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花花門生 > 正文 第12章 褲鏈沒拉

正文 第12章 褲鏈沒拉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夏姨名叫夏麗箐。就住在張海家樓下,和張海媽關系挺不錯。

    這幾天,張海也從老媽咋咋呼呼的大嗓門中了解到,自己之所以能進入中大附中這所貴族學校,還多虧了夏麗箐從中幫助,要不然就憑他家那樣,沒有背景也沒有成績,捧著兩用命換來的寒錢,人家學校也不會要呀。

    夏麗箐的丈夫是老紡織廠的司機,在女兒剛出生那年就車禍死了,丟下了嬌妻幼女掙扎著生活。

    夏麗箐有著中海女人普遍的精明,一邊上班還在筒子樓門口租了個小門面,開了個小店。白天由夏麗箐的老媽媽照看,晚上她下班回來就自己看,女兒路瑤也可以幫幫忙,一家三代女人,生活忙碌,有條不紊。

    小店看似挺忙,其實不怎么樣。人家買大批的物品都去不遠處的家樂福了,這門口小店也就做幾包香煙幾袋衛生紙的生意。

    每天在這里轉悠來轉悠去的,都是些閑著沒事的大媽,或者打夏麗箐主意的男人,再或者打路瑤主意的男生。寡婦門前是非多,從古至今都是如此。

    尤其是這樣一個漂亮的很有豐韻的讓人流口水的寡婦,不過這些年來,夏麗箐在街坊鄰里風評很好,倒從來沒有誰說過她和某男人有什么。

    但是越是無主的花,那些寂寞無耐的辛勤蜜蜂們就越是想上去吸口蜜,就算不能得逞,站下腳碰下手撞下腰也是快活的。

    今天這就來了一位。

    這是一個貌似并不年輕的男人,不過他的某些yu望倒是依然年輕地強烈著。走進小店,看見一朵荷花一樣夏麗箐更加地有些沖動,小店里沒有其他人,正中他的下懷,不過有人他也不會進來。

    “來包紅塔山。”男人說著,心中有種作賊似的緊張。

    “好的。”夏麗箐站起身,走向貨架。

    這是一個很小的小店,有兩個貨架都是靠著墻,所有可以賣的都放在貨架上,沒有設柜臺,而是在門口放了幾張方凳,那是為了方便大嬸大媽們閑聊用的。

    貨架上的煙不多了,夏麗箐便彎下腰,想從貨架最下邊的柜子里新拆封一條。

    當夏麗箐一俯身,白紗裙下露出一截雪白的小腿,小巧精致的小足踝,曲線玲瓏沒有一絲贅肉的小腿肚有著美妙的弧度,還有她高高撅起的臀,圓潤挺翹肥美,依稀可以看出裙子里內褲的邊緣。

    這些都讓這個色老頭沖動的不能自控,色老頭左顧右盼,好象在看貨架上的物品,腳下卻慢慢的接近上去,他想靠上去蹭兩下,這種事情就算夏麗箐感覺到也說不出口。

    色老頭很快就挪到了夏麗箐的背后,而她也還沒有在低柜里找到煙,色老頭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

    靠近了。色老頭秉住呼吸,挺起小腹慢慢往上靠,他心里有一絲緊張,可是這種緊張讓他更加沖動。

    更靠近了。色老頭的位置對的準準的,這么熱的天,大家的衣服都是又薄又少,這樣撞一下感覺一定非常刺激。

    已經碰上去了,褲子已經碰到裙子了。色老頭的心里一陣亂跳,強忍住不去吞口水,今天這個豆腐吃得大了。

    就在這時。一股大力襲來,色老頭突然感覺到胳膊被人猛的一撞。

    “哎喲,我的娘!”色老頭一個趔趄,跌跌撞撞,腿亂叉著就象趙本山似的,往一邊的墻壁撞去。很艱難的站穩了一看,一個毛頭小伙子帶著微笑站在一旁。

    “誰家倒霉孩子,走路怎么不帶眼睛!”色老頭對這攪了他好事的傻小子非常不滿。

    “這是……怎么了?”夏麗箐疑惑的回頭看著兩人。

    “夏姨,我買包煙。”張海沒有理色老頭,壞了人家的好事總不能不準人家發泄心里的郁悶吧。

    “哦,紅塔山行么?”夏麗箐問,她已經找到煙。

    色老頭發現這毛頭小子還認識女店主,碰撞計劃已經徹底破產,只好先遞過錢拿上煙,走到門口,還不忘帶著怨氣看了看張海。

    張海笑著對著他的背影喊了一句,“大爺,你褲子拉鏈忘拉了。”

    色老頭一聽,渾身一縮,立馬加快了速度,小跑著進了黑暗安靜的小道,很明顯,他是故意沒拉。

    夏麗箐此刻也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遞過煙,柔和又帶著無奈的笑了,“謝謝你,小海長大了,有用了。”
<!--中间广告位置-->
    “有什么用。”張海接過煙,低頭苦笑,有些頹唐,他突然覺得自己挺沒用,這一會就已經無家可歸了,一包煙錢都沒有,“我賒著行么?放心,我會有錢還的。”

    張海覺得自己還是第一次干這種丟人的事,很有些不好意思,在他的印象里,自己一直是不缺錢的。

    “呵呵,阿姨請客好了,不過抽煙不好,你什么時候有這個嗜好了,是失憶以后嘛?”夏麗箐笑著坐回了方凳上。

    小店里有些陰暗,一個很老舊的掉頂線燈無力的亮著,把夏麗箐的身影投射在發黃的墻壁上,電燈有些晃動,身影也在來回的輕擺。夏麗箐一條腿擱在另一條腿上,身子坐得挺直。

    張海沒有回答,悶頭拆著煙,突然說,“如果換身旗袍就更象了。”

    “象什么?”夏麗箐蹙著眉,瞇起眼疑惑的問。

    “三十年代的老電影里的女主角。”

    “呵呵。”夏麗箐笑的合不攏嘴,“呵呵,還女主角,我有那么漂亮么,你干脆說夏姨老土好了。”

    “嗯…有火么?”張海抽出一根煙,有些急切,就象個抽了幾十年煙,一刻也憋不住的老煙鬼。

    “來,阿姨給你點。”夏麗箐拿來一個打火機,打著遞上來。這時突然發現張海的手用紗布包著,“打架了?”

    “沒有。”張海對于這事不想多說,說了別人也不信,他拉過一張方凳,遠遠地坐在店門口的黑暗處。

    迫不及待吸上一口煙,嗅進肺里,讓寂寞、煩惱攪拌均勻。還有,孤獨。

    張海的內心是孤獨的,每一個特工都是孤獨的。

    在緲無人煙的大漠深處潛伏,他是孤獨的。在熱鬧繁華人聲饒嚷的維也納金色大廳,他還是孤獨的。就連在親情揚溢父母親人面前,他依然是孤獨的。

    這個職業注定孤獨。他吸進的煙是無形的孤獨,他吐出的霧是溶化的孤獨,他彈下的煙灰是散碎的孤獨,前世今生他還會選擇孤狼一樣的生活嘛?

    從何處來,該往何處去。

    這是困擾張海的問題,人總歸是有信仰的,或者說是想要自己想要的生活,可是他想要的生活又是什么呢,他自己也說不清。

    “真的換了一個人。”夏麗箐很小聲的說著,看著張海的背影,是那么落漠,黑暗中又是那么孤獨,青煙在他身側糾纏,就象有說不完的心思。夏麗箐也走進黑暗中。

    “跟爸媽吵架了?”她的手放在他的肩上,很溫暖的感覺。

    “呵,我煩惱的不是吵架。”

    “那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

    夏麗箐沒有繼續追問,頓了一會道:“抽完煙回家去吧。”

    “我離家出走了。”張海笑了起來,終于體會到離家出走的感覺了,“那不是我想要的家。”

    “我覺得你應該體諒一下他們,做了那么多年的老鄰居了,我知道他們性格粗暴,直接,讓人接受不了,可是。”夏麗箐頓了一下,“你爸他每天呆在家里,哪里都不能去,心情當然不是很舒服,你媽媽在外邊打工,受了氣也發不出,憋久了會生病的,你就當讓他們發泄發泄,聽著不舒服的就當沒聽見。”

    “那夏姨,你在外邊受了氣,就會回家對家人發泄么?”張海扭頭看著身邊的夏麗箐。

    夏麗箐突然眼神暗淡了一下,“或許這取決于人的性格吧。”

    “我如果生在夏姨家就好了,夏姨人這么好,又親切又溫和,比我媽好多了。”

    “呵呵,那就叫我干媽好了,我也很想有個兒子呢,怎么樣?”夏麗箐的手從張海的肩頭移到他后腦勺愛撫著。

    “干媽。”張海沒有猶豫,他覺得重生以來就這家的母女對自己最好了,脾氣也對張海的胃口,讓他心里暖暖的。

    “哎…”夏麗箐的言語里有些激動。所謂頂梁柱。男人就是根柱子,一個家里那么多年沒有男人,其中的艱苦顯而易見。

    艱辛艱難,吃的苦只能自己咽,說話的人都沒有。現在多了個兒子,夏麗箐怎么能不激動。“干兒子。”

    “哎。”

    “呵呵,好。”夏麗箐忍不住的笑,眼睛里忍不住有些潮濕,手臂也忍不住把張海的腦袋緊緊的抱在懷里。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101/53014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