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武林舊事錄 > 正文 十七、孤臣孽子

正文 十七、孤臣孽子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慕蘭莊主打量了一下形勢,見到高總管衣上的酒痕,微微一怔,隨即轉身向辛荑淡淡道:“你待他好得很呀,連天心訣也傳授給他了。”眾人聽到天心訣三字,均是心頭一愣,均猜想定是什么武功秘芨,但又從沒聽說過,但是只須想到武功秘芨四個字,心頭便覺熱了,看著中間幾人的目光,便更加專注入神。

    卻見辛荑淡淡一笑,道:“那是各人的悟性。”

    慕蘭莊主向沈希昭凝視一眼,哼了一聲,卻沒有說什么,側頭又向辛荑道:“你要說,便對他把那事說明了罷!我還是那句話,去留如何,由你心意決定!”

    只見辛荑迎著他的目光,緩緩道:“我既答應了你,便是憑我心意,無論如何不會反悔不允。但你答應我的,卻又如何?”

    慕蘭莊主點點頭,朗聲道:“周某若負前言,天誅地滅!”

    眾人不知他為何發此毒誓,均對那內室之謀大感興趣,只見辛荑點了點頭,說道:“這也不必,我信你得過!”

    聽她此言,慕蘭莊主卻不禁微微苦笑,想起從前也曾有過許多的旖ni時光,心中忽自一軟,看著她的目光,便多了許多溫柔,可是辛荑卻似乎察覺到了他內心的變化,但卻避開了他的目光,他的心里不覺一苦,忽覺她額上的皺紋似乎也一根根的刻在了自己的心里,他眼角的余光又瞥見了妻子趙云容的淚眼,這滿腹的溫柔似乎又多了許多的酸楚,一時間這復雜的滋味竟是自己也品嘗不出。

    辛荑轉頭向沈希昭道:“沈希昭,你同我進來內室,我有話同你說!”

    沈希昭點了點頭,看見師兄師妹又覺放心不下,當下微一遲疑,卻已被辛荑看出,淡淡說道:“你隨我進來罷,慕蘭莊主已經答應了,決計不會為難他們,他一諾千金,是信得過的。”

    沈希昭見她如此說,也不再懷疑,當下將手中酒壺遞給了大師兄,低聲道:“大師兄,小師妹身不由已,你豈能同她計較?我同辛姑娘去去便來。”當下便隨辛荑轉入內室。

    只見辛荑入室之后掩上房門,扭動門拴,只見巨大的八仙桌悄無聲息的滑開,閃出一個大洞,數節臺階,原來便是密室所在,辛荑當先下去,沈希昭便隨在她身后,只見下面也是一間布置極為雅致的廳室,書畫琴棋無不俱備,竟似一間上好的書房,下去之后,辛荑輕輕轉動桌上油燈,那洞口便又重新悄無聲息的掩住了。

    這是辛荑才轉過身來,緩緩道:“沈希昭,我叫你來,是有一事要向你說明。”

    沈希昭心中一懸,瞧她神色嚴肅,不知她要對自己說什么,竟是一陣心慌,勉強笑道:“你說罷!”

    辛荑手腕一翻,將一塊龍形玉琚輕輕放在桌上,推到他面前,輕聲道:“這便是當年康王南渡時留給我的信物,你須得在一日內趕到臨安皇宮,設法見到趙構,說服他盡快頒旨為令尊平反,否則令尊的沉冤,只怕今生難雪!”

    沈希昭怔了一怔,道:“這是為何?”

    辛荑淡淡道:“因為我很快便要做一件觸怒他龍顏之事,他自然再不會將舊日的情誼放在心中。”

    沈希昭脫口道:“什么事?”隨即問道:“是慕蘭莊主強迫于你么?”

    辛荑搖了搖頭,說道:“不是我信你不過,只是這件事知道了只會于你有禍害,我即時便將北上,也許今生再會無期,好在天心訣你已經記在了心中,按此修煉,必更有精進。”

    沈希昭見她說得平平淡淡的,但話中的意思竟似在生死訣別一般,不禁大為驚惶,叫道:“什么事,請你對我明說言!”

    辛荑微微苦笑,道:“又不關你事,你要知道做什么<!--中间广告位置-->?慕蘭莊主已經答應任你師妹離開,他雖然在你心目中是個大魔頭,卻也是個一諾千金的大魔頭。”

    沈希昭一愣,沉聲道:“難道你竟為了我師妹答應了他什么不成?為什么這樣做?”

    辛荑輕輕道:“不是,他就算不答應放了你師妹,我也要為他去做這件事!”

    沈希昭聽她說得堅決,心中驀的一酸,低聲道:“他又教你回心轉意了!”

    辛荑微微一怔,苦笑道:“我不是回心轉意,只是他要做的這件事,唉,卻是我甘心為他效命,沈希昭,我最多只有三日的時間能不露出痕跡,你必須在三日內要那趙構為令尊下旨洗冤,否則只怕你今生無望!”

    沈希昭沉聲道:“究竟何事你說個明白!我卻不要你們為我答應了他什么事!”

    辛荑看著他,臉上又浮起了淡淡的苦笑,頓了一頓,她輕聲說道:“沈希昭,在你心目之中,慕蘭莊主固然是壞人,可是壞人做的每件事也不見得全是錯的。”

    沈希昭道:“那么你便對我說明,究竟是何事?”

    辛荑看著他堅定的眼神,他全身上下似乎永遠有一種與眾不同的信心與勇氣,正是這種特殊的氣勢他與尋常的男人區分開來,她在這樣的眼神下動搖了,猶豫了一會,她終于說道:“沈希昭,你聽說過岳云么?”

    沈希昭怔了一怔,全身的血便熱了起來,道:“他,他是岳元帥的長子,也是北伐的名將,我如何會沒聽說過?”想起傳說岳云種種慷慨勇猛的事跡,他忽然憤怒起來,大聲道:“可惜這樣的大忠臣卻叫秦檜那個奸賊給害死了!”

    辛荑凝視著他,一字字說道:“他沒有死,風波亭所殺的是另外一人,真正的岳云,叫周慕蘭救下了!”

    沈希昭全身震住,再也說不出話,他一生中雖然也聽說過不少驚人的消息,可是所有的消息加起來,也沒有這個消息叫他震驚。

    他的身子已經麻木了,耳里卻聽得辛荑清清楚楚的說道:“岳元帥的軍晌,一直是慕蘭莊主為他籌集,是以他們之間私交極好,岳元帥冤屈入獄,他也曾經設法相救,可卻是岳元帥心灰意冷,不愿脫困,他只得救下了岳元帥的長子岳云,也算為岳家留條血脈,可是秦檜奸賊,卻不肯將他放過,一路派人追殺阻截,已經幾番惡戰,如今雙方已經交惡。如今秦檜兵馬高手便在城外,大戰一觸即發,所以我須得盡快護送岳云離開,周慕蘭御敵斷后,嘿,你這樣驚訝做什么?你莫要以為他搶過你的師父,殺害過許多人,便是個十足的壞人,唉,我們都沒有想到他竟然會這樣做,可他既然這樣做了,我們便不能這樣不識大體,與他的帳只待日后再算,我剛才已經見到了岳將軍,如今他已身受重傷昏迷不醒,要使他終于脫出秦檜毒手,為今之計,只能護送他逃亡塞外,這才能真正遠離秦檜的勢力范圍。”

    沈希昭熱血沸騰,卻聽辛荑緩緩說道:“眼下秦檜的高手兵馬已經集結在姑蘇城外數十里,如果慕蘭莊主再不肯交出岳將軍,便要攻打慕蘭山莊,所以如今之計唯有由我護送岳將軍離開出塞,他留下抵御秦檜的兵馬。我同趙姐姐都一致認為,周慕蘭縱然有千般不是,可是這一樁事,卻是值得我們俱為他送了性命的!”

    沈希昭從未料想到慕蘭莊主竟然還有這樣的膽魄胸襟,一時間對他的許多怨仇淡去許多,仰首說道:“這事值得我們大事都為此送了性命!”

    辛荑忽自莞爾一笑,道:“天下究竟有多少事值得你拼了性命?”

    沈希眧一怔,聽出她的調侃之意,他此刻心中情緒激揚,說道:“我同你一道護送岳將軍去塞外!”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028/50842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