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出嫁了,出家了 > 如果我有翅膀,我一定帶你飛出天空 后記

如果我有翅膀,我一定帶你飛出天空 后記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又是一年的大年初一,每逢這個時候的清晨,人們在新的一年的第一天就帶著家人上山燒香,祈求祝福。而山上唯一的寺廟在這個時候便成為了新年到來時,人們的第一去處,一時間香火鼎盛,人聲喧鬧,寺里的和尚們為前來燒香拜佛的人們忙碌起來。

    “和尚,給我算算命吧。”一個約莫七八歲的小女孩,嬉笑著瞪大了頑皮的大眼睛,望著門口正坐著的和尚的禿頭,在新年第一天的陽光下,反射著微微的光芒,稚嫩的對他喊道。

    那和尚正坐在寺廟門口,擺了一張殘舊木桌,上面擺放了許多小紙條,把有字的一面都朝桌面蓋著,用作算命之用。由于每年的新春都是如此,是以那和尚絲毫沒有新春的感覺,雙手插在袖口中,雙眼虛合,正在打盹之時,被小女孩的喊聲驚醒。

    那和尚睜眼見是一小女孩,眉頭微微皺了皺,笑道,“你小小年紀也相信因果報應?別鬧頑皮了,快快尋你的家人去吧,別在新年之際走丟了。”

    那女孩聽得和尚這么說,似乎有點看不起自己的味道,把小嘴一撅,小臉微漲,雙手叉在小腰間,喊道,“為什么我就不能算命了?年紀小不也一樣要長大的么,我就要你算。”

    “呵呵,小娃娃嘴硬,想要知道為什么,就是告訴了你也是不懂的,別來搗亂了。”那和尚雖是在攆人,卻是臉上帶著笑,絲毫沒有生氣的意思,倒是像是故意這個小女孩斗嘴一般。

    “你這和尚好生無理,什么我不懂,明明是你說不清楚,胡亂編造來哄騙人,倒說起我來了,哼,我就要算,我偏要算,一定要算。”小女孩開始撒嬌,兩只小手在木桌上亂拂亂抹,和尚阻止不及,那些小紙條被拂散開來,飄搖著落地。

    和尚急忙彎身伸手去撿,紙條細小柔軟,不敢重捏,折起了痕跡可沒人會來算命了。如此,那和尚撿得好生惱火,光光的禿頭在陽光下晃動,倒似燃了火一般,隱隱發出光亮。那小女孩見和尚氣急,本來心生擔心,后見和尚光頭亮閃閃的,好奇心起,伸出小手指去點那和尚光頭。

    “嘻嘻,真好玩。”小女孩見和尚只顧撿紙條,渾然對自己不理睬,更是大膽了,兩只小手掌放肆的在和尚光頭上胡亂撫mo,嘴里還念道,“光頭光頭,又光又滑頭,嘿嘿。”

    “思逸,原來你在這里,我到處找你,盡調皮,等會兒你媽媽知道又會打你小屁股了。”那小女孩聽背后說話聲,嚇得忙收起了手,背在背后,轉身委屈的說道,“爸爸,思逸沒調皮,你不要給媽媽說。”

    只見那人走來蹲下了身子,對著小女孩板著個臉,佯怒道,“那還不給人家道歉,你看你把人家的東西弄得到處都是,佛祖知道就不保佑你了,你媽媽燒的香就不靈了。”說完,輕捏了下小女孩的小臉。

    “和尚叔叔,對不起,是我不好,不該把你的東西弄掉,請原諒思逸好嗎?”小女孩撅起小嘴,兩只小手衣角處輪換扯動,好不委屈。

    那和尚本已經撿得一大半的紙條,聽得那小女孩的爸爸說話時,微微的愣了一下,手中的紙條差點拿捏不住,微微的發著顫兒。此時小女孩對著自己道歉時,又是一愣,伸向最后一張紙條的手,凝住了,慢慢的收了回來,抬起頭來,望著眼前的兩人,小女孩長得清秀可愛,兩只細眉隨著她撅起的小嘴,微微的蹺起,委屈的樣子讓自己心中生出了絲絲熟悉的感覺。

    小女孩的爸爸,笑容憨厚,樣子老實得讓人感嘆世界多幾個這樣的人是多么的美好啊。“大師,都怪我女兒不好,給你添麻煩了,我給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諒這個小調皮。”那人微笑著說,見和尚神色茫然,不知所措的站起了身子,也跟著起了身。

    那和尚忙豎起了手掌,放在胸前,沉聲說道,“客氣了,小娃娃天生好玩,豈能當真,不打緊的。”

    “那就謝謝你了,打擾了。”那人對著小女孩說道,“還不給人說再見。”

    小女孩望了望自己的爸爸,又望了望和尚,不情愿的說道,“我先讓他給我算算命。”

    “呵呵,可以啊,順便給點香火錢,算是賠禮了。”那人笑著說,“大師能否給我女兒算一算呢。”

    和尚正望著那小女孩發呆,聽得那人問自己,這才尷尬的咳了一聲,正色道,“剛才的紙條被弄亂,要算也只能看看相了,我就幫你看看吧。”

    “那就麻煩大師了。”

    和尚蹲下了身子,兩眼盯著小女孩的臉,只見那小女孩的樣子越加的熟悉了,特別是那鼻子,十分中到有八分和自己相像,腦中挖了半天,卻是毫無頭緒,對小女孩問道,“小朋友,你的名字叫什么?”

    “不告訴你。”小女孩果然調皮得緊,自己算命還不許人問。

    “思逸,別調皮。”她爸爸輕喝道,對著和尚說,“她叫李思逸,是跟著媽媽姓的。”

    “哦。”和尚表面雖無所動靜,可心中卻生出了說不出的感覺,好似在痛,又像是舒心,說不出的怪異。

    那和尚觀看了幾分鐘,站起了身子說道,“從你女兒的相面看來,沒什么問題,將來雖然說不上大富大貴,可也能一生平安……”

    小女孩聽和尚說罷,臉上開心的笑了,口中說道,“想不到我女兒的命如此不錯,說給她媽媽聽一定讓她高興了。”

    那和尚跟著他笑道,“那您是不是也來算一算,兩個人只需隨便給點香火錢便是了。”

    “不用了,我不大信這個的,只是她媽媽比較信佛,才帶著我們來的,我們只是陪她來看看。”那人輕揮了揮手,抱起小女孩,對和尚說道,“謝謝了,大師,找到這個小調皮該去找她媽媽了,過年人多,走散了可不好。”說著再次輕捏了下小女孩的小臉蛋,“快給叔叔再見。”

    “和尚叔叔再見。”小女孩張著小手<!--中间广告位置-->揮舞喊道。

    “再見,兩位走好,佛祖一定會保佑你們的。”和尚對著兩人道。目送兩人走遠,神色呆住了,陷入了沉思中,正打算坐下時,一人在背后輕拍他肩膀,道,“悟念,主持叫你呢,快些過去,這里我幫你看著。”

    悟念聽得方丈召喚,不得不放下了心中的疑惑,轉身走入了內堂。

    “大師,我想抽個簽。”一位年輕婦女說道,本是長長的秀發,卻是大半盤到了后腦,明人眼一看就知道是結婚女性。

    “可以,不知道你想抽個什么簽?”在大堂側被問到的和尚說道。面前的桌子上面擺了一只竹筒里面插著許多紅色的木簽,由于歲月已久的緣故,紅色的漆磨掉了不少,顯出許多的灰褐色的坑。

    “問人福禍,行嗎?”

    “行,想著那人的名字和相貌,輕搖簽筒。”和尚說。

    “但是,我只記得他幾年前的樣子。”那位婦女神色微微擔憂,小心的問道。

    “可以,只要是你要問的人的相貌就行了。”

    婦女聽得和尚這么說,放寬了心,輕輕點頭示意,接過了簽筒,雙手捧著,閉眼輕搖。那簽筒里的簽被搖得嘩啦直響,互相碰撞著,彈跳著往外擠。良久過后,啪的一聲輕響,一根竹簽掉落了出來,打在桌上,又彈落在地。那婦女忙蹲下了身子去拾。起身的時候,和尚說道,“這簽只是暗示,若要知其狀況,還需我來幫你解。”

    婦女雙手拿捏著簽,放在胸前凝視,兩眼竟看得癡了一般,一動不動的,弄得本來伸出手去接簽的和尚尷尬得不知收手還是繼續等著。

    “請問,要我解簽嗎?”那和尚見婦女奇怪,呆站了一分多鐘有余,忍不住問道。

    那婦女聽得和尚詢問,如夢初醒般的把簽交給了和尚,說道,“我不解了。”

    “不解?”和尚心中更是疑惑了,忍不住好奇的問道,“為什么不解呢?”

    那婦女微微一笑,說道,“是福自然是好的,是禍也躲不過,一切都注定了,解與不解有什么關系呢?”那婦女說著,便要出門去,晃眼間卻注意到了側廳大門口的另一側的大桌子上擺滿了許多的小銅碗,碗里盛著一油,燈芯上點燃了火,冒著淡淡的青煙。

    “請問大師,那些燈是做什么用的。”那和尚正被婦女那句極具禪意的話弄得直抓光頭,聽得婦女問道時,一臉茫然的朝婦女手指處望去。

    “那祝愿燈,只要寫上祝愿的人的名字,點然燈壓在上面三天,那人就可以受到終身的祝愿。”和尚恍然“哦”道。

    “是嗎?那我要點一盞。”婦女毫不猶豫的說道。

    那和尚一聽,忙笑著說,“那燈需要香火錢才能點的,所以……”見婦女手伸入挎包中時,不再說話,忙從桌子下拿出了一張紅紙和一盞銅燈,從旁拿過一只筆,見婦女掏出了一張五十元的鈔票,趕忙伸手接過,一邊把紙筆推到婦女面前,一邊正色說道,“謝謝施主,佛祖會保佑你的。”

    婦女拿起筆,不加猶豫的在那張紅紙上輕輕的寫上三個字,交給了和尚。正在這時,一聲童聲在耳邊響起,“媽媽……”那婦女尋聲望去,見女兒正被丈夫抱著走來,忙對那和尚說道,“麻煩大師幫我點上,我有事先走了。”

    那和尚點頭答應道,“放心吧,施主一定幫你辦到。”

    那婦女微笑著點了點頭,朝那張紅紙上望了望,微嘆了一口氣,朝女兒丈夫走去。父女倆見到婦女走來,都笑了,小女孩伸出了雙手,嘴里喊著,“媽媽抱,媽媽抱。”那男人則,笑著道,“我們的女兒可調皮了,跑到人家和尚……”

    “爸爸。”小女孩埋怨的喊道,“你說過不給媽媽說的。”兩只小手在爸爸的胡子上,又扯又抹。

    “好好好,爸爸的錯,別弄爸爸胡子了……哈哈……”

    那婦女見到兩婦女嬉笑在一起,微微笑了笑,停步回頭望去,那和尚拿著自己的祝愿燈擺到了長桌上,和其他的燈一起散發著火光,兩只眼睛仍能分清自己的那盞。

    “荔丹,怎么了?時間不早了,爸媽還在家等著我們吃飯呢。”那男人見婦女停下腳步回頭張望,不由的問道。

    “沒什么,我在看還需要弄點什么,一年就一次燒香,想弄完了再走。”婦女說道。

    “你就是這樣的,總是擔心這,擔心那的。親朋好友有那么多,求得完嗎?新年還未過,別把身子累壞了,走吧,早些回去,我弄好吃的給你們吃。”

    小女孩聽得有好東西可以吃,高興的在爸爸的懷中扭動著身子,大叫道,“回家咯,回家咯。”

    “讒鬼,就知道吃。“

    “呵呵……我要吃,就要吃。”

    婦女走上前,與丈夫并肩走著,右手輕捏了下小女孩的臉蛋,做個鬼臉,“再吵就不給你吃了。”

    小女孩立馬雙手捂住了嘴巴,兩夫妻格格的笑了,小女孩也捂著小嘴巴,呵呵的笑了,一家人互相說著話兒,朝寺廟大門走去,漸漸的沒在了人海之中。

    太陽慢慢的落下了,在天邊映照出火紅的顏色,燒香拜佛的人們也漸漸離去,只有一些特地到山上看日落人帶同著家人蹬上山頂,站在寺廟外的天然平臺上,觀賞日落。

    夕陽西下,半邊臉沉沒入了山間,散發著的余輝映照了整個平臺,人群把余輝擠散成淡淡的紅色光芒射進了寺廟,照射在側廳門口擺放著的幾盞銅燈上,在這漸漸暗下的天色下,顯得更紅艷了。

    擺在最外面的一張被銅燈壓著的紅色紙條被輕風拂起,發出嘩嘩的輕響,輕飄搖動中迎上了夕陽的余輝,只見上面赫然映出三個字——“王誠逸”,風停下時,那張飄搖的紅紙安靜了下來,垂吊著,漸漸的沒入了黑夜中。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010/50621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