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夜星之殤 > 上部運命之星 第十四章 曾經滄海

上部運命之星 第十四章 曾經滄海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階下囚也該有個階下囚的樣子!”

    www.cmfu.com發布剎狐這話,是對著正在屋里忙進忙出的寒星說的。

    www.cmfu.com發布寒星只是笑笑,為躺在床上的郁芒擦臉,用濕布敷在額頭上降溫。又見屋子里都是灰塵,立即去打水擦洗屋梁桌椅。

    www.cmfu.com發布“星見也會做這種事?”剎狐問。

    www.cmfu.com發布寒星回答:“我在占星塔里是伺候星見衣食起居的,做慣了。郁芒受了傷,我又不會用術為他療傷,能做的,就是讓住所干凈些。”離群索居,這點小事又有何難?若星見當真如外人猜測的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無所事事,又怎能熬過那些個陰暗寂寞的日月?

    www.cmfu.com發布見剎狐面上帶笑心情不錯,寒星道:“剎教主,你既然都可以為我療傷,那可不可以……”

    www.cmfu.com發布“不行!”剎狐立即打斷了寒星的話,“郁芒和你不同,他的實力不可小覷,他還是拖著半條命比較好。”

    www.cmfu.com發布“惡毒心腸!”寒星罵道。

    www.cmfu.com發布剎狐卻不生氣,反而笑問:“寒星,你可曾想過,我為什么沒有殺你?”

    www.cmfu.com發布“想過。”

    www.cmfu.com發布“說來聽聽?”剎狐甚是詫異。

    www.cmfu.com發布“你看上我了。”答復一出口,寒星面不改色心不跳,剎狐卻腳底一滑,差點摔倒。

    www.cmfu.com發布“你真這么想?你以為我要把你收在身邊?”

    www.cmfu.com發布“我天姿國色,你色中餓鬼,你看上我,很正常啊。”

    www.cmfu.com發布“天姿國色?色中餓鬼?哈哈哈……”

    www.cmfu.com發布忽略剎狐暴笑的聲音和表情,寒星神情自若地繼續自己的掃除。

    www.cmfu.com發布剎狐大笑而去。望著剎狐的背影,寒星丟開手上的抹布,嚇出一身冷汗。

    www.cmfu.com發布郁芒在床上嘆氣:“你何苦去挑逗他?”

    www.cmfu.com發布“你不會明白的……”截斷郁芒的忠言逆耳,寒星心里暗自搖頭嘆氣。似是而非才好玩,如果弄假成真,這游戲便沒了樂趣。若不能逗得剎狐開懷,自己哪還有活路?

    www.cmfu.com發布爐中的香已不知燃盡了多少,幾案上平堆著零星的紙,硯中的墨尚未干。伏在案上的剎狐自夢中醒來,伸個懶腰,身上一件事物順勢輕輕滑落,無聲落在地上,卻是一件素色袍子。

    www.cmfu.com發布拾起袍子,剎狐一陣驚異。

    www.cmfu.com發布凌兒?

    www.cmfu.com發布剎狐心念一動,發瘋一般向外跑去,放聲大喊。“凌兒!”

    www.cmfu.com發布“凌兒!凌兒!”剎狐不甘心,繼續大叫著,直到自己聲嘶力竭,仍沒有回應,也沒有他想見的身影。

    www.cmfu.com發布附近負責守衛的幾個幽冥教的教眾聚在一起,無不驚恐地看著剎狐。“糟了,教主又犯病了!”

    www.cmfu.com發布剎狐心中頹然,原本繃緊的弦也松了,身上的力氣仿佛被抽干一般。茫然地獨自回到房里,剎狐開始一杯一杯地喝酒,酒入愁腸,愁更愁……

    www.cmfu.com發布“來人,給我多拿些酒來,來人,快來人伺候我喝酒!”剎狐對著門外喊了一句。

    www.cmfu.com發布“教主醉了?教主醉了!”幽冥教的教眾一個個面有懼色,無人敢去應聲。

    www.cmfu.com發布“怎么辦?教主喚人去伺候他喝酒。”

    www.cmfu.com發布“教主正犯病,又醉了,無論誰去了,不死也脫層皮啊。”

    www.cmfu.com發布“沙狐呢?”

    www.cmfu.com發布“你忘了?剎狐還留在都城啊。”

    www.cmfu.com發布“那怎么辦?”

    www.cmfu.com發布“來去你去,我可不去!”

    www.cmfu.com發布“對了,園子里不是還有兩個無關緊要的人嗎,讓他們去。”

    www.cmfu.com發布大半夜驚醒,寒星手上被塞了一壺酒,被人推了進剎狐的書房。推他進去的人看了一眼寒星身上的白衣,于心不忍地叮囑一句:“絕對不要說任何帶‘凌’字的話,否則大羅神仙也救不了你。”

    www.cmfu.com發布“誰?”

    www.cmfu.com發布寒星怕極了,手一抖。剎狐在那里自酌自飲,眼皮也沒抬一下。

    www.cmfu.com發布悄悄四顧,發現就剩下自己了。怎么辦?

    www.cmfu.com發布房間里很安靜,只聽得到兩個人的呼吸聲。寒星把酒壺放下,然后找了個靠墻的角落席地坐下,抱著膝蓋,一言不發。

    www.cmfu.com發布許久,剎狐抬眼,“過來,替我倒酒。”

    www.cmfu.com發布寒星站起身,走過去,為他斟滿一杯。剎狐一飲而盡。放下酒杯,寒星這才看到剎狐早已醉紅了的眼。剎狐丟開酒杯,一步一步逼近,寒星一步一步后退,一直退到墻角。

    www.cmfu.com發布“轉過身去,面朝墻壁。”剎狐命令道。

    www.cmfu.com發布寒星警惕地盯著剎狐:“剎教主,我不是幽冥教的人,沒必要對你唯命是從。”

    www.cmfu.com發布這種人在陽光明媚的古亭都可以面不改色地辦事,此處光線昏暗,氣氛詭異,實在危險!

    www.cmfu.com發布“轉過身去。”剎狐重復。

    www.cmfu.com發布“不!你……”

    www.cmfu.com發布寒星胸中一窒,發覺自己被剎狐緊緊抱在胸前。剎狐的手臂牢牢扣住,仿佛生怕懷里的人如空氣般蒸發掉,或者變成鳥兒飛走。

    www.cmfu.com發布耳鬢廝摩,溫暖的氣息輕輕噴在耳畔,癢癢的。寒星還來不及想些什么揣測剎狐的險惡用心,一種暖暖的液體已在頃刻滴落在脖頸上,一滴又一滴。

    www.cmfu.com發布剎狐……哭了?

    www.cmfu.com發布那個深不可測自命風liu桀驁不馴的幽冥教剎教主,竟然,哭了!

    www.cmfu.com發布下一刻,剎狐的唇便重重地壓了上來,寒星身體本能地大力掙扎想躲開,卻無法逃脫。剎狐瘋狂地啃噬吮吸著寒星的臉頰、脖頸……帶起一處處的刺痛,肌膚立刻凝起殷紅青紫的痕跡。牢牢壓制住寒星的掙扎,剎狐的手粗暴去撕扯寒星的衣服。

    www.cmfu.com發布寒星聲嘶力竭地哭叫起來。剎狐突然停下動作,眼神迷茫。寒星驚恐地看著他。

    www.cmfu.com發布“我……我住手,別哭了……凌兒……別哭……”剎狐語無倫次地說著。

    www.cmfu.com發布寒星一怔,見剎狐神色不似有假,干脆放聲假哭,不住地哽咽抽泣著。

    www.cmfu.com發布“……對不起……”剎狐更是惶恐不知所措,幾近崩潰,竟然跪了下來,抱住寒星的腿,頭埋在寒星的膝蓋上,“凌兒,求你了,別哭……”

    www.cmfu.com發布淚雨紛紛揚揚地落下。這一次,是剎狐的眼淚,仿佛流盡累世的淚水,肝腸寸斷,聽見心崩裂成千萬片的聲音。

    www.cmfu.com發布“凌兒,凌兒,凌兒……”剎狐喃喃念叨著這個名字,迷迷糊糊就地睡著了。睡夢中,手還是牢牢地揪住寒星的腿。寒星一動不動站了一整夜,深怕驚了他。

    www.cmfu.com發布破曉時分,剎狐才悠悠轉醒。他站起身,松開寒星的腿,拂去身上的塵土。

    www.cmfu.com發布寒星舒活了一下身上的筋骨,瞧瞧剎狐已經恢復理智,這才走到案幾旁,為自己倒了一盞茶,呷了一口,潤潤險些哭啞的喉嚨。“剎教主,你今日喝了多少茶水?竟可以哭出這么許多眼淚。”

    www.cmfu.com發布剎狐一臉愕然:“你說話一向如此刻薄?不怕我殺你?不怕我欺負你?”

    www.cmfu.com發布“我著實困惑了一陣,如果你對我有意,這些天該做的不該做的,你都該干盡做絕了;可若說你對我無意,偏偏言行都曖mei入骨。后來我總算想明白了,你能對我坐懷不亂,必定是心有所屬。我和你的心上人很像,所以你才沒有殺我,是不是?”寒星偷偷瞄了一眼剎狐的神色,“可以給我講講那個凌兒的事嗎?”

    www.cmfu.com發布寒星抬起頭,是剎狐靠近的臉,微微攏起的眉,是寒星不熟悉的冷漠。剎狐不說話,不過臉色駭人。

    www.cmfu.com發布兩人僵持對視<!--中间广告位置-->半晌。

    www.cmfu.com發布“寒星……”剎狐陰惻惻的語調足以讓人從骨頭里發冷,“你最好別再放肆妄為!”

    www.cmfu.com發布“不說就不說。一醉酒就發脾氣,不許穿白衣,不許提‘凌’字,擺明了告訴別人你對那個凌兒念念不忘牽腸掛肚。我瞧你似乎很想找人傾訴,又拉不下臉。所以給你個機會。”

    www.cmfu.com發布“寒星,你的自以為是早晚會害死你的。”

    www.cmfu.com發布“你真的不說?那我走了。”寒星眉梢一挑,“也許你會抱著這秘密一直到棺材哦。”

    www.cmfu.com發布“玩火者,早晚*!”

    www.cmfu.com發布寒星心中一凜,唇線卻彎成一個弧度。

    www.cmfu.com發布“瞻彼淇奧,綠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剎狐低下頭,喃喃念道,“我教過他的,凌兒……”

    www.cmfu.com發布凌兒,凌兒,那個如白玉一般溫潤無瑕的少年……

    www.cmfu.com發布“在這伽夜國附近的伽剎國,有祭天的習俗……”

    www.cmfu.com發布“祭天?”寒星知道那種習俗。與伽夜國一年一度參拜星見的習俗不同,伽剎國是通過一年一次的祭天來祈求國泰民安的,也和華美的星見起舞占星不同,祭天是極不堪入目的場面,一個少年在眾目睽睽之下被推入激流之中,待尸體浮上來,再由術師招來大群的烏鴉啄食。

    www.cmfu.com發布“凌兒,就是那一年送給*。那年早已不是我第一次看祭天,可那一天第一次見到他,我卻尤其難受。他過路的父母將他賣給伽剎國的人做祭品之后,就抱著金銀珠寶走了,在祭天前就走了。恐怕也是不忍心吧。一身白衣的他掙扎哭喊,卻沒有人愿意救他。眼看著他快要被推向河中的漩渦,我站出來,說了一個謊。我說我曾經親眼看見他和一個男子媾和,他是不潔的祭品,不能奉給天神。我那時只想救他,沒想過那樣的誣蔑會讓他以后經受多少的橫眉冷言鄙夷唾棄,更不曉得那些唇槍舌箭會將他傷得千瘡百孔。我家是個書香門第,鐘鳴鼎食的侯門望族。我又是長子,說的話,自然沒有人會懷疑。他們另找了一個祭品作替代,卻沒有就此放過他。他被關了起來。我常常趁著夜里偷偷去探望他。起初,他不理我,他恨我當眾說了那種話,后來,可能是他太寂寞吧,也希望有人和他說說話,才漸漸理睬我。我送了他一個箱子,時不時偷偷塞給他一些衣物被褥,糖果點心……他認字,極聰明。我喚他凌兒,凌兒我為他起的名字,他似乎相當喜歡,在四周墻壁上一遍遍寫這兩個字。他第一次對我笑時,念著我教他的詩——瞻彼淇奧,綠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他贊我是君子,他竟然贊我是君子……一身白衣,烏亮的眼眸……也許我這輩子都不會厭煩對他的寵溺,喜歡擁抱他的感覺,喜歡賴著他,靠在他的懷里,用身體感受他的溫暖,用鼻子可以嗅到他的氣息,用嘴唇接受他的味道。褪了白衣,他干凈得像是夜里皎潔月光。我要了他,有生以來第一次與人合二為一,我愛極了那滋味。那時我對情事知之甚少,偏偏又初嘗了甜頭,不知節制。開始那些日子里,他吃了不少苦頭。他極害羞,總是刻意忍耐,閉著眼不敢看我,常常是咬破了唇忍著不叫出聲,事后又趁我睡著偷偷親我……”

    www.cmfu.com發布說到這里,剎狐臉上浮起淡淡的笑容,閃著虛幻的幸福光芒。

    www.cmfu.com發布“……我生辰那日,他偷偷跑出來探望我,結果被人發現,他沒有說出我的名字,只說是想逃走。他們為了不讓他再逃跑,生生打斷了他的腿。他的腿傷折磨得他夜夜發燒,我整整三個多月不敢碰他。凌兒說,我若有了心愛的女子,一定記得告訴他,成親的時候,一定要從有關著他的屋子的那條道上經過,他好透過高墻上那一個木窗格欄看著。我笑話他,那樣是看不到新娘子的。他說,瞧我就可以了,瞧我有多高興,就知道新娘有多美。我以為自己不介意。父親叔伯,都是左擁右抱。我有了凌兒,自然可以再娶妻納妾。我也以為凌兒不介意……”

    www.cmfu.com發布寒星聽到此處,心中頗難以茍同:怎么可能不介意!夜澹要是變心,即使不殺他,也要將他閹了!

    www.cmfu.com發布“……可是洞房時,手觸及她的衣襟,我腦中全是凌兒哀怨的眼神,最終以身體不適推脫了。溫柔的性子,甜美的身軀,那都不是理由,只因為他是凌兒,他是我的凌兒。第二天,我跑去找他,可是已經太晚了……”

    www.cmfu.com發布“他死了?”寒星問。

    www.cmfu.com發布燭芯火焰猛地突突爆漲起來。剎狐渾身一震,沉重地點頭,道:“那天晚上,凌兒拖著我送他的那個箱子,一路爬到祭天的激流那邊。不知他爬了多久,一個時辰,兩個時辰,或者更久。他把自己活活溺死,腳上還綁著那個箱子,箱子里裝滿了岸邊的石頭。他選擇那樣的死法,宣告他寧愿當初我沒有救他,寧愿當初沒有遇上我。他一直都沒有浮上來,我沿著他爬過的痕跡,下了水才找到他。他在水中,很平靜,閉著雙眼,沒有任何怨念的臉蒼白寂寞,手臂半浮著,手心向上微微攤開,像是在等待一個擁抱……”

    www.cmfu.com發布寒星不語,繼續聽著。

    www.cmfu.com發布“我忘不了他,忘不了他的眸子,忘不了他的模樣,干干凈凈,眼里心里只有我一個。是我負了他!是我負了他!不知曉他走的時候,他有沒有哭?他會不會恨我?那以后,我離家出走,行走江湖,在幽冥教一待就是好幾年,還當上了教主。正如你看到的,我身邊有很多人,也有不少稱得上絕色。只可惜沒有一個是我的凌兒,沒有一人比得上凌兒……”

    www.cmfu.com發布“剎狐,”寒星心中溢滿了莫名的酸澀之情,表面卻只冷冷望了剎狐一眼,“你活該!”

    www.cmfu.com發布“你說什么!”剎狐怒極,俊目的中透出邪佞之氣,艷麗妖異,莫可名狀,身邊風起云動信手招來。

    www.cmfu.com發布“曾經山盟海誓,終不過昨夜星辰昨夜風。得了,就毫不在意;失了,又痛哭流涕。你不是活該是什么?”

    www.cmfu.com發布剎狐一怔,象被千年玄冰冷卻下來,緩緩地在屋中踱著步,驟然停下轉身回視寒星。

    www.cmfu.com發布“負心者,不可原諒,是么?”遲疑了一下,看看寒星。

    www.cmfu.com發布“負心者,該原諒么?”寒星冷然反問。

    www.cmfu.com發布“若是當真遇上了負心人,逃過死劫的假星見想必也高興不起來吧。”

    www.cmfu.com發布“什么意思?”寒星當即疑惑。

    www.cmfu.com發布“三殿下快要大婚了。”

    www.cmfu.com發布寒星頓覺四肢冰涼,艱于呼吸。一陣沉默之后,寒星的聲音輕輕淡淡地散開:“哪位姑娘好福氣?”

    www.cmfu.com發布“千手族的飛天公主。”

    www.cmfu.com發布“千手族?”

    www.cmfu.com發布“沒錯,千手族。你猜錯了,‘千羽石’就在千手族。據說三王子殿下已經取得‘千羽石’。三殿下在千手族與族長很是交好,甚得人心,千手族已送來了休戰文書。如今,王子公主們正在歸途中,估計已經進了都城。”

    www.cmfu.com發布剎狐雖然狡詐,卻沒有理由在這種事上扯謊。王子大婚,必然會昭告天下。

    www.cmfu.com發布仰面,閉上雙目,感受這一刻刺骨無形的寒冷……

    www.cmfu.com發布夜澹與一個陌生女子兩人融洽和美其樂融融的光景恍在眼前。

    www.cmfu.com發布很想逃開一切束縛,沖回王宮,殺了那什么莫名其妙的飛天公主,再質問夜澹怎能如此對我!

    www.cmfu.com發布只是,自己可有半分資格做這妒夫般的行為?

    www.cmfu.com發布這就是心動的感覺……

    www.cmfu.com發布冰冷笑意,克制不住地浮現。原來,自己早已陷得太深,無藥可救。

    www.cmfu.com發布感到有東西在心底慢慢融化,誰知夜澹的名諱如同一小片石子,不經意間,就能蕩起漣漪萬千……

    www.cmfu.com發布不自覺地摸向耳后烙下的誓言。烙印依舊在,而不離不棄的誓言,早已被風吹散了。

    www.cmfu.com發布空洞洞的軀殼怔忡一陣,雙手環抱托起四更天寒冷侵襲的臂膀。寒星笑了。沒錯。因果報應,既然充當了棋子,身為棋子的自覺總是有的。

    www.cmfu.com發布淡淡笑著,無言心痛涌上心頭。

    www.cmfu.com發布曾經山盟海誓,終不過昨夜星辰昨夜風……

    www.cmfu.com發布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009/50612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