    “十來萬的墓地?”我真是傻了眼,這也太貴了吧,我一個月不到兩千的工資,不吃不喝也得五年才能賺得到這么多錢啊。

    我現在終于體會到了什么叫生不起,死不起了。俗話說得好啊,生不起,剖腹一刀五千幾;讀不起,選個學校三萬起;住不起,數萬多元一平米;老婆不是娶不起,沒房沒車誰嫁你?養不起,父母下崗兒下地;病不起,藥費利潤十倍起;活不起,一月辛勞一千幾;死不起,火化下葬十萬幾。

    “你到底有沒有十萬塊?”張天師倒也直接。

    我搖了搖頭,無奈的嘆了口氣,說:“師父,我現在全部家當也就這幾百塊錢了,看來也只夠給您老買個骨灰壇子了。”

    張天師翻了個白眼:“骨灰壇子都得千把塊錢哩。”

    臥槽哦,這么貴?

    我說:“師父,您不是跟閻王很熟么,要不您再去跟閻王說說情,讓您老先別死,等我賺夠了墓地錢您再咯屁?”

    張天師直接給了我一個腦崩:“你以為閻王爺是我爸啊,這么聽我話。”

    這下我就沒辦法了,問道:“那該怎么辦呀?”

    張天師道:“無妨,明兒你到殯儀館去,鄰到了我的骨灰就先寄放在殯儀館里,等你有了錢再尋塊墓地葬了就是。”

    “這樣好嗎?”

    “無妨,我不會怪你的。”

    “呃,那個啥,我的意思是說,等我賺夠十萬塊錢,那得等到猴年馬月去了,這不怕您等太久么。”

    “你馬上就是我茅山派的掌門了,還擔心沒錢,也太沒出息了吧。想想我茅山陰陽法術之厲害,只要你開口,還不是大把的人將錢雙手奉上。”張天師翻著白眼道,一臉的鄙視,就好像我真的很沒出息似的。

    聽到這話,我那是一愣一愣的,看著他一身邋邋遢遢的打扮,心想這貨也太能吹牛逼了,如果真這么厲害,他自己怎么會混成這般田地,這身衣服好像穿了好幾年了吧!

    張天師好像是看出了我心里的想法,他說:“你別看為師,為師那是視錢財如糞土。實話告訴你吧,貧道這一輩子手里經過的錢,說出來非得嚇死你。”

    我鄙視的看了他一眼。不過他卻完全不把我的表情當回事,一本正經的叮囑道:“只要你好好學習《茅山秘術》,以后自然不會缺錢,只是以后你切不要被紅塵權勢所纏,為了錢財為非作惡。”

    “弟子曉得了,以后覺對不會為非作惡的。只是這買墓地的錢……”

    “為師都不急,你急個啥,有錢了再給我買塊墓地就行了。”

    張天師倒是看得很開,不過做為他的弟子,我卻覺得這件事讓快要將我逼上絕路了,十萬塊,這對于我來說絕對是屬于天文數字,這么多錢,得上哪里去賺呀?

    雖然張天師與我只認識區區兩天,但是人家畢竟是我的師父,而且我這條小命都是他救的,正所謂一日無師,終身為父的道理我還是知道的,如果他真的死了,我不幫他找塊墓地,讓他入土為安,或許我這輩子的良心都會不安。

    張天師倒是沒有在這個事情上多加停留,突然話鋒一轉,對我道:“徒兒啊,為師還得叮囑你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什么重要的事,您說,弟子一定謹記。”我道。

    “你是不是處男?”

    一<!--中间广告位置-->聽這話,我差點就一個沒站穩栽到地上去了,只感覺頭頂飛過一群烏鴉,額頭垂下幾根黑線。這他媽的算什么重要的事啊?

    我說:“不說行不行?”

    “不行,老實交待。”

    “呃,那個啥,弟子沒車沒房,所以還沒有找到女盆友呢。”

    “那就好,看來我猜得沒錯。記住,你需保持童子身,不要破處。”張天師很滿意的笑了笑。

    臥槽,一聽這話,我整個人都傻眼了,急道:“師父,不會吧,難道當道士也不能討老婆嗎?如果真是這樣,那我老媽非得氣死不可,咱可是家里唯一的一根獨苗呀,這萬一我讓陳家絕后了,那也太對不起列祖列宗了吧!”

    要知道我本來就愛好不多,就這么一個愛好,那就是愛好女,如今要是當了道士卻不能討老婆了,那我這輩子的人生就將徹底暗淡無光,失去色彩了。你說,我能不急么?

    張天師說:“誰說不讓你討老婆了,只是你是陰命,命本來就極陰,易招惹邪崇鬼怪,本來你這種命早就活不了了,之所以你能活到現在,全靠你還是童子身,如果你破了童子身,那就真的完蛋了。”

    “啊?那還不是一個意思,就是不能和女人那個啥,那個啥了就沒命活。”此時,我哭的心都有了。

    張天師說:“也不能這么說,暫時你雖不能破處,但是只要你學會了《茅山秘術》,自然就不用擔心了,那時哪怕有鬼怪邪崇纏上你,你也有自保的能力。”

    “師父,您保證沒騙我?”

    我真的有些擔心是這貨故意編這套謊言來嚇我的,目的就是要讓我認真學習《茅山秘術》。

    張天師道:“信不信由你,反正你如果胡來,到時候咯屁了就別怨為師沒叮囑你。”

    我瞬間感到前途一片暗淡,連唯一的愛好都剝奪了,那我活著還有意思么?

    張天師交代完這些事,然后就轉身離開,也不要我陪,連我說請他喝酒都拒絕了,只是告訴我明天去殯儀館領他的骨灰。

    我一直將他送到了街上,直到他叫我回去,我這才停了下來。望著他孤獨的背影,我心里突然有些傷感,甚至有些不舍。

    難道他真的今天要死了嗎?

    我就這樣站在街上,直到他的背影完全消失……

    當我重新回到自己的出租屋時,心情一直很不好,哪怕如今老太婆的事情解決了,也無法讓我感到高興,心里一直渾渾噩噩的,想到我將死之時,張天師救了我,而這次輪到他將死了,我卻毫無能力幫他,哪怕連他萬一真的死了,我甚至連讓他入土為安的心愿都無法完成。

    正因如此,我心情非常的失落。

    大約在午飯過后的樣子,我接到了一個電話,是小劉的妹妹打來的,她是從老家趕過來料理小劉后事的。

    當我趕到殯儀館見到她時,她哭得像個淚人似的,讓人看著十分的傷心。

    小劉的妹妹全名叫劉小花,對沒錯,就是前面我提到過的那個小花,小時候我曾偷看過她洗澡,不過那都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當然,偷看她洗澡這事兒她自己也知道,因為那次被她給發現了。

    我問小花,你怎么一個人來的呀?劉叔劉嬸他們呢?

    小花一邊哭,一邊抹著淚兒,傷心道:“二狗哥,我娘一聽到哥哥出事的噩耗,就一病不起了,爹爹要留在家里照顧我娘,所以就讓我一個人過來接哥哥回家。”

    小花長得很標志,哭得淚流滿面的,讓人看著都受不了,我忙安慰她不要哭了,勸她想開些。

    小花說:“二狗哥,你跟我哥一起出來的,平時也常在一起,他們說我哥是上吊自殺的,這是真的嗎?我哥一直很樂觀的一個人,他怎么會想不開自殺呢?”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141/54927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