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阿甘外傳 > 正文 18英雄救美 下

正文 18英雄救美 下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一帥小伙首當其沖,跑過來照著阿甘的臉上就是一拳。這一拳勢不可當,疼得不曾防備的阿甘當即叫了起來:“哎喲,打錯了!”

    話剛一出口,一只扳手又向他飛了過來。幸虧阿甘躲閃及時,那只扳手只是砸在了他的肩膀上。這倒也終于讓他明白過來:沒打錯,是司機的同伙來了。

    頓時阿甘害怕到了極點,再也顧不得那兩箱洗發水了,拔腿就跑。眾司機卻不肯善罷甘休,紛紛揚鞭驅馬般地追趕起來,一時間喊打聲此起彼伏。

    “打他!打他!打他!打他!……”

    眾司機一時泄憤,阿甘卻當是在拼命。陌生的城市,黑夜的街頭,孤身一人的他并不明白自己為何會突然遭到群毆,他從未見過這種陣仗,一切又是那樣的瘋狂,讓他無法理解,只有恐怖,深不見底的恐怖。他就像是一頭中了箭的野牛,悲憤地咆哮著,在眾獵人的追捕中奪路而逃。

    阿甘,快跑!阿甘,快跑!……

    恐怖越大力量越大,是它令他迸發出了一種可怕的力量,然后又把這全部的力量都聚集在兩條腿上。他耳畔生風,疾步如飛,很快跑過了一條街,兩條街,三條街……

    沒過多久,被阿甘遠遠地拋在了身后的司機們放棄了追趕,卻像是打了一場勝仗,談笑風生地往回走了。阿甘還不敢有絲毫松懈,仍然在拼命地往前跑。

    跑啊跑,不知道又跑過了多少條街,阿甘就跑到了一條河邊。這條河橫貫省城,是大大的有名,省城里的人還親切地稱呼她為“母親河”。這就不能不說是城里人有知識、懂幽默了,這條河大家又不是沒見過,河道常年堵塞,河水臭氣熏天,河面上除了一層油外還一串串塑料瓶、塑料袋,讓人一看見她就不禁會想起站在天橋上的那位衣不遮體乳房下垂的老乞婆。不過有一句說一句,這河兩岸的綠化還是搞得不錯的,花簇樹叢,曲徑通幽。在這夜深人靜的時候,燈光照在這些無聲滋潤的植物上拖著長長的陰影。阿甘跑入其中,不覺有了些許安全感,這才回過頭去看身后。嘿!后無追兵。他頓感一陣驚喜,但仍不完全放心,又邊跑邊回頭地繼續向前跑了一段,終于確信已無人追趕,然后才停了下來。

    阿甘全身頓時放松,雙腿一軟跪了下去,匍伏在地面上喘息起來。

    半天過后,阿甘這氣才算喘勻了。當他艱難地站起身來,透過樹梢看見四周燈光點點,突然又感到尿脹起來。他不想則已,一想到它,就頓感快流出來了。是啊!這泡尿憋了一整天了,得找個地方把它解決掉。

    習慣性的,他慌忙左顧右盼,隨即就看見有一片樹林在旁邊。于是他悄悄地向樹林的背后溜了去,像做賊似的。很快發現了一塊石頭,然后他對準它掏出那玩意兒就噓噓起來。

    “噓噓……”憋了一整天就是不一樣,真爽!爽得阿甘忍不住閉上眼睛享受起來。直至撒完了最后一滴,整個人頓時為之輕松,他這才十分滿意地睜開了雙眼。

    突然,透過樹枝葉的縫隙,他就看見了前方大約四、五米遠的地方,有一個女子面向河面,披頭散發,白衣飄飄,像是懸在半空中,在城市燈光的掩映下顯得詭異異常。她像是飄然而至的幽靈,出現得那樣的突然。

    阿甘先前一直沒有發現,現在剛一睜開眼來就看見了她。

    “女鬼!”阿甘心里叫了一聲,若不是才剛剛撒完了尿,他必定又尿了出來。他是最怕女鬼的了,在家中時每次看見電視里有女鬼出現總是嚇得他直往韓巧巧的懷里鉆。

    然后好一陣子,阿甘毛骨悚然地把那“女鬼”望著,生怕她突然就向自己撲過來。他想要逃跑,可是兩條腿像是突然長到了別人的身上,根本不聽使喚,只管不停地打戰。他只好咬住了自己指頭,絲毫不敢出聲,寄希望于“女鬼”發現不到自己就會跑到別的地方去了。所幸的是,阿甘在暗處,“女鬼”在明處。

    片刻過后,阿甘的眼睛適應了光線,就看得更真切一些了。原來,“女鬼”并非是懸在半空中,而在站在河岸的圍欄桿上。卻在這時,“女鬼”突然又嚶嚶地哭了起來。河畔靜謐,夜色迷離,哭聲顯得格外悲傷、凄慘。

    “這女鬼還會哭?”阿甘頓感詫異,這哭聲也讓他不像剛才那樣害怕了。他的兩條腿也似乎也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上,一步一步不由自主地就開始往后退起來。但是他的雙眼仍然不敢輕易地離開“女鬼”,像是怕她會暴起傷人。

    突然,“咔嚓”,阿甘笨拙而粗壯的身子碰折了一根枯枝,發出了清脆得有些刺耳的聲音。他不免又被嚇了一大跳,慌忙站住再不敢稍有動彈了。女子也聽見這聲音,突然掉過頭來。借助如絲般柔軟的路燈光,阿甘就看見了她的面容。

    “莫非是個女人?”阿甘頓感有些詫異起來。正因為他特別害怕“女鬼”,所以“女鬼”長什么樣子在他心里面是有概念的,一雙會發光的眼睛,青面獠牙,吐著長舌頭,電視里都是那樣子。可是眼前這“女鬼”長得就大不相同,有眼睛、有鼻子,有嘴巴,很像是一個女人,并且是年輕的女人。

    這么想著,阿甘突然就不像剛才那么害怕了。但他也并沒有馬上離開,而仍然癡癡地望著對方,就像犯了傻一般。女子沒有發現暗處的阿甘,又回過頭去,接著哭泣起來。并且哭聲越發顯得悲傷,就像是一首凄切婉轉的小提琴曲拉到了最抒情處。不知不覺,阿甘就被這哭聲打動了。他突然覺得女子十分可憐起來。

    “這么晚了,這個女子一個人跑到這河邊來哭得這么傷心,是為了什么呢?”

    阿甘認真地想了片刻,還真讓他給想出了一個答案來:“是不是……是不是因為她的老公打了她喲?”于是他心頭一驚,不禁就想起了韓巧巧來:“巧巧現在在哪里呀?她會不會也像這女子一樣一個人躲著傷傷心心地在哭泣呢?……”

    往日的幸福時光突然又像過電影似的在阿甘的眼前閃現,和<!--中间广告位置-->著他心中的擔憂、委屈以及這些天來倍受艱辛的酸楚,就像是飲下了五味俱全的酒,讓他鼻子一酸,淚水就順著臉頰滑落了下來。

    不過阿甘擔心驚動了女子,不敢哭出聲,只是暗自抹著眼淚。淚水就像串連的珠子,停不下來。于是乎,河岸邊上成了兩個人的傷心處。

    “撲通”,突然一聲巨響,又把阿甘嚇了一大跳。他忙停止抹淚,抬頭望去,就發現那女子已經不見了,河里卻傳來了異樣的響動。

    阿甘頓感不妙,忙走過去察看。剛上前得幾步,他探頭就看見了河里有人掙扎,撲騰的水聲在響,攪動的水波不斷擴散,反射著城市燈火的河面化成了無數跳躍著的彩色碎片。

    “啊!有人掉進河里了。”阿甘叫了一聲,竟然忘記了害怕,連忙跑了過去,像一只熊一樣連滾帶爬地翻過了欄桿,一個跟頭載了下去。

    河水不過齊腰深,阿甘這個“猛子”扎得好帥,頓時他的圓腦袋就深深地插進了淤泥里。他慌忙掙扎,一番手忙腳亂過后總算把腦袋拔了出來。隨即他鉆出了水面,卻不免有些暈頭轉向起來,而陣陣惡臭撲鼻,也熏得他差點兒昏了過去。他抹了抹臉上的水,就發起了愣。

    突然聽到身旁有拍打水的聲音,他掉過頭去,看見了水中掙扎的女子,才又想起了自己跳進這河里的目的來。恐怖中的女子緊閉雙眼,尚不知河水很淺,仍然自顧自地掙扎得有勁。她雙手不停地撲騰,雙腳亂蹬,身子像泥鰍一樣在水拼命地來扭去。

    阿甘忙淌水過去,然后伸長雙臂去抱女子。卻剛剛一接觸到她的身子,就被猛地蹬了一下,險中要害,痛得他話都說不出來。然后阿甘就不敢再去抱她,只想先抓住她再說。盡管如此,女子似乎并未意識到有人在救自己,掙扎得實在厲害,阿甘幾次努力也都失敗了,并且還不時地被她攪起的污水濺了一臉,讓眼睛都幾乎睜不開。直到最后,女子連嗆了幾口水,抗拒的力量就突然小下來,阿甘這才趁機從身后緊緊地抱住了她,然后順勢把她扛上了肩頭,深一腳淺一腳地走上了岸。

    當阿甘將女子放在地上,就已經累得不行了。但見女子仍有知覺,他也頓感放心,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息起來。他還不免自豪:上學時老師們都說了,救人可是一件英雄做的事,沒想到自己今天還能做一回英雄,這種感覺真是不賴!

    可是阿甘還沒有來得及好好地自我陶醉,蜷縮在地上的女子突然嘔吐出了幾口污水后又傷心地哭泣起來,并且她一面哭著還一面抱怨阿甘道:“你為什么要救我?為什么不讓我去死呀?別管我,讓我去死……”

    頓時阿甘就被打擊了。他滿以為女子是不慎掉入河中的,自己費了那么大的勁才把她救了起來,沒想到她不但不感激反而埋怨起了自己。他感到委屈,不理解,不禁還有幾分生氣。

    然后他噘起嘴巴把女子看著,一言不發。好一陣子過后,他終于有些明白了:“哦!原來這女子不是不小心掉進河里的呀!她是自己跳下去的。”但又覺得不對,女子怎么會自己跳下去呢?在這大冷天的。

    而女子抱怨了一陣后就不再抱怨,只是仍然傷心地哭著。漸漸地,因為女子哭得實在傷心,阿甘不禁又有些同情起她來。抓耳撓腮了一陣后,他開口勸慰說:“妹子,快回家去吧!你老公再也不會打你了,他已經后悔了……你快回家去吧!他在到處找你,心里很著急的。”

    阿甘說話的時候,女子止住了哭聲,顯然有認真聽他的話,但她自然聽不明白這番沒頭沒腦的話的,不免納悶:“我沒老公,也沒有人打過我。”

    就像自己的錯誤答案被老師批評了,阿甘頓時慌亂無主了。發了一會兒呆后,他才又傻傻地問道:“那么你為什么不回家去呢?”

    女子不愿回答,沒好氣地說:“我不想告訴你。”

    阿甘又不知道該說什么是好了。女子則繼續哭泣起來。

    早春的夜晚,寒潮四起。阿甘和女子都已渾身濕透,自然難以抵擋寒冷。剛從河里爬上來時,阿甘還不曾覺得有什么,在河邊呆得久了,身子就越發變冰冷起來。一陣風吹過,他忍不住就打了幾個寒戰。女子的抵抗力還不如阿甘,漸漸地她的身子顫抖起來,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到后來她哭泣也只能是斷斷續續的了,間或發出的是牙關敲擊的格格聲。

    “好冷哦!妹子,還是回家去的吧!”阿甘忍不住又勸道。

    “你冷你就回去吧!”女子把眼一瞪,又沒好氣地道,“管我干什么?”

    阿甘卻并不離去,頗委屈地把女子看了看,又囁嚅道。

    “你……你的衣服都濕透了,不趕快回去換掉的話……你會感冒的。這……是我媽媽告訴我的,可對了!”

    或許正是這句話觸動了她,或許是她實在抵御不住這寒冷了,女子突然停住了哭聲抬起頭來看了阿甘一眼,神情不無幽怨。這時阿甘才看清了她的面容,顯得格外蒼白,還有些與常人不一樣。具體怎么個不一樣法,他卻又說不上來。

    隨即女子突然站起了身。阿甘擔心她還會再跳河,頓感緊張起來。但這回女子沒有,她掉過頭緩緩地往上游方向走了去。

    看著她單薄的身子在寒夜中飄搖有如秋風中的落葉,阿甘越發覺得可憐。情不自禁地,他默默地跟在了女子的身后。然后兩人一前一后,穿過了河邊綠化帶,又橫越過一條小街,就來到了一個居民小區里面。一路上女子也察覺到了阿甘,還曾掉頭來看了他兩眼,但憂傷的神情中并無驚慌不滿,似乎并不介意被他跟著。

    女子就住在這小區里面。然后她上了一棟樓,阿甘也跟著上了去。這時女子對阿甘就有所警惕了,在上樓梯的過程中掉頭來看了他好幾眼。待開門跨進了屋,她又回頭來最后看了阿甘一眼,并且猶豫了一下,似乎在考慮要不要他進屋,但最終還是“砰”的一聲把門關上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005/50514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